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主佛”的一張嘴,二套理

陳哲

 

人本網藝術鑒賞

李主佛的大腦司令部老是出現問題,所發出的經言佛語經過他這片嘴上下翻飛,前言不搭後語,顛三倒四,且語無倫次,同樣一件事一會兒肯定,一會兒否定,玩起了“輪子”。弟子們常常被搞得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不知所以然。但由于師父不允許質疑,只能向內找,因爲師父說了重在“悟”,出了問題責任在弟子,功勞在師父。同樣大腦短路“信師信法”的弟子,索性不再勞心費神,幹脆一不做二不休,師父怎麽說,弟子們就怎麽做,至于犯不犯法,管他的呢,反正大法弟子歸師父管,歸法輪大法管,不歸人間法律管。

——主佛先說:“大法是人傳人,沒有標語、傳單、口號,後又讓弟子們貼標語、發傳單、喊口號。

李主佛在法輪功形成規模後,爲了避人耳目,逃避打擊,欺騙弟子,便于心安理得斂財,口口聲聲宣稱“法輪大法”沒有組織,是人傳人,心傳心,功法實行松散管理,不參與政治,是大道無形。一些法輪功的骨幹也隨聲附和說,我們沒有組織,是人傳人,心傳心,沒有標語、傳單、口號,只教人祛病強身,由此欺騙了許多弟子和衆人。

事實果真如此嗎?李主佛自創立法輪功組織後,官瘾十足,忙不疊的在北京設立了“法輪大法研究會”,且自任會長,享受一下衆人朝拜的虛榮後,又陸續在全國各省、自治區、直轄市未經批准設立了39個法輪功輔導總站,總站下又分設了1900多個輔導站、28000多個練功點,自上而下形成了一個完整的組織系統。

爲了讓大法組織有序規範的開展活動,李主佛審查出台了對輔導站的要求,大法弟子、輔導員標准,大法修煉者須知等一系列規章制度,並且李主佛親自審批任免各地法輪功組織骨幹分子的職務,斂財活動進行的有聲有色。由此可以看出,法輪大法組織是一個體系嚴密、功能完備、未經登記注冊的非法組織。

狂妄自大、心胸狹窄的李洪志容不得別人批評他的法輪大法,在策劃了一系列圍攻抗議事件後,自認爲加入美國籍且周遊列國見了點世面,又找到了一個後台主子撐腰,李主佛的膽子更大啦,私欲更足了,在個人政治野心膨脹的驅使下,發動了“4.25”圍堵中南海事件,自知惹了大禍的李洪志腳底抹油逃竄到美國後哭天抹淚向主子訴說自己“受迫害”、弟子被“活摘”的假象。在博取主子同情、安慰後,開始抹黑中共,禍亂中國,造遙滋事,賣國求榮等一系列背叛民族大義的罪行。而“講真相”,則成爲李洪志避人耳目,絞盡腦汁對弟子實施政治綁架,驅使弟子充當反華炮灰的鬼主意。

2001年6月4日李主佛在《不政治》中就明示爲什麽“講真相”,“講清真相的根本目的是救度世人”,爲了“救度衆生”,“真相”是可以用“假相”去講的。指導弟子修煉的明慧網則宣稱“只看文章的觀點和內容是否對講真相、修煉、證實法起正面作用”,而怎樣講“講真相”?李主佛告知“話不說大點沒人信”。李主佛還宣稱“自我做起維護大法同樣永遠是大法弟子的責任”(《法定》)。“作爲大法弟子,在目前的情況下就是要向世人講清真相、揭露邪惡,從而維護大法”(《建議》)。並且要求大法弟子在講真相時一定要走出去“解除邪惡的謊言,看清共産黨的真面目,清除人對神佛犯下的罪惡,從而救度世人(講真相的根本目的》)。要“去掉一切常人執著,包括對人的生命的執著”(《去掉最後的執著》)。至此大法弟子按照李主佛的要求日以繼夜地開始塗寫標語口號、散發邪教傳單、汙損人民幣、撥打騷憂電話等一系列目無法紀,擾亂社會秩序的違法犯罪行爲。

——主佛先說“練功人遇事要按“真、善、忍”去做,後又說“忍無可忍”鼓動弟子不真、不善、不忍。

李主佛初起爲了招攬“弟子”,曾在《轉法輪》和“講法”中,多次高喊,“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准”,“這個宇宙中最根本的特性真善忍,它就是佛法的最高體現,它就是最高的佛法”,“我們法輪大法這一法門是按宇宙的最高標准真善忍同修,我們煉的功很大”。應該說這個提法很有“號召力”和“吸引力”,的確招攬了不少信衆盲目修煉法輪功。但謊言終究歸謊言,早晚會漏馬腳。衆所周知李主佛帶著他的弟子這些年幹了多少不真、不善、不忍的事情。

