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神州》解說詞 第一集 尋根

遠志明

 

《神州》總編導遠志明牧師

從炎黃算起,中華民族已有五千年曆史。

五千年來,中國人一直把自己居住的這塊土地,稱作神州,意思是:上帝的土地。

大約兩千五百年前,她恰好度過了一半歲月,突然發生了一場翻天覆地、空前絕後的大變革。

這場持續了五百多年的大變革過後,神州就再也不是原來那個神州了。

巨大、漫長而痛苦的蛻變,催生了一群出類拔萃的人物:老子、孔子、墨子、莊子、孟子、韓非子等等。

這一代璀燦的文化巨星們,雖然各樹一幟,爭鳴不已,卻發出同一聲歎息:大道隱沒了。

倍受後人尊敬的孔夫子,歎息之聲也倍加淒涼和沈重。他說:大道之行的日子,我雖然沒趕上,可古書裏有記載。那時候天下爲公,講信修睦,如今大道既隱,各私其私。

垂暮之年的孔子幾乎絕望地說:鳳凰不再飛來,我也夢不見周公了;天下無道已很久,我行道的希望也破滅了。

當後人們一直把春秋戰國視爲文化大搖籃,將諸子百家視爲文化締造者的時候,諸子們這一聲痛苦的歎息,意味著什麽呢?

當我們一直像珍藏傳家寶一樣,自豪地珍藏著諸子留下的遺産,視之爲中華道統的時候,諸子卻齊聲哀歎大道早已隱沒了,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呢?

大道隱沒了!這一聲千古歎息,飄過了兩千五百個春秋,回蕩在人欲橫流、利令智昏的今天,彷佛愈加深沈,愈加神秘,愈加令人思前想後、惴惴不安了。

曆史在這裏沈思。

那隱沒了的大道,究竟是甚麽?她有甚麽魅力,竟然叫老成持重的夫子們,一個個魂牽夢繞、遺恨終生?難道諸子們留給我們的,竟不如那失落了的更寶貴嗎?難道我們驕傲地持守了兩千五百年的文化遺産,並不是中華民族最美善、最地道、最古老悠久的那一份?

曆史在這裏沈思不已。

(字幕:尋根)

中國,這塊稱作神州的土地,離開神已經很久了。

人類學家說,各民族早期是用口頭語言一代又一代傳遞著自己的故事,直到有一天文字誕生了,那些遙遠朦胧的故事最先被記錄下來,成爲各民族最原始也最神秘的古經。

中國最早的古經《尚書》和《詩經》記載著:中國人來自上帝。

一九六八年遺傳學家發現,全人類來自同一個祖先。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八日新華社電訊,基因科學研究證實,中國人不是北京猿人的進化,而是人類單一起源的後裔。

希伯來《聖經》上說,上帝初造了一個男人,統管地上萬物,女人是他骨中的骨、肉中的肉。這一對人類始祖,阿拉伯人和印度人傳爲“阿耽”和“好娃”,中國祖先傳爲“安登”和“女娲”,希伯來《聖經》原文叫“adam”和“howwah”。

兩千多年前,詩人屈原在《天問》中問道:是誰叫安登做了統領大帝?女娲的身體是怎麽造出來的?

猶太人移居的河南開封,有個“一賜樂業”即以色列教碑,上面也刻著“阿耽”和“女娲”的名字,說阿耽就是“盤古”,是“阿無羅漢”即亞伯拉漢的祖先。

不僅如此,《聖經》創世記前十一章關于人類早期共同史的記述,在中國古經中幾乎都可以找到印證。

《聖經》說:太初有道,道就是上帝,在空虛渾沌中創造了天地萬物。

《老子》說:道,從無中生有,乃天地之始,萬物之母。

《聖經》說:第七日,上帝造物的工完畢,就安息了。《周易》也神秘地說:七日來複,天行也。

《聖經》說:伊甸園裏有四條河,流出珍珠瑪瑙。《淮南子》上說:天下有四水,凡此四水者,帝之神泉,以和百藥,以潤萬物。

《聖經》說:伊甸園中有生命樹和智慧樹。《山海經》上說:當初有不死樹和聖樹,聖樹又叫睿木,“食之令人聖智也”。

《聖經》說:人類始祖貪吃了智慧樹上的果子,被上帝趕出伊甸園,並有基路伯和火焰之劍,阻斷了人神通路。《尚書》和《國語》上說:人犯了罪,上帝命令重黎堵絕天路,上下不相來往。

《聖經》說:後來地上充滿罪惡,上帝用大洪水沖刷了大地。《淮南子》《路史》《國語》上都說:共工爲始作亂,震滔洪水,禍害天下,天柱折,地維絕,水潦塵埃歸。

《聖經》說:大洪水過後,上帝用彩虹與挪亞立約,再也不發這麽大的洪水了。中國古人依稀傳說,是女娲熔煉五色彩石補上了裂開的天穹;不難想像,那正是一道橫跨藍天的絢麗彩虹。

