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法輪功”是一顆反華的政治毒瘤

朔風

 

人本網藝術鑒賞

無孔不入的“法輪功”邪教又滲透進澳大利亞外事機構,而這個外事機構名叫“澳中關系國家基金會”。

據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的報道,該機構中不僅有兩人拿了美國國務院的錢,其中一人甚至還是反華邪教“法輪功”的成員!

一個被澳大利亞外交部設立,用來改善中澳兩國關系的外事機構裏,爲什麽會有拿著美國人的錢--反華邪教組織“法輪功”的成員?

據相關媒體報道說,目前澳大利亞政界和輿論場中已經泛濫的反華情緒,尤其是所謂中國在“滲透”澳大利亞,在改變澳大利亞“價值觀”等言論確實受到了“法輪功”邪教成員的影響,出現了一些對華消極轉變。邪教“法輪功”在澳大利亞的根基,已經越來越深,並開始像在美國支持特朗普那樣,想要進入澳大利亞的主流官場,去影響澳大利亞更深層面的政治決策了。

“不參與常人政治”,“不管怎麽樣吧,修煉人就是修煉人,常人政治上那些事情不參與”這些話一直是李洪志常挂嘴邊的話。

事實上,“法輪功”邪教參與政治已深深滲入該組織的肮髒血液中。

“法輪功”從滋生的那一天起,就蛻變爲一股反動政治勢力

從煽動圍攻黨政機關和新聞單位到大規模制造“4.25”非法聚集事件,從做好“三件事”到傳播“九評”,“法輪功”邪教組織從滋生的那一天起,就欺世盜名,蒙騙群衆,破壞穩定,制造混亂,不停地搗亂滋事,不斷地碰壁失敗。他們公然背叛祖國和人民,積極投靠敵對政治勢力,充當幹涉我國內政的工具,赤裸裸地蛻變爲一股反動政治勢力。

其主要活動方式有:利用互聯網發布指令、傳遞反動宣傳品;利用手機短消息功能傳播反動信息;利用自動傳真機群發反動宣傳品;撥打IP電話散布反動言論;張貼、散發、郵寄、投放反動標語、傳單和光盤等。譬如進行攻擊通訊衛星、搞有線電視插播、安置障礙顛覆列車、在公共場所實施爆炸等各種搗亂破壞活動。

2004年11月底,李洪志公然撕下“不政治”的僞裝,抛出臭名昭著的“九評”,提出要“解體中共”,奪取政權,玩起了螳臂當車的政治圖謀,而其中的核心內容就是搞所謂的“三退”。李洪志認爲,此種方式可以迅速“退垮中共、銷毀中共、解體中共”,達到推翻中共執政的目的。

“法輪功”網站每天都以數十萬人的速度滾動更新著“三退”數字。截至目前,李洪志呈送給主子的“三退”數字已超過3億。

不斷進行各種搗亂破壞活動,“法輪功”淪爲西方反華勢力的馬前卒

如果說在國內沖擊機關單位、媒體學校抑或圍堵“中南海”還只是“法輪功”涉足政治的“小試鋒芒”,那麽到了國外,在世界上幾十個國家,“法輪功”組建“明慧網”“大紀元時報”“新唐人電視台”“神韻演出”“電影制品廠”“廣播電台”等一系列輿論宣傳工具,針對中國內地所做的“誣告濫訴、插手國內的群體性事件,與“民運分子”“台獨分子”“疆獨分子”勾肩搭背,截“聖火”、炒“活摘”、展“酷刑”、上演街頭鬧劇,就不能不說是“大展宏圖”。

2007年2月,李洪志發布經文《再論政治》,吹響參與政治的總號角,撕開“不政治”的僞面紗,赤裸裸的暴露其政客的嘴臉。

爲僞難民提供“政治庇佑”是李洪志添丁加口,財源進項,一箭雙雕的政治手段。早在2004年以前“法輪功”組織就開始在唐人街做“政治庇護”生意。

提供“政治庇佑”須以政治迫害爲前提,衆所周知,原“法輪功”習練者在反邪教志願者的理性和人文關懷下,除極少數頑固癡迷者因觸犯法律受到應有的懲罰外,絕大多數已回歸社會,所謂的政治“迫害”純屬子虛烏有。

爲了報答李洪志就有一部分人“僞難民”成了“法輪功”的“雇傭軍”替李洪志站街賣命,而李洪志控制這些“僞難民”借機廣而告之,欺騙世人,聚斂錢財,發展勢力,向主子獻媚,尋求西方反華勢力的支持,成了李洪志販賣私貨和欺騙性宣傳的工具。

神韻演出是李洪志隱晦政治攻擊,夾雜不和諧政治音符,傳遞“法輪功”政治信息,爲所謂的“迫害”“鳴冤叫屈”,進行邪教和反華宣傳的政治工具。

海外媒體對神韻演出“政治性”的揭露屢見報端,並且一致認爲“神韻演出”是夾雜邪教私貨的政治秀。

而以美國爲首的西方反華勢力卻以人權爲借口充當了“法輪功”的保護傘和後台。在部分美國政客眼中,通過西華分化,阻礙中國發展永遠是第一位的事。既然“法輪功”有對抗中國的造勢能量,利用它給予支持也就順理成章。美國地緣政治學家威廉?恩道爾的話道破玄機,“美國通過合成的‘民主’控制中國,‘政治化’的‘法輪功’邪教很快成爲這些反華俱樂部的‘新成員’”。

