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真道教

 

恭候上帝的“真道教”

1997年12月初,家住台湾彰化县和美镇的周老先生急匆匆地漂扬过海来到美国,希望赶紧找到全家来美的儿子女儿两家共8口人,阻止他们和一个狂热邪教组织的信徒一道“集体自杀”。

在朋友的协助下,周老先生雇请私人侦探出马,终于查到了儿子一家的行踪,并且把他们劝回了台湾。但他的女儿却不肯回头,对父亲说:“只愿追随丈夫的脚步一起寻求最美的‘升天’境界”。

对这一事件,当地和台湾的传媒做了大量报道。报道中称,这个宗教组织名为“上帝拯救地球飞碟会”,是个类似美国“天堂之门”的狂热教派,信徒分别交了3-6万美元的“果位费”,只等教主选好良辰吉日,一声令下,就要穿上纯白素服自杀升天。一时间,“飞碟会”信徒赴美准备“集体自杀”的传闻不胫而走,在台湾引起一阵恐慌,一些有亲属加入这一教派去了美国的台湾民众纷纷向“民意代表”和官方陈情,要求得到帮助。

台湾当局和美国有关方面立即采取了行动,开展了深入的调查,事情的神秘面纱终于被揭开。

大学教授变成了惑众的邪教主

警方在台湾“内政部”的登记中,怎么也查不到“上帝拯救飞碟会”,原来,这个组织的名字并不叫“飞碟会”,而叫“真道教”,该教派在台湾的“总坛”设在新竹县北埔乡,教主姓陈,名恒明。

陈恒明1956年出生于台北市,政治大学三民主义研究所硕士毕业,1985年起在台湾嘉南药理学院任教,主讲公共科目“三民主义”课程,平时热衷于“命理学”。

1993年4月,就在美国大卫教80多名教徒引火自焚后不久,陈恒明突然失踪了。然而就在家人、学校以及警方四处寻找的时候,陈恒明却又突然出现了。不到半个月时间,他竟变得容光焕发,一扫以往文弱书生摸样,说起话来神神道道,仿佛鬼魂附身。他对妻子说,“神让我发现了我自己。我与神是息息相关的,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包括你。神说,‘你所生活的世界是一个丑恶的充满了罪恶的世界。这个世界已背弃了我的初衷,我决定要毁灭它,但这个世界上毕竟还有许多信我、爱我的子民们,在我毁灭地球之前,我要解救他们,带他们到另一个星球——天堂王国去。’”他对妻子说:“神告诉我,‘我给你智慧,你是我的使者,你去拯救那些心地善良的人们吧,你带领他们到人类生命的起源地去吧。’神还告诉我,要我成立一个教派,以此来拯救更多的人们。”妻子城惶城恐地望着一脸痴迷像的丈夫,感到有点莫名其妙。

陈恒明得“道”了。不久,他辞去了大学教授工作,开始了他的传教生涯。台湾知识界为此一片哗然。

1993年底,陈恒明正式成立了他自己的教派“真道教”,其主要教义就是宣扬“世界末日论”。陈恒明宣称,他直接从上帝那里得到信息,1999年将是地球的灾难年。上帝将在“世界末日”那天把所有生灵以及爱他、信他的人们用飞碟接到另一个星球上。

学者出身的陈恒明像其他的邪教主一样,选择世界末日论作为真道教的教义是别有用心的。他清楚地知道,处于世纪之交的人们十分关心人类自身命运的发展趋势,而围绕人类何去何从这个敏感的问题,更多的说法就是世界末日论。如果以世界末日论作为教派教义,势必可以迎合更多人的心理,也更加容易发展教徒,壮大自己教派的势力。

陈恒明的“世界末日论”以《圣经》的部分章节为蓝本,同时揉杂了自己的“独特”见解而自成一脉,这也是他为什么在短短的时间内就能召集大批信徒,在邪教林立的台湾脱影而出的原因之一。陈恒明在传教时总是拿一本翻得很旧的《圣经》。其实,这本《圣经》他在上中学的时候已经读过好几遍,他当时就为耶和华的教义所迷惑。没想到,二十几年后,他竟然真的成了“主的使者”,为“主”肩负起拯救人类的使命。

