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法輪功是邪教,不是宗教

佚名

 

人本網藝術鑒賞

1999年7月22日,中國政府依據刑法和法輪功的犯罪事實,明令取締法輪功。10月30曰,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作出了《關于取締邪教組織、防範和懲治邪教活動的決定》,全國城鄉開展了一場聲勢浩大地揭批法輪功邪教的鬥爭。在這場鬥爭中,堅持教育與懲治相結合方針,團結、教育絕大多數被蒙騙的群衆,使98%的受騙者擺脫了李洪志的精神控制,從法輪功邪教組織中解脫出來;對李洪志發出了通緝令;對極少數蓄意破壞社會穩定、構成犯罪的組織者、策劃者、指揮者和骨幹分子,堅決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廣大人民群衆在這場鬥爭中認清了李洪志的真實面目和法輪功反科學、反社會、反人類、反國家的邪惡本質,提高了識別邪教的能力。這場鬥爭對維護社會穩定,促進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産生了重要影響。

然而,國外一些人不甚了解法輪功及其對人民和社會的危害,受某些輿論影響,對中國政府取締法輪功一也存有疑惑;也有人不顧基本事實,不顧中國人民的意願,不僅一再爲李洪志這樣的邪教教主辯護,而且無端地指責中國政府取締法輪功是什麽“侵犯宗教信仰自由”,“侵犯人權”等等。最近,某些法輪功骨幹分子也在散布這種論調,甚至在互聯網上發表反動文章,攻擊中國政府取締法輪功是什麽“違反憲法規定的宗教信仰自由”,“侵犯公民宗教信仰自由權利”,等等。這就有必要對這個問題作出回答。

首先,讓我們看一看李洪志是怎麽說的。李洪志是打著氣功旗號起家的,但他很快宣稱:法輪功(後改爲法輪佛法、法輪大法)不是低層次祛病健身的氣功,“不煉氣”,是“真正往高層次上傳功”,是“修煉”。他要求法輪功練習者不要再把法輪大法叫氣功。李洪志認爲,“往高層次上傳功”,有“兩大層次”:“世間法修煉”和“出世間法修煉”。他說,宗教所講的世間法修煉和出世間法修煉都是“理論上的”,不能實踐,而法輪大法是真正能夠實踐的。他說,世間法修煉的最高形式是人的身體“完全被高能量的物質所代替”;而出世間法修煉就是修煉成“佛、道、神”。他聲稱全世界只有他一個人在傳這種“高層次的功”。李洪志反複聲明:法輪大法不是宗教,沒有宗教的形式、沒有寺廟教堂,不燒香磕頭,大道無形,等等。我們姑且不去探究這些說法的真實目的,這裏有一點是肯定的,這就是李洪志強調法輪功不是宗教。連李洪志都認爲法輪功不是宗教,何談中國政府取締法輪功是違反憲法規定的宗教信仰自由原則、侵犯公民宗教信仰自由權利?

法輪功的確不是宗教。李洪志不過是盜用了宗教尤其是佛教不少名詞術語,建立和發展邪教組織,以實現他那不可告人的目的。法輪功與傳統宗教有著本質的區別,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兩回事。

第一,崇拜對象不同。宗教崇拜的是精神之神,認爲神是一種精神的存在。在宗教徒看來,它無形無象,卻至善至美,全知全能,無處無時不在。宗教學研究認爲,宗教觀念最初所曲折反映的是人與自然之間的關系:人類社會組織出現以後,社會關系成爲精神世界的主要內容。人們由于對支配自己日常生活的自然力量和社會力量不能正確認識,又無法擺脫,于是産生了對“超自然力量”的信仰和崇拜。這種“超自然力量”被想象和描繪成這樣那樣的形象,亦即各種神靈。神靈崇拜經曆了一個由低級到高級的發展過程。最初出現的是“物神”或“自然神”。之後出現的是把現實的活人崇拜爲神,即“人神”。在長期的社會實踐中,人們發現現實的活人和自然物一樣沒有超自然的能力,于是不再以現實的活人爲神,把神看作是一種精神的存在,無形無象,但卻全知全能。“人爲宗教”就是在這樣的神靈觀基礎上産生的。現在世界傳統宗教所崇拜的對象就是這樣的精神存在。

