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六人在新疆烏魯木齊市開辦“精神控制”類培訓班騙斂錢財獲刑

 

2020年9月,陳某等六人因在新疆烏魯木齊市開辦“精神控制”類培訓班騙斂錢財被烏魯木齊市天山區人民法院判處一年至二年不等有期徒刑。

【案情回顧】

2017年,陳某通過微信朋友圈接觸“奇門遁甲”相關文章産生濃厚興趣,後經人介紹參加“奇門遁甲”培訓。2018年起,陳某等六人以盈利爲目的,在烏魯木齊市某酒店內自行組織“奇門遁甲”培訓,講授在求學、考試、官司糾紛、招工、提幹、股票投資、家庭婚姻、治病等多個方面的“神奇”作用,收取高額培訓費、複訓費用,並以返利爲誘惑“鏈條式”發展下線參加培訓活動,兜售風水産品。案發時,“奇門遁甲”已形成3個層級,發展下線多達80余人,實際獲利總額高達240余萬元。

【法院審理查明】

陳某等六人無視國家法律,以推銷具有封建迷信色彩的“奇門遁甲”風水産品爲名,通過微信等互聯網渠道宣傳,要求參加者以繳納費用或者購買商品、服務等方式獲得加入資格,並按照一定順序層級,直接或者間接以發展人員數量作爲計酬和返利依據,引誘參加者繼續發展他人參與,騙斂財物,非法牟利,擾亂經濟社會秩序。

【法律適用】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條之一,第二十五條、第二十七條、第六十四條、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二條、第七十三條第二款、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辦理組織領導傳銷活動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意見》第一條、第二條之規定。

【警方提醒】

“精神控制”有害培訓,是指一些不法培訓教育機構、信息咨詢公司打著“心靈培訓”“領導力培訓”“靈修”等旗號,采取心理暗示、催眠洗腦的方式對學員進行精神控制的行爲。“精神控制”有害培訓不僅聚斂巨額錢財,而且危害群衆身心健康和社會秩序,一經發現需及時舉報。

【法律延伸】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第二百二十四條之一 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

組織、領導以推銷商品、提供服務等經營活動爲名,要求參加者以繳納費用或者購買商品、服務等方式獲得加入資格,並按照一定順序組成層級,直接或者間接以發展人員的數量作爲計酬或者返利依據,引誘、脅迫參加者繼續發展他人參加,騙取財物,擾亂經濟社會秩序的傳銷活動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第二十五條 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第二十七條 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輔助作用的,是從犯。對于從犯,應當從輕、減輕處罰或者免除處罰。

第六十四條 犯罪物品的處理

犯罪分子違法所得的一切財物,應當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對被害人的合法財産,應當及時返還;違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財物,應當予以沒收。沒收的財物和罰金,一律上繳國庫,不得挪用和自行處理。

第六十七條第一款 犯罪嫌疑人雖不具有前兩款規定的自首情節,但是如實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從輕處罰;因其如實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別嚴重後果發生的,可以減輕處罰。

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犯罪嫌疑人雖不具有前兩款規定的自首情節,但是如實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從輕處罰;因其如實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別嚴重後果發生的,可以減輕處罰。

第七十二條對于被判處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時符合下列條件的,可以宣告緩刑,對其中不滿十八周歲的人、懷孕的婦女和已滿七十五周歲的人,應當宣告緩刑:(一)犯罪情節較輕;(二)有悔罪表現;(三)沒有再犯罪的危險;(四)宣告緩刑對所居住社區沒有重大不良影響。宣告緩刑,可以根據犯罪情況,同時禁止犯罪分子在緩刑考驗期限內從事特定活動,進入特定區域、場所,接觸特定的人。被宣告緩刑的犯罪分子,如果被判處附加刑,附加刑仍須執行。

第七十三條第二、三款規定有期徒刑的緩刑考驗期限爲原判刑期以上五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一年。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檢察院 公安部關于辦理組織領導傳銷活動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意見》

第一條 關于傳銷組織層級及人數的認定問題

以推銷商品、提供服務等經營活動爲名,要求參加者以繳納費用或者購買商品、服務等方式獲得加入資格,並按照一定順序組成層級,直接或者間接以發展人員的數量作爲計酬或者返利依據,引誘、脅迫參加者繼續發展他人參加,騙取財物,擾亂經濟社會秩序的傳銷組織,其組織內部參與傳銷活動人員在三十人以上且層級在三級以上的,應當對組織者、領導者追究刑事責任。

組織、領導多個傳銷組織,單個或者多個組織中的層級已達三級以上的,可將在各個組織中發展的人數合並計算。

組織者、領導者形式上脫離原傳銷組織後,繼續從原傳銷組織獲取報酬或者返利的,原傳銷組織在其脫離後發展人員的層級數和人數,應當計算爲其發展的層級數和人數。

辦理組織、領導傳銷活動刑事案件中,確因客觀條件的限制無法逐一收集參與傳銷活動人員的言辭證據的,可以結合依法收集並查證屬實的繳納、支付費用及計酬、返利記錄,視聽資料,傳銷人員關系圖,銀行賬戶交易記錄,互聯網電子數據,鑒定意見等證據,綜合認定參與傳銷的人數、層級數等犯罪事實。

第二條 關于傳銷活動有關人員的認定和處理問題

下列人員可以認定爲傳銷活動的組織者、領導者:

(一)在傳銷活動中起發起、策劃、操縱作用的人員;

(二)在傳銷活動中承擔管理、協調等職責的人員;

(三)在傳銷活動中承擔宣傳、培訓等職責的人員;

(四)曾因組織、領導傳銷活動受過刑事處罰,或者一年以內因組織、領導傳銷活動受過行政處罰,又直接或者間接發展參與傳銷活動人員在十五人以上且層級在三級以上的人員;

(五)其他對傳銷活動的實施、傳銷組織的建立、擴大等起關鍵作用的人員。

以單位名義實施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犯罪的,對于受單位指派,僅從事勞務性工作的人員,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責任。

 

發布時間:2022/5/11 9:35:00,來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話說

book 焦點報道
首页    68    67    66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