《聖經》說:挪亞的兒孫們來到東方一個叫示拿的地方,驕傲起來,被上帝變亂了口音,分散到各地。這一次大分散,地質考古學稱爲“地球板塊大漂移”。屈原在《天問》中問道:洪荒之後,大地爲什麽分成了九州呢?大概從那個時候起,虔誠的中國祖先們就把自己居住的這塊土地稱作神州。漢字、埃及和閃族等最古老的語言文字,都在這個時候萌生了。

北京電視台用四年時間拍攝的《樓蘭》一片,真實見證了這一奇妙史實。

(電視片《樓蘭》片段)這就是《聖經》上所說“各隨各的方言,宗族立國”的年代。從此,亞伯拉漢開始了以色列人史,炎帝和黃帝開始了中華民族史。

噢,仿佛有一根玄秘的絲帶維系著兩個古老民族的原始靈魂,仿佛有一陣無形的靈風將這一段天人相交的奇妙故事吹遍了約但河與黃河。千古流雲的傳說喲,誰敢說你是空穴來風?說敢說你是偶然巧合?

遠古傳說和先祖記憶,也永久地鑄入了這一個又一個神奇符號甲骨文中。據說黃帝的史官蒼颉,按象形、指事和會意的方式造了漢字,一個字就像一幅畫、一件事或一個寓言。譬如這些帶示補的字,字義都離不開當時祭拜皇天上帝的祭壇。還有一些字,專門解釋漢字起源的《六書》難以歸類,根據上古神聖故事就能夠應刃而解。

當初伊甸園中有生命樹和知識樹,夏娃受蛇的誘騙,見知識樹上的果子好看好吃又給人智慧,一時貪婪心起,就摘下來吃了。祖先們顯然記得這故事,用“二木之下一女擇果”這幅圖畫作貪婪的“婪”字,用的多麽傳神,多麽絕妙!

“禁”字也相仿。當初上帝向亞當示明:知識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你吃的日子必定死,所以那果子又叫“禁果”。

中國祖先們也一定聽說過大洪水的故事,當時上祖挪亞遵從上帝啓示造了一個巨大的方舟,領著妻子、三個兒子和兒媳一家八口並大批動物住進去,使人類生命得以存活繁衍。舟之大,當然莫過于方舟了,于是造字者就用“舟加八口”造了表示大舟的船字,真可謂

傳神之筆!

大洪水之後,挪亞及其子孫們用羔羊獻祭,後來耶稣也被稱爲上帝的羔羊,使一切信他的人可以稱義。中國祖先以“我獻羔羊,羔羊蓋我”爲義字,竟維妙維肖地將整本《聖經》的精意見證了出來。

這些深藏著遠古傳說和神聖意義的漢字,全都是象形,也全都是指事和會意。

這一類非得在天光下不能破讀的漢字還有不少。難怪民間傳說,蒼颉造字泄露了天機奧妙,天上降栗,夜裏鬼哭。

毫不奇怪,如果人類來自同一個祖先,同是挪亞散開的子孫,那麽,像中國這樣一個古老悠久的民族,在她的遠古傳說和文明因子中攜帶著一部分神聖記憶,就毫不奇怪。

相傳,炎帝和黃帝都是少典的後代,少典是安登女娲的後代,安登女娲是上帝造的。

黃帝滅掉了吃人的蚩尤以後,取代炎帝治理神州。他一生披荊斬棘,開山通路,每到一處便建築祭壇,敬拜上帝,叫作“封禅”。據孔子說,黃帝曾著《三墳》一書,專說上天大道,可惜後人失傳了。

黃帝的第五代就是堯了。《史記》記載,堯有通神之智、高天之愛,凡事敬畏上帝。孔子曾贊歎:“偉大崇高的堯啊!獨尊上天爲大,一心效法天道!寬廣坦蕩啊,人們無法形容!”

堯不將君位傳給兒子卻傳給舜,舜也不將君位傳給兒子卻傳給禹,禹帝不將君位傳給兒子卻傳給伯夷,這一段佳話史稱“禅讓”。

生活在黨同伐異、明爭暗鬥的後世之人,對此百思不得其解。有人說那是愚腐,有人說那叫德行,有人乾脆說那是一場虛構。讓我們直接根據《尚書》和《史記》,看看禅讓到底是怎麽回事。(學者梁燕城)禅讓的基礎是從這裏來,就是統治者他不是獨(和)裁,他有理性,有道德,願意把權力讓給下面的人。但是爲什麽他願意這樣呢?就是統治者後面有一種很大的謙卑,謙卑就是說他知道有超越的上帝。堯帝非常相信上帝,本來傳位要傳給兒子丹朱的,他覺得丹朱是比較狂莽的人,他看到舜是很好的人,所以他就確定把帝位傳給舜。堯相信上帝,不但從書經裏可以看到,連孔子講的話裏也可以看到。堯是「唯天唯大」的,他是以天爲最大,以超越的上帝爲最大。「唯堯則之」,他是根據上帝的原則辦事的。堯信上帝,他就把帝位讓給舜。舜也信上帝,他也把皇位讓給禹。大禹說:「舜你是非常信上帝、等待上帝旨意的一個人。由于你等待上帝旨意,上天就總是賜下幸福給你。」舜聽到大禹講這樣的話,就說:「啊!你看,神州列祖的神就降下來了,鳳凰也來了,百獸也起舞了。」他又說「奉天之命治理萬民,唯有順應唯有敬虔,要敬虔啊直到永遠。」他就以對上帝敬虔的心讓位給大禹。

