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血債豈止“1·23慘案”

潤物聲

 

人本網藝術鑒賞

20年前在天安門廣場上發生的那起震驚中外的“1·23”自焚慘案,就如一面照妖鏡,讓世人更加徹底地看清了“法輪功”草菅人命、泯滅人性的邪教本質。兩人死亡,三人重傷的淒慘結局,更是“法輪功”邪教及李洪志欠下的血債!但“法輪功”邪教欠下的血債又豈止“1·23”自焚慘案!

“1·23”自焚慘案,是“法輪功”邪教欠下的又一筆血債!

2001年1月23日,正是農曆的大年除夕之夜,在這個萬家團圓的喜慶日子裏,7名“法輪功”邪教癡迷者,在邪教的歪理邪說蠱惑和邪教主李洪志的暗示唆使下,來到天安門廣場自焚,制造了震驚中外的“1·23”自焚慘案。劉春玲當場燒死,她12歲的女兒劉思影因燒傷嚴重經搶救無效最終喪命。郝慧君、陳果、王進東被燒成重傷,劉雲芳、劉葆榮在准備自焚時被及時阻止,才幸免于難!

這起兩死三重傷的自焚慘案,是“法輪功”邪教欠下的又一筆血債!

——當事人王進東是自焚事件的組織策劃者之一,他在《我在天安門廣場自焚事件的前後》中寫道:“我是對照‘師父’的《轉法輪》及講法,以及從‘法輪功’第一媒體上下載的‘經文’,內心生起了爲捍衛‘大法’不惜抛棄自己生命的念頭”,“隨後我們組織策劃了天安門廣場自焚事件”。

——自焚慘案受害者劉春玲的養母霍秀珍,曾向記者控訴說:“李洪志和‘法輪功’真是害人不淺,害了她母女倆。我一想起那未成年的小外孫女就心如刀割!”

——香港《大公報》《公正報》等媒體在社論中更是一針見血地指出:“自焚的‘法輪功’分子是被李洪志活活害死,這是有迹可循、事實俱在的。”

——美國著名反邪教專家瑞克?羅斯先生通過采訪自焚受害者陳果母女,把事情的原委、真相、過程及其後的變化、影響原原本本地在他的著作《邪教:洗腦背後的真相》之中告訴了讀者。他明確表示7名自焚者是受“法輪功”邪教蠱惑,並在書的卷首語明確表達出他作爲反邪教鬥士的立場和宣言:本書就是獻給郝惠君和陳果的!

盡管“法輪功”邪教組織習慣性地百般抵賴,倒打一耙,甚至還在自家媒體上抛出所謂“疑點”論、“陰謀”論、“構陷”論等等企圖混淆視聽!但仍改變不了“法輪功”和李洪志是這起自焚慘案的幕後真凶這一事實!

十起自焚慘案,“法輪功”邪教和李洪志就是真正的罪魁禍首!

對于“1·23”自焚慘案,“法輪功”邪教不願認賬,但發生在“法輪功”邪教中的這十起自焚慘案,李洪志又如何賴得掉呢?“法輪功”邪教和李洪志就是真正的罪魁禍首!

案例一:北京市懷柔區的劉铮,1998年春天開始習練“法輪功”邪教並癡迷“消業”、“圓滿”邪說,總是說要追求“圓滿”。1999年4月下旬,劉铮點燃自家的房子自焚身亡。

案例二:陝西華縣的孫傑,生前爲電廠發電部化學運行值班員,助理工程師。1995年8月開始練習“法輪功”。1999年4月26日下午4時許,孫傑在家中引火自焚死亡。死時呈盤腿打坐姿勢,懷抱錄音機,右胳膊夾著有關李洪志的“經文”。據孫傑的妻子反映,孫傑生前曾說過:“我已從去年(1998年)悟進去了,堅持練功,到一定程度就升天成佛,據說是不會死的。”孫傑妻子十分痛恨“法輪功”及李洪志,說:“法輪功害得我家破人亡,給我和孩子造成了經濟上、精神上永遠都無法彌補的損失。”

案例三:山西省屯留縣北崗鄉寺底村49歲的李進忠和山西煤炭管理幹部學院經貿系26歲的學生常浩馳,因相信自己修煉“法輪功”,“功成圓滿”就可以升天,于1999年7月4日,在寺底村北約兩公裏處的一塊窪地裏相對而坐,自焚身亡。

