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司馬南就“法輪功”攻擊衛星指出:

邪教和恐怖分子是一丘之貉

【正清網】2002年09月29日

 

主持人林白:晚上好,今天的嘉賓是以反邪教、反僞科學而著稱的司馬南先生,您對這次法輪功攻擊衛星事件有何看法?

司馬南:法輪功要通過擾亂人心達到目的,而以往的做法都沒有奏效,現在他們試圖使用殺傷性的做法,用違背人類遊戲規則的方法進行破壞,說白了就是狗急跳牆。

LOVE7195:您認爲法輪功會不會逐漸成爲恐怖主義?

司馬南:有這種可能,法輪功剛開始時只是集會、散發傳單、打電話宣傳他們的主張。後來利用IP技術進行騷擾,然後是攻擊衛星。他們還在東北陰謀對對鐵路動手而沒有成功,他們什麽事都會做出來。現代社會非常脆弱,如果法輪功分子模擬恐怖分子的行爲實施破壞行動,會造成巨大的國家財産和人民生命的損害。所以我提醒有關部門提高警惕。

就鑫諾衛星遭受法輪功分子襲擊的事情來說,如果沒有人制止,如果其他的組織仿而效之,全球會出現什麽局面可想而知。法輪功的行爲和恐怖分子的行爲其實是一樣的,從思想動因來分析,恐怖分子也有自己的邏輯,認爲自己是正義的,于是就不顧平民的生命安全,這跟法輪功有什麽區別,本質上是就是邪教。邪教和恐怖分子是一丘之貉,日本的真理教已經給我們做了最好的注釋。

林白:我國有關部門已經測定法輪功攻擊衛星的發射源在台北地區,您怎麽看?

司馬南:雖然我們沒有足夠證據證明台灣當局直接介入此事,但如果同樣的事情連續發生,那麽台灣當局對此就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我們知道,1999年2月台灣當局頒發了台灣衛星電視法,依據這個法案,台灣的衛星電視裝置包括衛星信號都是不允許任何人以任何方式破壞的。人同此理,人同此心。台灣的電視信號有法規保護,難道能夠允許從台灣地區破壞大陸的電視信號嗎?

本來兩岸關系現在就處在僵局,現在有人又利用台灣地區的設施,在台灣特別是台北地區發射信號,攻擊大陸的商業衛星,這種做法無疑使兩岸關系雪上加霜。2000年台獨分子呂秀蓮曾公然參加法輪功活動,兩個月前法輪功分子在台灣地區搞了一個燭光晚會,一些的台灣頭目到場祝賀。也許台灣有個別人以爲這樣可以對大陸構成傷害,而對他們自己沒有傷害,我勸他們從長遠看問題,不要短視。

林白:不要養虎成患。

金粉世家:您是什麽時候開始反僞科學的事業的?

司馬南:我真正下定決心,公開跟這些僞科學做鬥爭是1990年的8月10號。那一次在北京科學會堂,有科普研究所組織的理論研討會,我在那次會上扮作一個氣功大師,表演了一些特異功能,然後拆穿這些把戲。這件事引起了國際、國內的關注。我不允許有人打著高科技或者民族傳統的旗號來詐騙百姓。說實話,當年沒想到會長時間卷入江湖惡鬥,更沒有想到12年之後取締法輪功,媒體把我封爲反邪教鬥士。

DSSTONE:據說您曾經受到過一些恐嚇?

司馬南:恐嚇是太斯文的事情了,皮肉之苦也不在少數。在中國,僞科學、邪教、黑社會往往是一夥人,他們以不同的面目出現。我做的工作砸了人家的飯碗,他們的仇恨是難以用語言描述的。所以他們絕對不會僅僅停留在恐嚇上。我曾在陝西被非法拘禁40多個小時,全身都是血,以爲回不來了。我得罪的不僅是法輪功,所有裝神弄鬼的人都會把司馬南視爲共同的敵人。

太離譜:我想知道科學與僞科學的界限在哪裏?如果我們碰到科學解釋不了的現象怎麽辦?

