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從“跑條子”識破“全能神”鬼蜮伎倆

陳哲

 

人本網藝術鑒賞

據中國反邪教網近日報道,安徽省霍邱縣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了一起“全能神”邪教信徒爲其組織“跑條子”一案。

“全能神”邪教組織信徒蔣光玲,自2002年開始信奉“全能神”,在教內以“小林”“馮玲”“春麗”等稱呼,爲“全能神”邪教組織“跑條子”,即跑線路、傳遞信息,其家也是“全能神”邪教組織上傳下達的資料存放點。2018年12月10日,霍邱縣公安局在其家中搜查出“全能神”邪教宣傳刊物、“雞毛信”及其他作案工具多件。經法院審理,以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判處蔣光玲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罰金人民幣六千元。

從該案中,我們看出“全能神”邪教組織十分詭秘,猶如“幽靈”一般行蹤古怪隱蔽,該邪教組織傳遞信息竟采用戰爭年代雞毛信傳書的形式,令人驚異。這其中,不少信徒抛家棄子,妻離子散,散盡家財……“全能神”是當下最具危害性的邪教組織之一,其行爲十分鬼蜮。

2015年2月,美國“Listverse.com”網站評選出亞洲十大最古怪邪教,邪教“全能神”名列其中。2015年3月,加拿大Therichest.com網站評選出全球十大最古怪邪教,邪教“全能神”依然名列其中。

“全能神”邪教屢屢被推上最古怪邪教榜單,說明“全能神”邪教活動方式詭密多端,行爲陰險狡詐、惡毒刁滑,同時也證明中國政府依法取締“全能神”邪教組織的做法得到了國際社會的認同,向民衆發出了遠離邪教“全能神”的警示。

識破“全能神”組織構架,壁壘森嚴

“全能神”又名“實際神”“東方閃電”,其教主趙維山,稱之爲“大祭司”,被其神化的一個女子楊向斌,是“女基督”。“全能神”組織核心人物有七人,下設有“聖靈所使用的人”、省級、區級、城鄉、小排、細胞小組領導等。自上而下,每層安排一名女性給該層的“男領導享用”,稱之爲“過靈床”。“全能神”在各層機構中,設有一線、二線、三線、四線人員。一線人員的職責是主持工作;二線人員的職責是見證工作;三線人員的職責是摸底、鋪路,即開展新的工作;四線人員的職責是接待服侍;並在活動地設有“聯絡站”或“接待點”及特殊的“訓練基地”(專供軟禁人、“審判”人、爲人洗腦所用)。

2017年6月黑龍江警方在大慶市,破獲一起在東北地區流竄的“全能神”邪教組織案,抓獲“全能神”邪教人員在東北地區的頭目和多名骨幹,致使其組織體系在東北地區活動基本癱瘓。

“全能神”用所謂的《國度十條誡命》嚴格控制組織和信徒,其中第七條規定:“一切應聽命于被聖靈使用的人,違背一點也不行,得絕對聽從,不要分析對錯,或對或錯都與你無關,你只管絕對順服。”

識破“全能神”活動方式,陰鬼見不得陽光

“全能神”活動方式十分詭秘,成員之間一律不使用真名,都是以“靈名”或“小白兔”“阿春”等假名稱呼,對地名和活動地點一律使用代號和“暗語”。設置了教內黑話,比如拉到信徒入夥叫“盈利”,信徒脫離組織叫“賠錢”,教徒一旦募集來“奉獻款”,都會向上彙報說籌到了“大米”。美元是“一等品”,港幣是“二等品”。如果從外教派拉來有影響力的信徒,就會說拉來了“大件”,發展來的一般成員則被稱爲“小件”。用“奶粉”來指代宣傳品,“大紅龍”代表共産黨,公安機關和警察被稱爲“小紅龍”,被公安部門或政府部門發現叫“出環境”,被公安機關抓獲叫“生病”。上層骨幹電話“每個人多部”,頻繁更換使用號碼,手機都是專機專用,A和B聯系時,專用手機一,A和C聯系時專用手機二,以此類推,哪怕沒有通訊工具,也不能用手機一和BCD等人聯系。隨著時代的發展,成員間的聯系更加詭秘,電子郵箱也粉墨登場。趙維山從美國發回的指令,都是通過電郵傳達,由專業的技術人員加密二十多層,接收者通過自己的密碼才能破譯出來。更多時候則是事先寫條子,爲了不留下自己的筆迹,條子寫好後,再找人抄寫一遍,再由交通組派專人送出去。聚會點周圍設置多名固定的和移動的暗哨,一有風吹草動,就馬上撤離,消失得無影無蹤。據央視網《涉“全能神”邪教組織案一審開庭成員日常生活詭異且不可思議》(2018年8月13日)一文披露:“出門聚會戴口罩,傳遞信息用紙條,不允許使用手機、上網,不可以看電視、聽廣播。