案例四:2000年4月4日,吉林九台市的“法輪功”癡迷者閻繼剛爲了追求所謂的“圓滿”,在二道溝鄉西山村的野地裏舉火自焚。

案例五:河南弟子曹麗2000年農曆4月8日(傳李洪志的生日)抱著兒子點燃家裏的麻杆自焚,母女雙雙死亡,曹麗時年28歲。曹麗的遺書內容爲:“媽媽,我現在已修煉成佛,不要管我,女兒要先走了,我要帶著兒子一起飛上天堂,兒子和我一起去享福去了。”其母陳翠蓮了解真相後,悲哀地說,“李洪志爲什麽不放下生死去自焚,不變成神上‘天堂’享福呢?法輪功真是害人啊!”

案例六:湖南省常德市的“法輪功”癡迷者譚一輝,于2001年2月16日在北京市海澱區萬壽路南口路旁,點燃汽油自焚身亡。譚一輝的母親伍四喜悲憤地哭喊:“是邪惡的法輪功害死了我的兒,李洪志,你還我兒子!”

案例七:2001年7月1日上午10時許,“法輪功”癡迷者駱貴立在廣西南甯民族廣場引火自焚。南甯市公安局“110”指揮中心接到報警後,立即出警撲救,並迅速將其送往醫院搶救。但駱貴立終因傷勢過重,經搶救無效于次日早晨死亡。

案例八:河南濟源鋼鐵公司職工王保濤,1999年初習練“法輪功”邪教,2003年9月29日淩晨5時30分許,在濟源市世紀廣場自焚,當場死亡。

案例九:2004年初,湖北省紅安縣劉杏桃在自家自焚造成大面積燒傷,搶救半年後不治身亡。

案例十:2005年11月2日在,河北省石家莊市法輪功練習者李曉英,在北京市南長街南口東側便道上自焚死亡;

十起自焚慘案,十二條鮮活的生命,就這樣被“法輪功”邪教生生吞噬,更何況在“法輪功”邪教中,不知還有多少這樣的自焚慘案發生!這些自焚的“大法弟子”們在李洪志歪理邪說蠱惑下,爲追求“圓滿”而抛棄親情、泯滅人性,以自焚這種極端手段終結自己的生命,釀成了一幕幕自焚的人間慘劇。李洪志真正是這些慘案的罪魁禍首!

在“1·23”自焚慘案的邪火中,跳動著“法輪功”邪教2200多個非正常死亡的癡迷者冤魂!

自焚,只是“法輪功”邪教癡迷者在李洪志歪理邪說蠱惑唆使下所采取的一種極端方式。“法輪功”邪教和李洪志一系列的歪理邪說,無不是殺死癡迷者的屠刀!

癡迷者在李洪志歪理邪說的蠱惑下,有的癡迷“消業祛病”拒醫拒藥過早死亡,有的相信“法身保護”意外喪命,有的精神錯亂稀裏糊塗自殺身亡,有爲追求“圓滿”自焚、跳樓殒命……據有關部門不完全統計,1999年7月22日前,全國因習煉“法輪功”而“放下生死”自殺死亡的癡迷者共有136人。其中自焚4人,跳樓、跳崖38人,跳車1人,跳河、跳井等26人,上吊自缢25人,絕食2人,服毒28人,剖腹、自殘、臥軌等12人。“法輪功”邪教組織被依法取締後,又有103人爲了上“天國”而采取極端方式自殺身亡。據不完全統計,“法輪功”邪教中非正常死亡的人數已達2200多人,其中就有40多位“法輪功”邪教的高層、親信、金主,甚至李洪志的至親。

血債豈止“1.23”自焚慘案,“法輪功”邪教欠下的血債實在是太多太多,李洪志更是雙手沾滿了癡迷者鮮血的劊子手!在“1·23”自焚慘案20周年之際,我們不但哀悼慘死的小思影母女,更哀悼在自焚邪火之中跳動的2200多個癡迷者的冤魂!

 

發布時間:2021/3/1 16:33:00,來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話說

book 邪教辨析
首页    53    52    5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