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從招遠血案看全能神邪教對家庭的危害

心泉

 

人本網藝術鑒賞

招遠“5?28”血案舉世震驚,後果慘重:被害方一家突遭橫禍,家破人亡;加害方三個家庭,難保健全。這是“全能神”欠下的又一筆血債。其教主趙維山在《神向全宇的發聲》中曾說:“我是專門來破壞人的家庭的,當我來之時,人的家中便從此失去和平。”“全能神”對家庭的危害必須引起高度警醒。

危害一:家人染邪毒,幸福難繼續。

“全能神”是一個“邪靈”,家庭只要沾上它,噩夢必將如影隨形。據報道,張立冬本是一個成功的商人,富甲一方,膝下二女一丁,可謂家業兩旺,順風順水。然而,當大女兒把“全能神”帶回家,邪惡領進屋,這個家自此不再和睦安生,父女無心工作,最小的兒子也早早辍學,成爲邪教的擁趸,老少四人走向一條不歸路。他們與家庭女主人的關系也緊張疏遠,女兒眼中的母親由至親至愛變爲“邪靈之王”,還欲除之而後快。而隨著另兩個成員的加入,張立冬招遠的家變成邪教聚會點,他們安裝攝像頭反偵察,與外界減少聯系,整日聚在家裏學習邪教書籍,寫“靈修”筆記,“吃喝神話”,互相灌輸邪教思想。這樣的家庭,已經全然沒有正常家庭的祥和幸福,而是充滿陰森詭異,與魔窟無異。“全能神”還散布“現在脫離家庭的,父母的,妻子、丈夫、兒女的,便是進入靈界的開始”言論,要求信徒放棄家庭、婚姻、兒女,導致許多人離家出走,家庭支離不全。信神是爲家和萬事興,“全能神”卻倒行逆施,讓信徒有工不做,有學不上,有田不種,有家不顧,讓信徒以“靈生活”取代天倫之樂,致使家不像家,親人積怨,溫馨難續,實在是終結幸福的魔障!

危害二:淫亂德不彰,民風盡淪喪。

招遠血案暴露出的嫌犯生活細節耐人尋味。在這個邪教群體中,張立冬與子女、情人共處一室,相安無事。不禁要問,爲什麽對一只寵物狗都容不下的子女,居然對父親的龌龊不堪安之若素?其實,他們人倫喪失,淫亂成性,並非天性使然,是長期浸淫“全能神”耳濡目染的結果。主要因素有三:一是教主、女基督早年品行不端帶了壞頭,上行下效。二是教義暗示,“神”意使然。在《神選民必須遵守的“行政十條”》中要信徒“當放下自己肉體的前途”,暗示色情意味明顯,教唆信徒脫去情感,不能兒女情長。三是教內“性交通”、“過靈床”盛行,司空見慣,習以爲常。“全能神”組織常慫恿年輕女性采取色誘手段,拉人入教,擴大組織,是爲“性交通”;教內高層享有性特權,有專門的女性供其淫樂,美其名曰“過靈床”。“全能神”教內淫風習習,傷害了正常的夫妻關系,直接導致許多家庭夫妻反目,妻離子散,嚴重敗壞了社會風氣,對傳統道德造成極大沖擊。

危害三:癡心爲“神”幻,後代遭磨難。

招遠案件中讓人痛惜痛恨的是張立冬的小兒子,由于脫離社會正常軌道,隔絕正確的教育引導,缺乏辨別是非的能力,他由懵懂少年變爲冷血殺手,是加害者更是受害者。養不教,父之過。“全能神”信徒爲達到自私的目的,離經叛道,背信棄義,不惜背叛親情和責任,冷落、虐待、抛棄孩子案件近年來屢有發生,使許多無辜年幼的少年身心受到極大傷害。有的教徒用邪教思想腐蝕下一代的心靈(比如張立冬攜子入教),親手葬送孩子的美好未來。有些天良泯滅的信徒,更是狠心親手殺害自己的骨肉,令人發指。2011年1月10日,河南省蘭考縣的“全能神”信徒李桂榮因覺得自己兩個月大的女兒影響了她爲全能神做工,認爲自己的親生女兒是小鬼,便趁女兒熟睡之際,用剪刀向頸部猛刺一刀。一個兩個月大的嬰兒,就這樣被全能神、被自己的親生母親奪去了生命。虎毒不食子。相比之下,全能神禽獸不如!