如,2016年8月29日,在山東蚌埠市警方搗毀的“全能神”邪教“視頻組”案件中,該“視頻組”成員組織嚴密,行動詭谲,反偵察力極強。他們選擇城鄉結合部,房屋多、易藏匿、人員雜的小區安身,居住分散,4到5人一處。爲了“環境”更加安全,每個接待家庭有專門的後勤保障人員和“跑條子”的交通員,外出活動均由交通員通知或帶領。2019年,山東青島警方搗毀的“全能神”特大犯罪團夥,該案“全能神”邪教爲了逃避公安機關打擊,設立了數個“交通站”,由教徒擔任“交通員”,傳遞信息均是單線聯系,傳遞載體爲sd卡、cf卡和紙條,要求信徒之間聯系不得使用手機。到達目的地之前,信徒都帶著口罩隱蔽自己,確保自身安全,因此這群人也被稱爲“幽靈”。

再如,2012年浙江蘭溪警方抓獲的30余名“全能神”成員,使用的手機都是同一型號,號碼也是“上層”派發的。深夜傳教時大多以3至5人爲單位,宣傳單裝在紅包裏,宣傳對象一般是那些文化水平較低的農村婦女,尤其是得過疾病或者遭遇過變故的人,會是他們的發展對象。在散發宣傳單時,手段也很狡猾,會把宣傳單裝在一個紅包裏,不明真相的市民,基本都會打開來一探究竟。而這些“傳教”人員,有些是“全能神”信徒,有些則是以100元一天的勞務費雇來的普通群衆。

識破“全能神”斂財方式,挂羊頭賣狗肉

“全能神”爲了實現斂財,掩蓋其貪婪目的,其手段十分狡詐、陰毒,對信徒挂的是“奉獻”的羊頭,賣的則是欺騙的狗肉。“全能神”在《神隱秘的作工》中規定:“神家的錢財、物質,包括一切財産都是人當納的祭物,這祭物除了祭司和神可以享用之外,任何人不得享用……”“只要信徒交上‘奉獻金’,神就能保證他們不得病,遠離災難”。“奉獻”的越多,得到的“恩典”越多,“可以度過末世審判”,“那些盡本分太少或者沒有盡本分的人,都要受到應得的懲罰。這就意味著,一旦加入“全能神”,就得奉獻全部的財産。

據公安機關介紹,2016年底近半年的時間,山東省“全能神”邪教組織把信徒的兩億多元“奉獻款”轉到了境外。2019年9月,城陽一名“全能神”信徒與丈夫離婚後,將離婚財産分割獲得的兩處房屋全部變賣,所得133萬元賣房款全部奉獻給邪教組織。

2017年6月,黑龍江省公安機關成功打掉一個“全能神”邪教組織犯罪團夥,抓獲一批流竄于東北地區的“全能神”邪教骨幹。他們僅在2016年11月至2017年3月間,就向境外轉移了資金1.4億元人民幣。

識破“全能神”“必殺令”,斷肢割耳,逆我者亡

“全能神”的暴力傾向十分明顯,經常以“神懲”的名義向信徒下達“必殺令”。比如在《神隱秘的作工》一書中稱:“因著工作的需要,我需要的人也不同,該舍的就舍,該砍的就砍,該殺的就殺……我的話就是權柄,誰改動誰就觸犯刑罰,必遭我擊殺,嚴重的斷送自己的性命。什麽“行使我的權柄,該留下的就留下,該賞賜的就賞賜,該交與撒但的就交與撒但,該受重刑的就讓其受重刑,該滅亡的就將其滅亡”,可以說“全能神”的教義充滿了血腥和暴力,對脫離“全能神”組織的教徒,“全能神”往往采用毒打和暗殺的手段。將反對者視爲“惡魔”“邪靈”,不惜痛下殺手,制造出危及他人和社會的殘暴事件。1998年的10月30日至11月10日,河南南陽發生系列暴力傷人案件,村民張友富、劉書海、包新朋、季志榮、王勤盼等人均因拒絕加入“全能神”而遭到毒打,有的被打斷雙腿,有的甚至被割掉耳朵。2010年,河南一名小學生在放學途中被殺,腳心印有“全能神”的閃電標志,原因竟是“全能神”組織對該兒童的家屬意圖脫教而進行的懲戒。2014年5月28日發生的山東招遠“麥當勞餐廳血案”就是典型的“全能神”除“惡魔”、除“邪靈”一例。

正因爲“全能神”的暴力傾向恐怖血腥,2014年1月23日,美國紐約“好奇動力”(Curiousmatic.com)網站將列“全能神”邪教列舉爲全球最活躍的五大瘋狂邪教榜首。2017年5月30日,美國youtube網站發布《世界十大最危險邪教》,把中國邪教“全能神”排在危險指數第三位。

由此可見,“全能神”邪教不但歹毒而且十分陰險狡詐,已被世界各國認定爲危險組織,對待這樣陰險歹毒的邪教組織必須毫不留情地予以剪除。

 

發布時間:2020/9/21 9:46:00,來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話說

book 焦點報道
首页    58    57    56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