简体  繁体
打印

 

法轮功的“双修消业”夺走了我年轻的丈夫

韩晓燕(口述)亦烛(整理)

 

人本网艺术鉴赏

我叫韩晓燕,家住包头市昆区团结大街。我是包头市某公司的职员。我的丈夫叫王盛军,1965年4月23日出生。王盛军是学建筑专业的大专生,原是包头市国营公司建筑行业的一名技术员。我们小家庭的经济收入稳定,夫妻感情也很好,婚后我们有了自己的小宝贝,日子过得挺幸福美满。

1998年7月,丈夫被查出患了糖尿病,医生说只要坚持服药再加上控制饮食,这种病问题不大。自此,丈夫在注意饮食的同时,还每日开始去公园锻炼。但也就是在公园里,他遇到了一帮法轮功练功者。经过这些人的不停劝导,盛军抱着“祛病健身”的愿望开始习练上了法轮功。刚开始练功时学会了五套动作,可练了一个月后,盛军感觉这种“气功”好像效果一般,在他准备要放弃的时候,有一天他们练功点上的一位功友带着一名女人来到我们家里。原来这位女人叫李素梅,是盛军初中时的同学,她也是法轮功的修炼者。她听说王盛军也在练功,就跟功友打听着找到了他。盛军与这位同学已有近二十年没见面,现在因为都学了“大法”而又遇到一起,自然十分亲切。但这个女人的出现却为王盛军的悲惨命运种下了“大法之缘”。

当李素梅了解到盛军练功的情况并准备不想再练了时,她竟然一下子脱掉了自己的上衣。当时正值八月份,她只戴着乳罩赤裸着上身站在我们面前,这叫我们大吃一惊。可她却誓言旦旦地说:“你们看看我的身体是不是洁白如玉?告诉你吧,我原来满身都是牛皮癣,可修炼大法后我的病全好了,因为我坚信大法,师父帮我彻底清理好了身体。盛军你到底信不信大法?”我丈夫连忙点头说信,让她赶紧穿好衣服。接着,李素梅滔滔不绝地将她修炼法轮功的体会讲给我们听,还举例了好多修炼法轮功治好了什么什么病、甚至包括癌症的事例。原来,盛军在学法轮功后,主要是练五套动作,并没有专心学法。故而李素梅告诉我丈夫:练功为辅、学法为主。只有认真学法才会让师父帮你消业,只有完全消了业,身体才会有新物质、新能量,才会百病不浸。

就这样,本打算退出法轮功修炼的丈夫,让这个脱了衣服来证明“大法好”的女人给重新拉了回去。最可怕得是,王盛军自那之后,非常认真地研读了《转法轮》,后来又把什么《精进要旨》等法轮功书籍都看了十几遍。他被李洪志所讲的什么“消业”、“修心性”、“开天目”和“圆满”等等这些“大法教义”彻底迷住了。每天练功长达六个小时,还“真、善、忍”不离口地说,经常出去找李素梅他们那些功友们去交流什么学法体会。丈夫多次动员让我也学法轮功,可我对那个脱衣服的李素梅反感透了,我才不学呢,我可不想在别人面前脱掉衣服。丈夫见我不信法轮功,多少有点失望。但他信什么“一人练功、全家受益”,就更加地加紧了修炼。这时,他已经把治病的所有药都停止了服用。

为了让“师父”帮他“消业”和达到他的“圆满”梦想,丈夫对李洪志倍加地尊敬。还将他“师父”的画像供在家,摆上香炉,早晚膜礼顶拜。他甚至让孩子来向李洪志行礼,结果让我骂了他一顿。为此,我们的夫妻感情开始有了裂痕。但我还是很关心他的身体,多次劝他吃药。可每当我劝说的时候,他就说:“有师父法身护体,每天帮我消业,我的病早就好了”。我让他去医院检查一下,可他根本不听。为此我多次和他争辩,却无济于事。他整天痴迷修炼,对家里的事不闻不问,对孩子的教育更是从来不管。