司馬南:僞科學的本質是操著科學的語言,打著科學的旗號,做著科學的、不科學的事,而且往往和詐騙錢財的卑劣行爲聯系在一起.正像真理是具體的一樣,僞科學也是具體的。在生活當中遇到不能解釋的現象,我的建議是,不必急于解釋,首先確證事實,可以向專家請教。有些問題過一段時間答案可能就會浮現出來。

QQ:我母親念佛50年了,她身上能聞到一種奇異的香味。

司馬南:這是一個陳述,而不是一個客觀事實。人的感官除了對感覺現實外,還會對幻覺産生真實的體驗。你母親的身體沒有什麽香味,但你接受了某種暗示。如果確實有一種物質在你母親體內散發香味,那麽無論誰都應該可以聞到同樣的味道。而實際上,張三聞到茉莉香,李四聞到面包香,說明這個香味是源于人的心理。

月光客人:法輪功練習者裏有很多都是碩士、博士等較高學曆的知識分子,你怎麽看這個現象?

司馬南:我們通常以爲博士天文地理、古今中外之所不知,事實則不然。博士是在非常窄的領域有深入和獨到的研究,未必有廣泛的社會知識,所以在某種意義上博士其實是窄視,在自己不熟悉的領域,他完全有可能陷入愚昧。博士、碩士並沒有獲得僞科學的免疫通行證。

過客:您是否認爲許多所謂大師的表演其實都是用魔術的手段?

司馬南:正是,你的見解非常正確。

張寶123:民間傳說在中央養了一批有特異功能的人,而且坐專車,有特別通行證。真有這回事嗎?

司馬南:在僞科學猖獗的前些年,確實有一些高官縱容而那些聲稱有特異功能而又善于鑽營的人。

諾耶夕夕:在一些僞科學以及邪教膨脹的過程當中,媒體是否也起到了某種推波助瀾的作用?

司馬南:毫無疑問,僞科學的猖獗與媒體的一些不負責的宣傳有關。而媒體的一些領導更難推卸自己的責任。

IAMME20001:聽說您專門設立了一個特異功能獎項?

司馬南:我在1998年懸賞100萬人民幣,懸賞有特異功能人,後來追加到2000萬元人民幣。懸賞的前提十分簡單,只要申請人的特異功能得到科學的確證和公認,他將一次性得到相當于2000萬人民幣的獎勵。這項懸賞有具體的規則,是非常嚴肅的承諾。我的捐助人是煙台的一家民辦高科技制藥企業。

張燈結彩:您有沒有可以公開的聯系方式?

司馬南:大家可以打我對外公布的電話:13901385522

法輪功的天敵:司馬先生,我跟您剛才公布的電話聯系了,我代表北京大學醫學部的所有師生歡迎您到我們學校作講座!

司馬南:聯合國有一個著名的公約,即《公民權利及正確權利公約》,這個公約規定公民有言論和行爲的自由。但這種自由必須受到兩個方面的限制,其一不能妨礙損害別人的利益。其二必須考慮到國家利益、公共規則。依據這一精神,我們每個人都應當知道自己該怎麽做。

法輪功邪教組織和那些神功大師們當然也懂得這些規則,但他們故意公然違反之,因此他們是全人類共同的敵人。取締邪教組織,制止他們的非法活動,符合世界上任何一個政府和國家人民的利益。在這個意義上,反邪教、反僞科學、反僞氣功是世界性的任務。謝謝大家!

主持人林白:感謝司馬南先生的精采論述,也感謝各位網友的積極參與,國慶期間我們的節目將暫時休息一段時間,10月8日的19:35分再會!(來源:深圳熱線)

 

發布時間:2004/7/21 8:08:24

我有話說

book 邪教辨析
首页    3    2    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