陈恒明的“高明”之处就在于他每当讲到那些预言人类灾难的语句时,表情严肃,声音悲壮,把基督教最后的秘密(绝密预言)溶入到自己的教义中。熟悉《圣经》的人都清楚,关于“绝密预言”这一部分,只在“提多书”和“给哥林多人的信”里,用难懂的语言有所涉及。比较容易看懂的,是在“约翰福音”第14章的开头部分。这一部分说,耶稣基督在被处死的前一天晚上,通过其弟子,向世界末日到来是将要被选中的信徒,转告了不可思议的预言。“你们不要心慌意乱,请你们相信上帝和我。在我父亲家里,有许多住处,否则我会早有准备,以便把你们迎到我那里去。那里是什么地方,你们怎会知道的?”耶稣留下这些遗言后,被罗马统治者逮捕,处以极刑,三天后复活,放着光芒向天父所在的地方去。从此,人们知道“那里”就是宇宙,另一个星球,或者天堂。《圣经》中说到的“携举”就是通过复活的神的儿子耶稣把信徒带往宇宙或天堂。

因此,“携举”这一《圣经》术语成为许多信徒十分向往的事,而陈恒明恰恰在这一术语上作足了文章,在阐释“携举”的含义时,他从表及里,从反到正,一一详述,并引入了现代科学技术的新成果,使教徒们对他的歪理说信以为真。他说:“你们不要对‘携举’嗤之以鼻,不要以为这是基督的一则神话故事。拿我们今天的事例来看,凭人类日益发达的宇宙技术,已经达到近乎‘携举’的地步。你们知道,已经有100多位美国宇航员先后乘坐由火箭发射的宇宙飞船,围绕地球运行了几个星期。而俄罗斯更先进,有乘坐6人、10人的大型宇宙飞船,可以在宇宙中停留半年。这一切不都说明,神驾飞船来‘携举’是能行的吗?人都能‘携举’自己,为什么万能的神的‘携举’就会遭到嗤笑呢?”

陈恒明以他的奇谈怪论吸引了不少教徒,其中有医生、教师和政界一些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在得克萨斯州恭候上帝

陈恒明一再对教徒们说:1999年世界将要发生大灾难,“恐怖大王降临”。而这灾难会在1998年首先光顾台湾,社会治安恶化,狂犬病流行公共秩序一片混乱;1999年1月,中共将对台动武;2月,朝鲜战争再次爆发;6-7月。东亚经济崩溃;8月,台湾三座核电厂爆炸,台湾民众全数毁灭;10月,一枚炸弹在中东爆炸......

陈恒明对教徒说,只有美国得克萨斯州达拉斯城的加兰镇是一片净土,因为它的发音与《圣经》中“上帝应许之地”迦南的发音相似。上帝将变成人,在加兰镇显现,并派飞碟接信徒上天,躲过这场灾难。信徒们将在飞碟里度过4年,而飞碟的1年等于地球上的10年。

教徒们对陈恒明“从上帝那里接受来的讯息”深信不疑,于是,从1997年9-10月起,真道教的教徒纷纷变卖在台湾的财产,带着毕生积蓄,以旅游签证进入美国,又陆续集中到达拉斯加兰镇。这次抵达美国的150多个真道教信徒,年纪最大的95岁,平均年龄约40岁,其中不乏知识分子,还有20多个孩子。

陈恒明和他的真道教信徒们到达加兰镇后,一下子就购买了30幢房子,他们要在那里安营扎寨,恭候上帝的来临。

3月11日,陈恒明终于发出了惊人之言:“上帝将于3月25日上午8点整在全世界所有电视机的18频道上露面。他这么做是想抚慰他的子民们,让他们精心恭候他的到来”。他还说,“上帝在电视上显身6天之后,将乘飞碟来到加兰镇奇代尔街3513号房间里。届时,他会将自己化为成千上万的超人与在场各位一一握手,同时用任何的语言回答信徒们的提问。信徒们的精神与肉体都将从上帝那里获得巨大的能量,而后,他邀请所有信他爱他的人们进入飞碟,到另一个星球,即天堂王国去。”

