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法輪功演化史:從邪教到反華勢力急先鋒

 

人本網藝術鑒賞

物理學家、中國科學院院士何祚庥在《青少年科學博覽》上發表了《我不贊成青少年練氣功》一文,因文中提及法輪功導致中科院理論物理所一名研究生精神分裂,他的家開始不斷有法輪功習練者前來鬧事。

“我們隔著門跟法輪功的人辯論。搬家後,還有部分信徒在我們原住處門口留下字條:‘請後來的人注意,何祚庥已經搬走了……’,果然,我們的新家很快又被圍攻,我和家人還不斷接到騷擾電話。”如今回憶起來,何祚庥仍感吃驚,“法輪功不但對精神有危害,還聽不進批評,尋找各種機會來圍攻批評它的人。”

而這還只是法輪功制造的一系列圍攻事件中的一例。自1994年媒體第一次關注法輪功導致練習者死亡和精神失常案例以來,至少有幾十家媒體因這類報道而遭到法輪功有組織的圍攻或攻擊,其中不乏美聯社、《紐約時報》等外媒。

因刊發《我不贊成青少年練氣功》一文,天津師範大學教育學院被上千名法輪功習練者包圍

上世紀90年代,各種特異功能、氣功組織蓬勃興起,法輪功乘勢而起,逐漸爲人所關注。與此同時,其宣傳的荒謬“教義”和言論,也引來一些專家學者的批評,何祚庥就是最早站出來的學者之一。

“他(李洪志)做報告時,常舉一個練法輪功有助于提高煉鋼水平、爲我國科技發展做出貢獻的例子,說有位工程師練功以後元神出竅,鑽到了煉鋼爐裏去看到煉鋼成分,然後做出重大發明。我說他比孫悟空還厲害呢,孫悟空鑽的太上老君的爐子是碳爐,才800度,煉鋼爐是1400度。”

何祚庥這句俏皮的解讀,戳穿了李洪志的歪理邪說,但也引發李洪志發動一系列報複行動。1999年4月,在天津師範大學教育學院院刊《青少年科技博覽》刊發了何祚庥文章的幾天後,李洪志親自策劃,“法淪大法研究會”煽動上千名法輪功信徒圍堵在該校門口。

“他們靜坐示威,要求雜志賠禮道歉。雜志的同志跟我商量,我說我講的都是真實的事情,他們沒道理。”何祚庥說,最後,雜志和他頂住了壓力,沒有理睬。

而在此前,何祚庥接受北京電視台采訪時曾提及,“練法輪功,有些人練出點問題。” 結果北京電視台也因此被法輪功學員包圍,要求電視台賠禮道歉。

在圍攻北京電視台事件後,李洪志還寫了一篇發給法輪功信衆的必讀文章《挖根》,文中稱:“全國各地有一些報紙、電台、電視台……破壞我們大法……這是一個不能忽視的人爲的在破壞大法……北京大法弟子采取了一種特殊的辦法,叫那些人停止破壞大法,其實沒有錯。”

在這篇“經文”中,李洪志還警告那些不願參加圍攻的學員:“我早就看到有個別人,心不是爲了維護大法,而是爲了維護人類社會的什麽。你如果作爲一個常人我不反對,做一個維護人類社會的好人當然是件好事。可是你現在是個修煉的人,站在什麽基點上看待大法,這是根子上的問題,也正是我要給你指出的。在你們的修煉中,我會用一切辦法暴露出你們所有的心,從根子上挖掉它。”

何祚庥說,正是這篇所謂“經文”,鼓動法輪功信徒不斷圍攻批評它的組織機構、專家人士。

因報道習練法輪功導致死亡和精神失常案例,數十家媒體被圍攻

據統計,因報道法輪功導致練習者死亡和精神失常的案例,當年被圍攻的媒體多達幾十家,遍布全國各地。

例如,1998年6月1日、3日,山東《齊魯晚報》因刊登《請看“法輪功”是咋回事》等5篇文章,被幾千名法輪功練習者非法圍攻。

與此同時,許多研究和披露法輪功問題的人士也受到法輪功的圍攻、謾罵甚至恐嚇。

比如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刀述仁,因指出佛教界反對法輪功打著宗教的旗號從事侵犯人權的活動,結果收到法輪功寄來的恐嚇信。

中央電視台新聞節目的一名主持人在新聞節目中播發了批評法輪功的新聞,因此也收到法輪功的信件,對其汙辱、恐嚇。

不僅如此,不少外媒也因報道法輪功而遭到一系列反擊,甚至圍堵。

1998年11月,英國廣播公司世界新聞節目(BBC WORLD)播發了記者詹姆斯·邁爾斯(James Miles)關于法輪功的報道。報道指出法輪功是中國的“頭號邪教”,並告誡人們法輪功會導致“集體自殺”。但報道發出後,很快遭到法輪功的強烈反彈,他們給BBC總裁、英國駐華大使和英國首相分別寫信,要求BBC公開道歉。