危害四:被榨“奉獻款”,傾家又蕩産。

“全能神”對財貨的追求最爲赤裸露骨,其貪婪無以複加。在《神選民必須遵守的“十條行政”》中明文規定:“神家的錢財、物質,包括一切財産都是人當納的祭物,這祭物除了祭司和神可以享用之外,任何人不得享用”。這裏的祭司和神其實就是趙維山和楊向彬,“全能神”的最高統治者。向入教信徒收“奉獻款”是教內慣例,無論信徒窮富概莫能外,據張立冬大女兒交代,以前參加教會時曾上交過十幾萬元的“奉獻款”,被別人帶走了。錢去哪裏了?不言自明。除了盤剝有術,“全能神”對不義之財的保管也有嚴格的規定,確保顆粒歸“趙”。盡管也會拿出一點錢財,用于小恩小惠,但是相比于吞下的大量錢財而言,無異于九牛一毛。趙維山假借神的名義,采取威逼利誘手段榨取信徒的錢財,加重了信徒的經濟負擔,嚴重影響了他們的正常生活,有的甚至傾家蕩産。河南省舞陽縣人馬貴琴的遭遇具有代表性,她說:“全能神擊碎了我對美好未來的憧憬,也徹底改變了我的人生軌迹。從盲目信‘神’搞奉獻金,招待教友吃喝到最後爲‘神’奉獻一切投資辦廠,開銷50多萬元。一想到50余萬元的血汗錢打了水漂,就對全能神恨得咬牙切齒。”“全能神”嗜財如命,較其他邪教有過之無不及。

危害五:違法生事端,妄爲添禍亂。

招遠血案最讓人震驚的莫過于暴徒的囂張、凶殘,對人生命權的肆意踐踏,對社會秩序和法律規範的公然違背。這是全能神反人類、反社會本性的必然結果。“全能神”稱信徒爲“神選民”,不信者、離教者、動搖者統統爲“撒旦”,等次分明。趙維山在《真正的“人”指什麽》中公然煽動對人類的仇恨:“人類,就是我的仇敵;人類,就是抵擋我、悖逆我的惡者……”。在《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還說:“凡不信道成肉身的神的人都屬于魔鬼,更是將來消滅的對象”。這樣一來,對“全能神”的態度成爲劃分是非善惡的標准,信的就是好人,不信的就是壞人,命運天壤之別。“全能神”聲稱拒絕入教者將遭到閃電擊殺,反對者將有嚴厲“懲罰”,而對脫教者則設有專門的“護法隊”,用殘忍毒辣的手段進行摧殘陷害,毫無人性可言。“全能神”還極力進行反政府、反社會宣傳,號召信徒“舍去一切,不惜個人的得失,在神的率領下與‘大紅龍’展開一場魚死網破的決戰,將‘大紅龍’滅絕,建立全能神的國度”,正是在這種別有用心蠱惑下,張立冬等人把一個無辜女性喪心病狂地活活打死,毫無悔意,即使當時警察趕到現場,也沒有懼怕收斂的意思。近年來,“全能神”罔顧國家法紀和社會公序良俗,頻頻違法滋事,制造了大量驚天血案和公共安全事件,成爲危害社會的毒瘤、危害人民群衆生活和生命安全的一大禍害,其罪惡罄竹難書。

由于“全能神”活動的詭秘性,多少家庭受其禍害不得而知,但是其危害有目共睹。“全能神”裹脅欺騙了大量無辜的民衆,並策劃制造了大量違法犯罪案件事件,威脅到無數家庭的和諧美滿,傷害了無數無辜善良的民衆,是鐵的事實。

 

發布時間:2014/6/21 8:11:00,來源:凯风网

我有話說

book 邪教辨析
首页    39    38    37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