1998年3月25日上午,陈恒明和他的教徒们围坐在加兰镇奇代尔街3513号屋子里聚精会神地盯着白放在正前方的电视机。电视机的18频道正在播放着与往常一样的节目,没有任何异常的预兆。当时针指向了7点59分时,陈恒明一阵激动,他以为预感快实现了,上帝马上就要出现了。他死命地盯住电视屏幕。电视屏幕里,一个袒胸露怀的女人正做着媚人的广告。

此时,有的信徒兴奋地站了起来,双手紧紧捂着胸口,口里喃喃地喊着:“上帝呀!上帝呀!”;有的信徒已经不能自制,留下了热泪,他们仿佛已经看见上帝向他们缓缓走来,招手致意,并邀请他们升入天堂。

可是,过了8点,还不见上帝的出现,“陈大师,这是怎么回事?”有的信徒问陈恒明。“不要急。上帝会出现的,这是因为时差的缘故。”“陈大师”应付道。可是,时间一分一分过去了,一小时一小时过去了,还是不见上帝的影子。当陈恒明明确告诉信徒们上帝不会出现了,信徒们伤心地哭成一团。上帝爽约了。

信徒们大哭大闹的时候,可忙坏了新闻记者和警察。记者们难得拍到这样“生动”又让人“好笑”的场面;警察则害怕失去理智的信徒们闹出惨案来,于是,他们封锁了附近的重要道路。因为眼前的这个“真道教”使他们再一次想起了一年前发生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天堂之门”惨案。“天堂之门”30多位教徒自杀的场地离现在台湾真道教在加兰镇的驻地不到1个小时的路程。那次自杀惨案,另所有美国人心有余悸。

荒诞不经的理论和行为

真道教虽然没有走道“集体自杀”这一步,但它的理论和行为仍然令人感到荒诞不经。台湾一位姓曾的的先生曾描述了1997年10月底他追到美国“抢回”太太时的所见所闻。当时真道教团体有100多人,乘着大小4辆汽车四处游荡。曾先生跟着太太,和教徒们一起走了5天,最后用打坏教主法器、答应“离婚”的办法,才把太太带回台湾。他描述说,教徒们7点起床,8点对天十八拜。总是找有湖泊的地方停留。一旦到了湖边,就对着两支木剑和一个十字架以及各式各样的照片、图象膜拜,还要练功、抖动。据一位教徒说,练功是为了适应未来飞碟内的生活。饮食上采用极清淡的素食。午饭后,大家绕湖行走,一边观看天空有否异象,只要头领者说有,大家即跪地十八叩;晚上不能看电视,也不能交谈,音乐只能听莫名其妙的所谓“地藏心经”,睡前要双手合十放在额前祈祷。教徒彼此为师兄妹,互称“神佛”,称非教徒为“恶魔”;曾先生就一直被称为“恶魔”。5天当中,他没有见到教主陈恒明,据说他到北极去见上帝了。带领教徒的是一位曾在“调查局”任职的“老师”。

“调查局”是台湾重要的情治单位,“调查局”的人当了“升天之旅的领航员”,引起了台湾舆论惊讶。通过媒体的揭露,人们得知,此人名为姜庆鸿,是陈恒明的大学同学,曾任台北市“调查处”社文组、机动组干员,1997年9月辞职,未等批准即带着妻小赴美。姜庆鸿的同事对他的行为都感到不可思议,却不知他早已加入了真道教,并且是陈恒明的特别助理。记者在美国采访他的时候,他满怀信心地表示:“到了明年(1998年),上帝会变成人来拯救我们”。

与姜庆鸿一起曝光的还有一个人,名叫吴春生。他原是台湾“环抱署”毒物管理处科长,成功大学博士,1995年任昆山技术学院副教授。吴春生在嘉南药理学院兼课时,认识了陈恒明,并且成了真道教的骨干。这次他没有把妻儿带到美国,据他说是因为“他们的信念与我的信仰不合”,但他本人“仍期待升天”,“去一个没有灾难和苦难的地方”。

陈恒明受到了台湾警方的追查,真道教受到了社会舆论的谴责,但是,为什么像陈恒明这样一个受过高等教育,并且是一名教授社会学的高级知识分子会走上邪教之路,这是值得人们思考的问题。

 

发布时间:2004/7/21 12:58:36

我有话说

book 邪教辨析
首页    3    2    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