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回望“5·28”,“全能神”爲何頻頻舉起殺人刀

陳哲

 

“全能神”邪教組織的危害,早在境外“聲名遠揚”。2007年1月,美國賓夕法尼亞自由作家C·HopeFlinchbaugh女士在接受采訪時,就曾直言不諱的指出“全能神”是個殘暴、危險的邪教。同年5月,境外YouTube賬號Alltime10s發布的《十大最危險邪教》,把“全能神”邪教排在危險指數第三位。2014年1月23日,美國紐約一家著名網絡媒體就將“全能神”邪教評爲五大瘋狂邪教之首。英國媒體在評論“全能神”時,稱是中國最激進的邪教,馬來西亞媒體報道“全能神”邪教以恐怖手段拉攏信徒。

2014年5月28日,山東省招遠市一麥當勞快餐店內,發生的一起6名“全能神”邪教人員爲發展信徒而毆打吳姓女子致死的血案,更是將“全能神”的凶殘、暴力、危險赤裸裸展現在世人面前。凶犯在行凶時大罵受害女子是“邪靈”“惡魔”“永世不得超生”,並把鋼制拖把都打斷了,雖有群衆想上前制止,但打人者狂言“你們誰管誰死”,一副猖狂殘暴的嘴臉。

“全能神”爲何如此暴虐、凶殘?緣何頻頻舉起殺人刀?這要從“全能神”的教義說起。

“全能神”的教義,處處充斥著血腥暴力內容,“現在我把我的行政頒布給你們,我說到做到,一切都在我的身上,誰若疑惑必遭擊殺,沒有考慮余地,立刻斬草除根,除去我心頭之恨!”“該舍的就舍,該砍的就砍,該殺的就殺”……

正因爲有這樣狠毒的教義,“全能神”邪教信徒的思想逐漸發生變化,人格産生畸變,原本善良溫順的性格變得粗暴起來,在面對悖逆“全能神”教義環境時,認爲暴力的手段就是鏟除“邪靈”“惡魔”的合理行爲。這種充斥著暴力因素的教義,也是招遠“5·28”血案罪犯在牆上寫下“殘殺、虐殺、殺牲口、打狗”等可怕語言的直接誘因!

“全能神”五類人員的劃分,是産生暴虐、殺戮的直接根由

“全能神”將人類分爲五類,依次是:“衆長子”“衆子”“子民”“效力的”“滅亡的人”。在他們眼裏,前三類是接受了“全能神”的“征服、教化”已上升爲“高貴、優等”的。第四類是“效力的”,雖信耶稣,但對“全能神”無好感,其結果下場可悲,如痛改前非,或許有一條生路。最慘的是第五類“滅亡的人”,他們抵擋“全能神”、抵擋女基督,排斥“全能神”,這些人將被扔進硫磺火湖遭受永刑。一句話,不信“全能神”的是異類,就要遭受“神的懲罰”“在硫磺火湖中永遠受刑罰”,排斥、抵擋“全能神”就是惡魔、邪靈,就要被擊殺。

可見“全能神”對非信徒采取的是敵視、仇視態度,而對抵擋、排斥“全能神”的往往使用暴力手段解決,這就不難理解“麥當勞”店內就餐的吳姓女子,拒絕提供電話號碼,保護自己隱私的時候,“全能神”將其視爲惡魔、邪靈,嗜血的本性暴露出來,大發戾氣集體瘋狂施暴。

“全能神”的嗜血性、暴力性,在邪教中可謂“獨樹一幟”。比如,1996年2月22日淩晨3時許,“全能神”教徒、江蘇省沭陽縣村民萬成彥視兒子爲阻礙自己“拯救世上萬人”路上的“魔”,用斧頭猛擊熟睡中年僅8歲的兒子王磊,殘忍地用鐵釘將兒子釘在“十字架”上。比如,2011年1月10日,河南省蘭考縣谷營鄉谷東村的“全能神”女信徒李桂榮,因女兒出生導致無法外出傳教被組織降職,竟用剪刀割斷自己僅兩個月被其視爲“小魔鬼”的女兒喉嚨,其手段令人發指。再比如,2020年3月5日清晨,吉林省汪清縣一名“全能神”信徒從樓上墜落。警方趕到現場發現該女子仰面倒在地上,身下一攤血迹,隨即將其送往醫院,最終搶救無效死亡。經調查,該女子叫姜蘭(化名),因被“全能神”邪教組織抛棄感到絕望,自殺身亡。