一切邪教最重要的一個特征是對活著的教主的崇拜,即把教主這樣現實的活人捧爲“神”或神的化身。美國“人民聖殿教”、“大衛教”、歐洲的“太陽聖殿教”、日本“奧姆真理教”等等,就是把教主這樣的活人吹噓成“全能的上帝”、“耶稣基督再世”,是“神”或“神”的化身,“渾身充滿特異功能”、“可以預知未來,主宰宇宙”。李洪志也把自己吹噓成“具大神通,有搬運、定物、思維控制、隱身等功能”,“功力達極高層次,了悟宇宙真理,洞察人生,預知人類過去、未來。”他狂妄地宣稱,釋迎牟尼、耶酥基督、老子等都是“低層次”的,根本不能與他相比,他是主宰“宇宙衆生”最高的“神”。他“給人留下了一部上天的梯子—《轉法輪》”,甚至給“宇宙衆生、不同層次的神和人”開創了“生命環境”。他還把自己吹噓成一個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科學家”。他說,法輪人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是從粒子、分子到宇宙,從更小草更大,一切奧秘的洞見,無所不包,無所遺漏”。“可以爲人類洞徹無量無際的世界”,“千古以來能夠把人類、物質存在的各個空間、生命及整個宇宙圓滿說清”。又說,法輪大法“把古今中外,天文、地理、曆史、化學、物理、天文物理、高能物理、哲學,好像是很多範疇都概括進去了。這些理論你無論翻遍世界上所有的書,你學了世界上所有的學科,你都學不到。”從把現實的活人加以神化這點看,李洪志玩弄的不過是原始社會出現的低級粗俗的“人神”觀念。這不僅是社會發展進步的一種反動,也是對傳統宗教的裹讀,是神靈崇拜對象的一種倒退。

第二,文化形態不同。宗教在長期發展過程中,吸收人類各種有益的思想文化資料,與政治、哲學、法律、文化、道德相滲透、包容,成爲社會意識形態的一種綜合體,是人類曆史文化的一種積澱。

邪教則排斥人類一切優秀文化和進步思想,排斥人類共同的倫理道德原則,反對科學,蔑視法律。法輪功正是這樣的邪教。李洪志鼓吹法輪大法是最高深的“宇宙佛法”,佛教的佛法只是他那“宇宙佛法”的一小部分;法輪大法是“富麗堂皇的大宮殿”,基督教不過是“非常小、簡陋的小房子”;一切宗教都己過時,“不能度人”,甚至“是邪教”。唯有他的法輪大法“給人留下了一部上天的階梯”,是“正法”。法輪功尤其否定和排斥一切現代科學。李洪志宣稱,現代科學是“站在一個錯誤的基點上發展起來的”,是“完全錯誤的”,甚至誣蔑“科學是邪教”。他反對信徒學習現代文化科學知識,把一切與法輪功不同的思想文化觀點誣蔑爲“魔”,煽動信徒加以反對。他編造和鼓吹的“末世”說、“法身”說、“法輪”說、“開天目”說、“層次”說、“圓滿”說等等,不過是迷信邪說,是古代巫術的翻版和現代邪教的精神控制術。李洪志的歪理邪說不僅不能與宗教文化的內涵相比,更不能與現代科學文化知識相比。它是對社會進步和先進文化的一種反動,是一種反科學、反文化、反道德、反法律的文化垃圾。

第三,組織形態和活動方式不同。宗教組織是一個由信仰者自願組成的、經過政府正式注冊登記的合法社會團體,按照其教規章程在國家憲法法律範圍內從事正常宗教活動和有益于社會的公益活動。國家保護宗教社會團體的合法權益。宗教組織既享有法律賦予的權利,同時也承擔法律所規定的義務。

邪教的骨幹是由以教主爲核心的一夥邪惡勢力所組成,有著嚴密的組織,采取詭秘的聯系方式,一般不履行法定注冊登記手續,違規違法進行詭秘的非法活動。其內幕不僅外人難以知曉,甚至一般信徒也被蒙在鼓裏。法輪功正是這樣的非法組織。法輪功,上有以李洪志爲總頭目的“法輪大法研究會”,下面在全國設有39個總站,近2000個輔導站,28000多練功點。據李洪志講,各地輔導站的站長都是由“研究會批准”,由他“親自任命”的。他們目無憲法法律,唯李洪志之命而是從。一夜之間就能聚集上萬人到中南海鬧事,其煽動性之大,組織之嚴密、行動之詭秘、對社會危害之烈,可見一斑。法輪功邪教與舊中國的封建會道門和世界一切邪教沒有什麽兩樣。

第四,社會功能和社會影響不同。宗教作爲一種對“超自然”神靈的信仰,作爲對“來世”的期望,在無神論者看來,它雖不能給人提供科學的世界觀和方法論,以便去解決各種實際問題,但是,宗教並不排斥人們對世俗生活的追求。作爲一種綜合文化形態,其社會功能也是多方面的。各傳統宗教都越來越注重宗教的文化作用和倫理道德作用,關注世俗的社會問題,爲維護世界和平,擺脫貧窮落後和環境惡化等問題而呼籲。中國的五大宗教隨著社會政治經濟制度的變革,也發生了根本的變化,已經走上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的道路,在維護世界和平,維護國家統一,促進社會主義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設中,發揮著自己應有的作用,並因此而得到包括不信教公民在內的廣大人民群衆的理解和贊賞。