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之后,我非常高兴,心里想,这下丈夫终于可以回心转意了,便劝说他放弃修练。可是他一点也听不进去,认为这是国家误解了法轮功,还觉得在这种时候是“师父”对每一个大法弟子的考验。坚持下来就能上更高的层次。当年10月份,李素梅动员王盛军和一些功友跑到北京去为法轮功“护法”,结果被公安部门遣送回来。丈夫的单位领导很严厉地批评了他,要求他必须与法轮功一刀两断。丈夫表面上做了“不练功”的保证,其实他在家里还是每晚打坐练功,李洪志答应他们弟子的“圆满”梦他还要做下去。

2002年元旦过后,家家都在准备过春节。有一天我买了些年货刚一进家,就看见李素梅正与王盛军面对面地打坐练功。我的火气一下子就蹿上了头顶,我扔下东西直奔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抓住她的头发就往外拖。李素梅倒是没有还手,可她却大声嚷着:“王盛军你看见了吧,你的老婆破坏大法,她就是魔,魔障不除你怎么修炼大法?”我不管她怎样喊,使劲把她推出了大门,还狠狠踹了她几脚。返回屋内,只见王盛军脸色苍白,坐在那儿一动不动,嘴里在念叨着什么“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我上前跟他说话,可他紧闭双眼不理我。一瞬间,我觉得自己的丈夫既陌生又可怕。

其实,2001年以来,丈夫的身体越来越差。他的腿部开始肿涨,有时走路会突然摔倒。可是他仍拒绝去医院看病,认为这是身上的“业力”还没有消完,是“师父”在考验自己。他的一些功友也对他说,只有经过“讲真相”的考验,才会再上一个“层次”,离“圆满”就更近了一步。后来,王盛军在李素梅等法轮功痴迷人员的带动下,曾几次到社会上散发法轮功宣传品。这期间被行政拘留过一次,还是单位的领导找到公安部门,说他有病,把他提前放了出来。自那时起,我就看住丈夫不准他出门。单位也给他放了长假,让他安心治病。然而,盛军仍然不吃药,认为吃药就会毁了自己的“修炼”,“师父”就会抛弃自己。现在,李素梅竟然跑到家里来找他,我预感不幸的事情可能就将发生啦!

果然,2002年那个令我忐忑不安的春节过后不久,王盛军突然提出他要到外地去“消业”。理由是:某地有个学法极精的“高层次”大法弟子,功能很大,开了天目,能帮助其他弟子“消业”,非常灵。我一听,就知道肯定是那个坏女人给他出的主意。我就告诉丈夫两个字:不行!我还对他说:“除非我死了,不然你就在家老老实实呆着。你们法轮功不是能杀人吗?你把我杀了你再走。”丈夫见我如此坚决,就摆摆手说不去了。

自王盛军修炼法轮功以来,我们家里很少再有欢声笑语。因为我要上班顾不上照顾孩子,把孩子送到了姥姥家。而丈夫已有一年多在家休息,平时我得照看他的生活起居。可丈夫每天只是沉浸在无休止的修炼当中,我们夫妻连最基本的夫妻生活也早就没有了。我常常感到格外的孤独,内心忧郁而焦急,不知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如果没有孩子,我也真是想逃离开丈夫,何必管他的死活呢?但他毕竟是我的男人,我于心何忍啊。

2002年4月21日,这天是星期日,上午九点我去妈妈家要把孩子接回来过礼拜天。可等我从我妈家回来时,发现王盛军不见了。桌子上有一张纸,上面写着:“腊月梅花开,大法正过来。圆满盼归期,千年等一回。”我当时一看就懵了,难道丈夫去“圆满”了?他就这样一声不吭地永远离我而去了?我急忙给家人打电话,又跟丈夫的同学联系,他们提醒我赶快报警。我赶到派出所说明了情况,让民警帮我找人。那天我忙得晕头转向,孩子一天没吃饭也忘了管。直到晚上大家都回来,还是没有王盛军的消息。此时,社区的黄主任也到了我家,他解释说:“今年是法轮功出山十周年,下个月13号是这个十周年纪念日。王盛军写的前两句话,是今年法轮功的流行语。意思是说到了2002年5月,大法弟子就要“圆满”了。”黄主任还告诉我:最近一些法轮功人员偷跑到外地聚会,大概就是去庆祝那个什么十周年。我一听才猛然想起,两个月前丈夫说要到外地去“消业”,看来这件事是他们早就有预谋的。可他们要去哪儿?我根本不知道。我对大家说“行了,他要寻死、要圆满谁也拦不住!”