“全能神”散布“世界末日”謊言,導致信徒恐慌、自殺

“全能神”善用“世界末日”論,制造恐慌,要挾他人加入“全能神”。在救命、保平安的蠱惑下,信徒們放下工作,離開家庭,抛家棄子走出去“傳福音”“拉人頭”,希翼“蒙拯救”。2006年說是“天下將內亂大變”;2008年說是“大限年”;2009年說是“末日到了”;2012年敲鑼打鼓走上街頭大肆宣揚“世界末日”;2013年是“見證關鍵年”;2018年是“末日到了,要屯糧”;2020年又利用人們對新冠疫情的恐慌心理,散布災難開始降臨,誘騙不明真相的群衆加入“全能神”,這也導致信徒們時時産生生存恐慌。比如,湖南省長沙市嶽麓區的謝雲癡迷“全能神”,放棄了任何親情友情,天天期盼著“靈魂升天”,並宣稱“世界末日到了,我與天堂近了”。2003年初秋的一天中午,謝雲被人發現倒在廚房門前的石墩上,已奄奄一息,身邊還有一個空的農藥瓶。由于農藥飲用過多,謝雲雖被送往縣醫院搶救,卻于次日淩晨2時離開了人世。比如,吉林省白城市的郭鳳榮、卞靜兩人,因害怕“末日”即將到臨,縱火自焚,結果殃及鄰居張秀清老人窒息死亡,典型的害己又害人。再比如,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區崔莊鎮邵莊村做服裝批發生意的熊志玉,在朋友的灌輸下,認爲“世界末日”就要到了,只有加入“全能神”組織,才能得到“神”的庇佑。2010年底,熊志玉偷偷地將家中起早貪黑、辛辛苦苦掙來的20多萬元血汗錢,作爲“奉獻款”交給了“全能神”組織。

2012年12月21日,“全能神”宣稱,“末日已至,凡不信和抵擋‘全能神’的都將被閃電擊殺”“地球要黑三天三夜”,嚇得很多信徒買蠟燭、囤糧食,躲避所謂的“世界末日”。有的信徒爲了保平安,認爲留著錢也沒有用,賣掉房子來交“奉獻款”,給家庭和社會造成極大的危害。

“必殺令”是“全能神”施展暴力行動的號角

“全能神”頒布的“教義”對異類下達的是“必殺令”。比如:“對于不信我的,我放在一邊,任其亂說亂作,到最後我徹底懲罰他,收拾他……”“現在我把我的行政頒布給你們(從頒布之日開始實行,針對不同的人給予不同的刑罰),我說到做到,一切都在我的身上,誰若疑惑必遭擊殺,沒有考慮余地,立刻斬草除根,除去我心頭之恨(從此得到印證,誰遭擊殺,必不是我國中的一員,必是撒旦的後代)。”如此威脅、恐嚇,是在向信徒下達必殺的命令,也是在恐嚇非信徒,聽命于“全能神”。這充滿威脅和恐怖的語言,挑戰著常人的神經,刺激著常人的心理承受能力。

據稱,“全能神”邪教專設“護法隊”“除奸隊”,毆打不願入教或意圖脫教的人。1998年10月30日到11月10日的十幾天,“全能神”在河南省南陽市的唐河、社旗縣殘忍打斷人腿、紮傷人臉,有9人受傷,其中2人被割掉右耳朵。唐河縣昝崗鄉閩營村村民劉書海30日晚幹完農活走回村裏路口時,從渠道邊忽然竄出三個年輕人,用石灰揚在劉書海臉上,趁其眼睛火燒灼痛,將劉書海打倒在地,還照劉書海的雙腿一陣猛打,直到確認劉書海雙腿被打斷才收手。2010年期間,河南一名小學生在放學途中失蹤,後被發現死于一處柴垛處,腳心印有閃電標志。經當地警方調查,遇害兒童一名家屬曾被發展成“全能神”成員,但意圖脫教,該教遂實施了報複懲戒行動,其情景慘不忍睹。