據“法輪功”外圍人士梅鳳傑2005年統計,“法輪功”在海外年均維持經費高達二億美元,如果計算上各種人力開支和費用,“法輪功”的全年開支更高達五億美元之巨。”這些錢從何而來?相當部分來自美國反華勢力和台獨勢力,當然還有技術支持和“安全保障”。據香港《鏡報》報道,2001年,僅美國國際開發署就撥出2000萬美元給“法輪功”作爲政教合一之用。2010年,美國國務院向“法輪功”旗下的“全球互聯網自由聯盟”撥款150萬美元,美國國會也專門撥款幫助“法輪功”組織利用美國廣播網向中國大陸進行每天2小時的反華宣傳。

2020年5月26日,美國著名新聞評論網站“每日野獸”(TheDailyBeast)登載伊萊?克利夫頓(EliClifton)的文章,曝光“法輪功”媒體高層克裏斯?基茨(ChrisKitze)黑暗發家史。文章披露,“法輪功”媒體大紀元在廣告上的支出超過900萬美元,其中包括(投放)約1.1萬個親特朗普的臉譜網廣告,僅次于特朗普競選團隊。

據美國新聞網站Axios和美著名新媒體集團VoxMedia所屬網站TheVerge近期發布文章稱,在美國媒體機構的重組中,保守派反華勢力正遊說美國國際媒體署,推動使用“法輪功”開發的互聯網工具,以使“法輪功”獲取數百萬美元資金支持。

正如,澳大利亞“法輪功”前信徒本·赫爾利總結到,它只是一台政治機器——李洪志的所謂項目也只不過是爲了積聚權力和影響力,去實現他所想到的一個又一個荒誕目標。

由是觀之,李洪志及其“法輪功”組織與境外反華勢力同流合汙、形影相吊,已淪爲西方反華勢力的“急先鋒”和馬前卒,成爲背叛、分裂祖國的民族敗類。

新冠疫情期間,“法輪功”搖旗呐喊,變本加厲,再露政治反華嘴臉

認清“法輪功”的反動政治本質,還必須清醒地看到,“法輪功”不再是簡單的“練功”“討說法”,更不是單純的“迷信”“信仰”問題,而是有組織、有預謀、有綱領、有領導的政治行爲,其矛頭直接指向中國政府和中國共産黨。

從修煉“法輪功”能治愈新冠肺炎到新冠病毒命名汙名化中國,從制謠、造謠,借疫情興風作浪到中國隱瞞病毒致死人數,從“新冠病毒來源于武漢一實驗室”到鼓動西方反華勢力向中國索賠、追責,“法輪功”無所不用其極,一連串反華動作無非是企圖抹黑中國在抗擊疫情中贏得的良好國際形象,抹殺中國在抗擊疫情所發揮的制度優勢、治理優勢、文化優勢取得的巨大成功,消解中國迅速增長的國際影響力,讓中國失去發展的機會,配合西方某些政客“甩鍋”中國,轉移國內注意力、掩蓋自身防疫不力的責任,更凸顯“法輪功”向主子表忠心,換取苟延殘喘,得以續命的手段而已。

就是這樣一個反華組織,7月20日,美國國務院網站發布了一篇署名國務卿蓬佩奧的公開“聲明”。“聲明”內容全然不顧事實,顛倒是非黑白,汙蔑中國政府依法取締“法輪功”邪教組織、打擊邪教違法犯罪活動的正義之舉,還煞有介事地“呼籲”中國停止對“法輪功”人員實施的“迫害”。

對此,7月21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回應稱,“法輪功”是被中國政府依法取締的邪教組織,它反社會、反科學、反人類。蓬佩奧爲了攻擊抹黑中國,竟然與“法輪功”這樣的邪教組織爲伍,堪稱刷新下限,令人不齒。

無獨有偶,2019年7月17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接見了包括被中國政府依法取締了20年之久劣迹斑斑的邪教組織“法輪功”人員,中方對此表示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

邪教就是邪教,無論怎麽漂白,也永遠成不了宗教,更無法成爲別國幹涉中國內政的“棋子”。

這次,澳媒揭露的澳大利亞政府外事機構遭“法輪功”邪教人員滲透,8月5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回應稱,不應當讓一些反華分子混入其中……希望澳方能正視客觀事實,摒棄雙重標准和意識形態偏見,不要搞政治操弄和選擇性、歧視性的做法。

玩火者必自焚,扯起幡杆就有鬼。自李洪志揚起政治招魂幡起,就已打下背叛、邪惡、滅亡三個烙印。不管李洪志如何“閃轉騰挪”漂白自己不參與政治,但其站在反華前沿的醜惡表演,其陰損毒辣的伎倆,無不與政治企圖挂勾,是黥在李洪志臉上的墨刑,如何洗得脫。

“法輪功”這顆政治毒瘤已汙染中國國際政治生態,欺騙國際輿論,毒化中國國際關系,導致中國國際關系出現一些複雜局面,但螳臂豈能擋車,蜉蝣豈能撼樹?“法輪功”不管被反華政客捧得多高,看得多重,都只是一個政治工具而已,當失去利用價值後,“棋子”終變爲“棄子”,必將視之如敝履。

 

發布時間:2020/8/16 17:04:00,來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話說

book 焦點報道
首页    58    57    56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