一个多月后的一天晚上,我正在暗自伤神,忽听有人敲门,开门一看,只见李素梅春风满面地站在我跟前。她说“我把王盛军给你送回来了呀,我们已经用本体转换替他消了业,他现在可好啦”。说完这个女人扭着屁股走了。我也顾不上追问她什么,赶紧把丈夫扶进家里。只见丈夫气喘嘘嘘,爬了趟四楼他就有气无力的,还说什么“可好啦”!我问他这一个多月去哪里啦?都干什么去啦?可丈夫啥都不讲,两眼痴呆呆的。我也不再追问,人回来了就好。

自丈夫回来后就再也没出过门,他的身体已经虚弱到不允许他出门乱跑了。可他依旧在坚持打坐练功,他消瘦的脸庞痛苦而麻木。我感到他的生命快要走到尽头了。有两次我忍不住抱住他失声痛哭,丈夫用他纤瘦的手指捋着我的头发,我发现他仍在爱着我,我好感动呵。可当我问起他去外地的事,他却什么都不说。

2004年11月3日,他在家练功时忽然晕倒,不省人事。我趁机把他送去医院抢救。经医生诊断后,告诉我病人是糖尿病并发了尿毒症,现在治疗已经太晚了。这个结果其实我已有了准备,不管怎样他终于住进了医院。他的大法修炼、李素梅他们对他的“消业”、还有他的那个跑到美国的“师父”,这一切都无能力可挽留住他的生命,而丈夫一心追求的“圆满”,也只能是一个永不能醒来的噩梦啦。

就这样,我在煎熬中渡过了三个月,也迎来了2005年的春节。我给丈夫换上新衣服,让他躺在床上看了春节晚会。他点头说好,还夸我做菜的手艺非常棒。其实他已经吃不进什么东西啦。他还要求我和孩子不要离开他。我跟单位请了假,准备陪他最后一程。正月十八那天,王盛军突然叫我坐在他的身边,他用尽气力说“燕燕,我对不起你,我最不该跟他们到外地去,做了这辈子都对不起你的事”。我问他什么事?他迟疑了一会儿,最终告诉了我。

原来李素梅把王盛军送到了河南一个什么地方,让一个“高层次”的大法弟子给他发功“消业”。后来这个“高层次”的弟子又让他们相互“转化本体”---就是所谓的“双修消业”,认为只有这样才能把王盛军身上的业力转化掉。他们在外地折腾了一个月就是在等待“圆满”。恍惚间,我猜到了那种“双修消业”大概就是男女苟合。我马上问他是不是跟李素梅干了那种事?丈夫摇着头不想再讲。可我知道,他在生命的最后能把真相告诉我,说明他想让我原谅他。我虽然不懂他们这种“双修消业”意味着什么?但糖尿病的严重病人是绝不能有性生活的,否则就是在要他命呀。我流着泪,尽力安慰他,我说我能理解他的苦衷。我又何苦让这个生命将终的人再去痛苦自责呢?

第三天晚上,不满四十周岁的王盛军离开了人世。我守着他,让他慢慢地、慢慢地悄然而去。我看得出,他还在留恋着生活,他还想重新再爱我一次。但这一切都晚了,法轮功夺走了他年轻的生命,而且还用“双修消业”玷污了他的灵魂。王盛军啊---你好糊涂呀,这就是你要追求的“圆满”吗?!

如今,丈夫离开我已经十年啦。我终于挺了过来,开始了新的生活。今天,我站出来说出这个真相,就是希望能给还在修炼的法轮功痴迷者们一个警示:放弃邪教,回归生活吧----再美好的所谓“圆满”,也不能代替孩子和家人,生命和家人的幸福才是最宝贵的啊!

 

发布时间:2014/6/27 23:53:00,来源:凯风网

我有话说

book 邪教剖析
首页    40    39    38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