內部戒律,是“全能神”信徒産生恐懼的直接緣由

“全能神”的基本教義《話在肉身顯現》中,威脅信徒“小心我收拾你”,“我的話就是權柄,誰改動誰就觸犯刑罰,必遭我擊殺,嚴重的斷送自己的性命”,並強調“誰也改變不了,必須按著我的來”。“全能神”爲恐嚇、懲治其中的“背叛者”“動搖分子”,還制定了一套所謂“國度時代的憲法”“行政及誡命”,用“審判”“管教”“懲罰”“收拾”“擊殺”“斬草除根”等恐嚇詞語來控制、管理他們的組織。也就是說,生殺予奪完全取決于“全能神”。雖然所謂的“行令及教規”不過是威嚇,但是對“全能神”信徒的“精神虐殺”作用不容小觑。安徽省霍邱縣的“全能神”信徒盧慶菊因爲發現“全能神”“石頭顯字”造假、教會人員私分奉獻款等真相而要退教時,卻被威脅道:“你要是不幹了,神一定會懲罰你的,滅了你和你的家人,包括你的孫子!”盧慶菊曾經看過教會懲罰不聽話的人,想起那種毒打場面、威脅的話,不敢再多說一句。2011年11月7日淩晨2點10分,衆人在水庫裏發現了盧慶菊的屍體。

清除“邪靈”,蠱惑“再生”,是“全能神”殺人奪命的直接推手

“全能神”蠱惑信徒,當發現有人被“邪靈”附體後,必須消滅肉身才能消滅“邪靈”,再由“聖靈”帶來重生……凶狠的“全能神”信徒爲了表忠心、“得福報”,頻頻舉起殺人的凶器。比如,“全能神”信徒王濤在殺害妻子後,希望附在妻子身體上的“邪靈”盡快死去,“神”將降臨,能使妻子“死而複生”。“5·28”血案中,凶犯張帆曾用拖把在樓道裏打死了自己家的狗,理由是另一凶犯呂迎春感覺不舒服,認爲狗是“邪靈”。在對待拒絕提供電話號碼的吳姓女子時,凶犯認爲是惡靈在攻擊,必須殺死她。現場視頻顯示,殘忍毆打吳姓女子的同時,凶犯六人口中喊著“她是一個惡魔”“死去吧,惡魔”等。

“保證書”是“全能神”從身心上虐殺信徒的金箍魔咒

“全能神”控制信徒的方法很多,除了實施暴力行爲外,還編造了許多充滿血腥暴力和殺戮恐怖的“神言”“聖語”如將信徒視爲“教主”的“羔羊”任我牽、任我殺。爲了從精神上控制信徒,給信徒套上緊箍咒,“全能神”威逼信徒寫出一份“保證書”,內容爲“如背叛‘全能神’,全家死光光;本人將按照‘全能神’教義作工、‘傳福音’;如心生二意將受到‘全能神’極其殘酷的刑罰”等,其目的是爲了防止信徒流失。

“保證書”猶如“緊箍咒”時時提醒信徒,即使想退出,想起自己曾經發過的毒誓,也不寒而栗、心驚膽戰。正是這種精神上的虐殺,猶如無法擺脫的夢魇,時時纏身,在信徒心中烙下無法擺脫的魔咒。

比如,2009年1月23日晚,浙江淳安縣的呂某萌生了脫離“全能神”邪教的念頭。“全能神”便采取軟硬兼施的手段加緊控制,並要挾恐嚇說:“你是起過誓的,老天已經知道了,現在想退出,已經晚了!”在“全能神”的威脅下,呂某倍感壓力,失魂落魄。隨後,精神崩潰的他先後采用石頭砸自己頭部、服藥、喝殺蟲劑等方式以求解脫,最後趁家人不備,悄悄奔向村水庫邊的一處懸崖,跳崖自盡。再比如,前文提到的安徽省霍邱縣的盧慶菊在感到“全能神”可能是騙人的,還幹一些違法亂紀的事情,試圖脫教,但迫于“全能神”保證書、發毒誓的壓力無法解脫直至投水庫自盡。

一樁樁一件件“全能神”邪教殺人奪命的案例,無不控訴著“全能神”的殘忍暴力。“全能神”喪失起碼的人性,做出常人難以置信的行爲,一個個原本善良美好的生命無情地被剝奪,親人們在痛哭。“全能神”雖然自稱不受人間法律的束縛,肆無忌憚地實施各種犯罪活動,但唯有法律才能遏制“全能神”的肆意妄爲。爲了無辜的生命免遭“全能神”邪教塗炭,唯有全民行動才能使“全能神”無法立足,才能治本清源。

部分素材來源:

1.中國反邪教網《一女子腹部插刀從四樓墜落!背後真相讓人唏噓……》2020年10月16日

2.凱風網《“全能神”騙走她20萬血汗錢》2014年6月19日

3.人民網《安徽一女子欲退“全能神”遭威脅後投水自盡》2014年6月3日

4.凱風網《聽信“世界末日”傳言不少荒誕鬧劇上演》2012年12月14日

 

發布時間:2022/5/27 9:53:00,來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話說

book 邪教辨析
首页    58    57    56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