“在我全部新聞生涯中寫的全部文章裏,再沒有比這篇遇到的反應更激烈了。”詹姆斯·邁爾斯大爲驚歎地說。

加拿大《華僑時報》則因批評法輪功而被其起訴。2001年11月3日,該報刊登了一篇前法輪功學員的自述,對法輪功進行批評。此後,法輪功以“誹謗”爲由,將《華僑時報》告上法庭。但最終,加拿大魁北克高等法院于2005年12月7日作出終審裁決,判定法輪功敗訴。判決書還指出:“法輪功是一個有爭論的運動。這種運動不接受批評言論。”

美聯社則因刊發對法輪功不利報道而遭到圍堵。2005年1月21日,美聯社發表《天安門集體自。焚案參與者接受媒體采訪》一文,報道2001年除夕法輪功天安門集體自。焚案當事人的現狀和對法輪功的反思。但在報道發出4天後,法輪功就組織人員到位于紐約曼哈頓的美聯社總部辦公樓前示威,要求美聯社收回此報道。此後,法輪功媒體還發表文章,稱美聯社是“地地道道的小流氓”。

同樣遭到法輪功攻擊的還有《紐約時報》。2008年2月6日,《紐約時報》發表了一篇題爲《一場有人難以看下去的中國文化演出》的新聞特寫,該文批評法輪功一手炮制的“神韻”演出,以弘揚中華傳統文化爲名誘騙觀衆前來觀看,實則是借此進行反華宣傳。文章刊發後,法輪功網站接連發表了十多篇文章,攻擊《紐約時報》及此文作者Eric Konigsberg,稱“Eric Konigsberg惡名昭彰……絲毫沒有人性。”

“法輪功裏捏造了很多反科學的東西,還有很多封建迷信的色彩,導致人們以爲可以騰雲駕霧而跳樓,以爲可以‘圓滿’‘飛升’而自焚。它的可怕之處就在于控制了你的思想,讓你陷入一種非正常思維,從而不自覺地作出一些反人類、反社會、漠視人權的行爲。”何祚庥說,因爲那些年對法輪功的批評,讓李洪志對他恨之入骨。“他把我封爲‘四大惡人’之一,號稱‘窮凶極惡’。”

有文章指出,在法輪功的眼中,任何人、任何媒體都沒有批評法輪功的自由。按照李洪志的“最高指示”,所有對法輪功的批評都是在“誹謗大法”,決不能容忍。

李洪志逃往美國後,充當反華勢力急先鋒

獨立學者、中國反僞科學代表人物司馬南是被李洪志封爲“四大惡人”的另一人。上世紀末,僞氣功、特異功能猖獗時,他曾揭穿不少神功大師的騙局,其中就包括法輪功。

司馬南說,李洪志逃往美國後,法輪功也從一個“邪教”演變成爲一支主要的反華勢力。

“他們在海外僞裝成一個信仰團體,僞裝成中華傳統文化的代表者,還有的人把他們僞裝成一種藝術性的團體,對國內和國外采取兩種不同的戰術。”司馬南說,他們已經從詐騙錢財,發展成爲一股诋毀中國根本政治制度的惡勢力。

“比較令我吃驚的是,近年來,法輪功有一個發展的傾向,就是它把疆獨、藏獨,甚至是過去旨在推翻中國的這種政治制度,所謂民運的勢力,還有各種惡勢力,甚至包括現在剛出現的所謂港獨,都網羅到它這裏面來,提供一個巨大的平台。”司馬南說。

這一點也得到了中國科學院研究員慶承瑞的認同。“現在,法輪功已經轉變成西方反華勢力手頭的一個工具,專門用來诋毀我們國家。”慶承瑞說,法輪功到了海外,沒有辦法生活下去,就必須依附于一個政治勢力給它提供錢。

同時,慶承瑞還提到,在香港,或者一些歐洲國家,會見到一些年輕人被雇傭來發法輪功材料,其中也不乏一些造謠的郵件、電話等。“但事實上,他們並不是法輪功的習練者,只是爲了解決生活問題賺錢才做這些事。”

“但我相信,國人都不會認同這種分裂國家的行爲的。”慶承瑞說。

請點擊收看《凱風訪談》之《何祚庥:我爲什麽要揭露法輪功》

中國突然冒出來一股勢力,這股勢力主要的標志是肚子裏面有個東西,這個東西轉圈。

現在,我們所說的這樣一股野蠻的、愚昧的、代表黑暗的勢力,成了針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股反動的力量。

 

發布時間:2019/10/16 9:36:00,來源:观察者

我有話說

book 邪教辨析
首页    50    49    48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