邪教則排斥人類一切優秀文化和進步思想,反對科學,藐視憲法法律,毒害人們心靈,踐踏人性,侵犯人權,聚斂錢財,危害社會,一旦遭到社會反對,會以百倍的瘋狂報複社會,于國于民有百害而無一利。從1992年以來,李洪志冒用宗教、氣功甚至科學等名義,神化自己,利用制造、散布迷信邪說等手法蠱惑、蒙騙他人,控制法輪功練習者,毒害、摧殘人們的身心,導致人們是非不辨,真假不分,許多人走火入魔,1500多人死亡,600多人精神失常,無辜群衆被殺案件20起。他們煽動法輪功練習者動辄聚衆圍攻、沖擊國家機關、企事業單位,擾亂正常的社會秩序;非法舉行集會示威,破壞國家法律的實施;短短七年間,對人民群衆的生命財産和社會穩定帶來極大的危害。取締法輪功以來,李洪志及其法輪功邪教組織的極少數骨幹分子不甘心退出曆史舞台,與國際反華勢力相勾結,置國家和民族利益于不顧,充當國際反華勢力的馬前卒,一方面抵賴、狡辯,妄圖掩蓋其邪教本質,攻擊中國政府取締法輪功:另一方面,煽動不明真相的法輪功練習者同法律和政府對抗,頻頻挑起事端,破壞社會安定,瘋狂從事反對祖國的活動,與國際反華勢力遙相呼應,狼狽爲奸。李洪志通過互聯網不斷發出“經文”、“指令”,指示其骨幹利用發送電子郵件、散發反動傳單等手段,煽動法輪功癡迷者滋事,氣焰非常囂張。他們的活動,不僅給中國人民的生命財産和社會穩定帶來極大危害,而且損害國外華僑、華人的身心健康,還給中國同這些國家的友好關系帶來不少負面影響,也必將禍害這些國家的人民和社會。這些人已完全淪爲民族的敗類。

法輪功己經成爲一個世界性的邪教組織,成爲一個極端反動的國際性的反華政治組織。

大量事實證明,法輪功是一個冒用氣功、宗教乃至科學名義,從事違法犯罪活動的邪教組織和反動政治組織。中國刑法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作出的《關于取締邪教組織、防範和懲治邪教活動的決定》,對懲治邪教組織的犯罪活動作出了明確規定。取締法輪功完全是依法辦事。取締法輪功,維護了法律的尊嚴,維護了人民的根木利益和基本人權,維護了社會的穩定,也保護了合法宗教和正常宗教活動,于國于民都是一件大好事。

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是中國對待和處理宗教問題的一項長期的基本政策。國家保護合法宗教團體的合法權益,維護正常的宗教活動,維護宗教教職人員和廣大信教群衆的合法權利。另一方面,宗教團體、信教公民也和非宗教團體和不信教公民一樣,必須遵守國家憲法法律。公民在行使宗教信仰自由和權利時,不得損害國家的、社會的、集體的利益和其他公民的合法的自由和權利。任何人不得濫用宗教信仰自由原則,從事非法違法活動。全面貫徹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就意味著要堅決打擊一切在宗教外衣掩蓋下的違法犯罪活動,以及各種危害國家利益和人民生命財産的迷信活動。法輪功不過是冒用宗教的名義進行違法犯罪活動的邪教組織。取締法輪功邪教不僅不違背憲法規定的宗教信仰自由原則,正是全面執行憲法規定的必然要求。任何借口宗教信仰自由,想使法輪功免遭法律懲處的企圖,都是徒勞的。所謂取締法輪功是“侵犯宗教信仰自由”、“侵犯人權”,完全是顛倒黑白,倒打一耙。

防範和查禁邪教,己成爲世界各國的共識。各國政府對于邪教組織都采取高度警覺、防範的態度,對于組織、利用邪教組織進行違法犯罪活動堅決子以打擊。在中國大陸,法輪功己經土崩瓦解,面臨覆滅的命運。它在海外的反動活動也不會有好的結果。中國取締法輪功得到世界許多國家政府和人民的理解、贊賞和支持,一些國家己采取措施限制法輪功的活動,相信會有越來越多的國家這樣做。海外華人華僑越來越看清李洪志一夥的醜惡嘴臉,他們心向祖國,爲了維護民族尊嚴和國家利益,利用各種形式揭露法輪功的邪教本質和罪行。沈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不管李洪志之流如何垂死掙紮,也不管國際反華勢力如何爲其撐腰打氣,法輪功最終逃脫不了覆滅的下場,被曆史所抛棄。

 

發布時間:2015/1/19 14:01:00,來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話說

book 邪教辨析
首页    43    42    4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