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全能神”是血腥的“除魔”殺人邪教

秦如劍

 

人本網藝術鑒賞

據中國反邪教網10月16日報道,2020年3月5日清晨,吉林省汪清縣公安局接到群衆報警,稱一名女子從樓上墜落。警方趕到現場後,發現該女子仰面倒在地上,身下一灘血迹,隨即將其送往醫院,最終搶救無效死亡。經調查,該女子叫姜蘭(化名),是名“全能神”信徒,因被“全能神”邪教組織抛棄感到絕望,自殺身亡(《一女子腹部插刀從四樓墜落!背後真相讓人唏噓……》)。

“全能神”邪教組織奉逃往美國的楊向斌爲“女基督”。楊向斌在《神隱秘的作工》裏稱:不信我話的“小心我收拾你”;爲我效完力的,“該舍的舍,該砍的砍,該殺的殺。……誰也改變不了,必須按著我的來。”(《話在肉身顯現》)

這就是“全能神”邪教信徒自殺和殺人的根源之一。

略覽“全能神”奪命血案,發現姜蘭之死腑拾皆是。

“全能神”把不願入教者視爲“異類”殺之

“全能神”把人們分爲兩大族群:信其教者爲“神子民”,是有資格活在“全能神界”的優等族類;而把不信或懷疑其教者視爲“異類”,把“全能神”信徒的殺戮行爲視作爲“神”清理門戶。這種明明是用殺人手段非法剝奪他人性命的犯罪行爲,卻被“全能神”美化爲“拯救”。這一血腥的“全能神”教理,教唆信徒們誅殺異類,引發了大量殺人血案。

2014年5月28日晚9點,在山東招遠麥當勞餐廳,6名窮凶極惡的“全能神”信徒,因索要電話號碼被拒,將37歲的吳碩豔當成“異類”,殘忍毆打致死。而行凶者面對法律的審判,其言更讓人瞠目結舌:“我不怕法律,我信‘神’”。

2013年10月,山東省煙台龍口一名中年女子勸其親生父親加入“全能神”邪教未果,就此把父親認作異類,將其殘忍殺害。

被“全能神”邪說“洗腦”的信徒,對杜撰的“世界末日”謊言深信不疑,由此引發了對“異類”殺戮的沖動。2012年12月14日7時許,河南省光山縣文殊鄉陳棚村闵擁軍“眼看世界就要到‘末日’了,光山要夷爲平地了,待在家裏也是死”。感到“即將結束生命”的他,在將自己兩個孩子和父母痛打一頓後,手持菜刀闖入學校竟把學生當作“異類”誅殺,23個無辜的孩子倒在了歹徒闵擁軍揮舞的菜刀之下……

“全能神”把阻礙其信神者,視爲“惡魔”“邪靈”而殺之

“全能神”信徒把反對、阻礙其信教者誣爲“惡魔”“邪靈”,多少無辜的人們因此作了邪教屠刀下的冤魂。可憐那些被當作“惡魔”“邪靈”的人們,被草菅人命的飛來邪禍奪了性命。2011年1月10日早晨7時許,河南省蘭考縣谷營鄉谷東村“全能神”信徒李桂榮用剪刀割斷自己僅有兩個月大女兒的喉嚨。殺人的理由竟然是“女兒是惡魔”,是小鬼,擋著自已“成神”道路。

“全能神”信徒爲“神”懲罰“惡魔”“邪靈”的犯罪案件還有很多,如1998年10月30日至11月10日,河南南陽發生系列暴力傷人案件,村民張友富、劉書海、包新朋、季志榮、王勤盼等人均因拒絕加入“全能神”而遭到毒打殘害,造成9人受傷,7人被打斷雙腿,2人被割下右耳……

“全能神”面對脫教者,"斬草除根,除去我的心頭之恨”

“女基督”說:“背叛我的人我都不會忘記,我會一一記在心中等待時機報應其惡行,……行使我的權柄,該留下的就留下,該賞賜的就賞賜,該交與撒旦的就交與撒旦,該受重刑的就讓其受重刑,該滅亡的就將其滅亡”(《話在肉身顯現》)。“我說到做到,……立即斬草除根,除去我的心頭之恨。”(《審判在神家起首》)。

殺紅了眼的“全能神”,哪裏容得那些脫教者。安徽省霍邱縣的盧慶菊,2009年10月加入“全能神”,發了毒誓,後來感到“全能神”是騙人的,就想退出。遭到“你要是不幹了,神一定會懲罰你的,滅了你和你的家人,包括你的孫子”的威脅,迫于“全能神”的“懲叛”恐嚇,盧慶菊選擇投水自盡了。

2008年12月5日,河南省內黃縣“全能神”信徒張變芬(女),因想退出“全能神”邪教組織,遭到威脅而懸梁自盡。

2010年,河南省一名“全能神”信徒想要退出邪教組織,其孩子被“全能神”報複殺死,並在孩子腳心處印上閃電標志,以此恐嚇那些有意脫離“全能神”邪教的信徒……

 

發布時間:2020/12/8 15:41:00,來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話說

book 焦點報道
首页    59    58    57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