李主佛自傳法以來,法輪功害人奪命的行爲屢屢被揭穿,遭到許多專家、學者的質疑和受害人家屬的反對,中國政府響應民衆意願依法取締了法輪功。惱羞成怒的李主佛鼓動弟子們走出去與政府對抗,與法律對抗。李主佛煽動大法徒:“弟子們等待著圓滿,我也不能再等下去了。頂著壓力走出來證實法的弟子是偉大的”(《走向圓滿》)。在這場“考驗”中能夠“爲證實大法而走出來的弟子、未來的大覺者”,“無論他們被關押或爲堅修大法而失去人的生命,他們都是圓滿”;而那些“得了法卻不能證實法的”則“不配當‘大法弟子’”(《嚴肅的教誨》)。對于躲在家中不出面的弟子,李主佛氣急敗壞地將他們趕出了並責罵道“無論他們怎麽在家裏所謂的堅持學法煉功,都是被魔控制著走向邪悟”。2001年元旦李主佛在《忍無可忍》中,更是歇斯底裏地說,“如果邪惡已經到了無可救無可要的地步,那就可以采用不同層次的各種方式制止、鏟除。”“忍不是懦弱,更不是逆來順受”,“除盡邪惡是爲了正法,而不是個人修煉問題”。由此發生了震驚世人的天安門廣場法輪功人員自焚事件悲劇。這哪裏像教弟子學佛修行圓滿得道之人應該說得話?滿嘴不真、不善、不忍。

爲了不被李主佛臭罵,爲了早日走向圓滿,大法徒們只好任由李洪志驅使,叨念著“主佛”的“忍字訣”,慘兮兮、狼奔豸突地奔上街頭,偷偷摸摸、厚顔無恥、猥瑣亂竄地做著“三件事”,幹著不真、不善、不忍的違法犯罪勾當,甚至制造了多起自殺、自殘、白日飛升(跳樓)、除魔等人間慘劇。

——主佛先說“練功人要遵守各自國家的法律法規”後卻鼓動“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可以不受法律束縛。”

組建法輪功初期,李主佛采取了猶抱琵琶半遮臉的方法裝模作樣遵規守紀。隨著李主佛洗錢、偷稅、斂財行爲的逐漸暴露,李主佛爲逃避打擊,躲開已經崩潰弟子對圓滿遙遙無期的質疑,開始移民國外的計劃,這也就爲後來秘密策劃驚天事件,叛逃美國,對抗法律埋下伏筆。李主佛一面在“大法學員須知”中虛情假意提及“各個國家的學員要遵守各個國家的法紀”卻又貶低常人法律,時不時地擡高自己的“大法”,告訴弟子“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大法高于一切”,“常人社會的法是法輪大法最低層次的法的體現”。並且別有用心地在“舊金山法會講法”中發牢騷道:“人類制定的法律就是在機械地限制人,封閉人,包括制定法律的人在內。人在不斷地封閉自己,封閉來封閉去最後把人封閉得沒有一點出路。這個法律定的太多了,人就像動物一樣被管著,沒有出路了。”“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可以不受人間法律的束縛”(《正念的作用》)。爲了維護“主佛”的權威,爲了展現自身有利用價值表演給西方主子看,爲了給中國政府找點鬧心事,李洪志及其大法徒喪心病狂地大肆宣傳造勢,炮制各類謠言,肆意踐踏常人社會法律。誰要是說“大法”一個“不”字,那就跟你鬧,跟你吵,跟你沒完。此時的大法徒已經喪失了理智,完全沒有了法律的概念,公然違法犯罪,理直氣壯的藐視法庭,誣告濫訴,炮制謠言,虛構“三退”數字,有的大法弟子在所在國非法集會進行騷擾活動,阻礙警察執行公務,擾亂庭審秩序,汙染城市環境;有的大法徒被抓、被捕、被判刑、被驅逐;有的大法徒出假證、編謊言,“僞裝難民”被重拳打擊,至于侵權盜版行爲更是接連不斷。這種“禿子打傘,無法無天”的行爲是人間法律所不容許的,必將受到法律的嚴懲。

至于主佛說“練功人不能破壞常人社會狀態”,後又鼓動弟子踐踏法律;“大法弟子的路都是師父安排的,關和難都是考驗弟子的,是消除業力是好事”,後卻說弟子遇到關和難都是舊勢力迫害,要反迫害等等,限于篇幅,就此打住。

試問“主佛”爲啥總是一張嘴,二套理,翻上翻下都是理呢?無他,唯騙子的嘴臉使然。

 

發布時間:2015/2/10 9:06:00,來源:凯风吉林

我有話說

book 邪教辨析
首页    43    42    4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