事情再明顯不過了:禅讓的真正原因,是祖先們敬畏上天。古經《左傳》上說:“所謂道,忠于民信于神也”;然而,如果不是“信于神”,甚麽力量能夠保證孤寡不善、權傾天下的人間帝王“忠于民”呢?難怪當萬章問孟子,有沒有堯將天下讓給舜這件事,孟子回答說,沒有這件事,堯沒有權利將天下給舜,是上天將天下給舜的。

這就是孔子所謂“大道之行、天下爲公”的敬虔時代,這就是信于神、畏于天、順于道、敬拜上帝的古老神州。盡管人間的罪孽從未中斷過,盡管出現了荒淫暴虐的夏桀與商纣,祖先們卻未失去一個堅定的信仰,這就是:皇天公義蕩蕩,上帝明察昭昭,罪惡必遭懲罰。這個信仰,不就是揚善棄惡的力量,不就是天下大同的基石,不就是孔子的夢嗎?

噢,中國人,你這以孝爲本的後裔,你知道你的祖先曾以赤誠之心恭敬地孝順昊天上帝,你知道嗎?你千裏迢迢來到這裏祭拜黃帝,卻不祭拜黃帝所祭拜的上帝,豈不差矣!豈不悲乎!

商朝成湯率衆討伐夏桀,說:不是我這小子敢舉兵作亂,我實在是畏懼上帝的怒氣,不敢違抗他的旨意啊!

周朝武王發兵討伐商纣之前,曾兩次祈禱上帝,一舉成功進入都城時,百姓們夾道歡迎,武王只傳下一句話:上天賜福你們!

孔子仰慕至極的周公,輔佐年幼的成王,不厭其煩地叮咛:嗚呼!敬哉!上天不可欺瞞,君臣不得放肆。嗚呼!跪拜磕頭了,大夫們!

在“禮儀之邦”中國,最大的禮是祭祀。

□祭,由天子主持,始于黃帝,止于這裏。(北京天壇)

郊祭,在邊疆郊野建築祭壇,天子親臨獻祭,務必見血,以事上帝。

煙祭則是火燒犧牲,煙味上達,蒙神悅納。

孔子說:禮,乃先王承受上天大道,治理世人性情,失之者死,得之者生。

有一次,子貢想撤掉祭壇上的羊,孔子說:你喜愛祭祀之羊,我喜愛祭祀之禮。其實上帝所喜愛的,既不是羊,也不是禮,乃是獻祭者一顆虔誠的心靈。這樣一顆心靈,自然比千萬種誡律和苦行更能生發出聖潔美善,且伴隨著無以名狀的輕松、自(和)由和甯靜。

一部《詩經》,呼喊昊天上帝之名達四百二十一次之多。孔子贊歎說: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

噢思無邪,美妙無價的思無邪!一顆敬虔仰望上帝的心,不正是“思無邪”的最好注解嗎?

(學者柏楊)恐怕沒有一個人說起來沒有宗教的感情,可以完全自信地認爲他可以脫離在整個大自然之外。人們不過把他叫作上帝也好,叫作昊天也好,叫作青天也好,那只是說法的不同,內容都是一樣。「恸呼父母,窮極呼天。」天啊!就是如此啊。他覺得他自己力量之小,當一切絕望的時候,他希望有個公道,希望有個公理。那個就是天嘛!那個就是我們所想的天嘛!

從炎黃起,經堯舜禹到夏商周,凡兩千五百年間,敬虔是神州大地上的主旋律。祖先們確信,他們與昊天上帝之間有天經地義的血緣關系。“凡人皆天之子”,“天生□民,有物有則”。上帝是炎黃的上帝,是堯舜禹的上帝,是文武周公的上帝。在清純古樸的眼睛裏,上帝並不遙遠。盈盈萬物,生生不息,無一不是上帝的奇妙作爲,無一不飽含著上天的深情厚愛。

五百多年春秋戰國一來,神州全變了。不再有祈禱和歌聲,不再有清純和古樸,到處是肆無忌憚、腥風血雨,到處是唇槍舌劍、詭詐如雲。

墨子說,天下大亂的病根,是世人都不相信上天了!古人敬畏上天,唯恐後代疏忽怠慢,就寫于竹帛,刻于金石,千叮咛萬囑咐,沒想到後代竟以亵渎上天爲樂事。

楚國的狂人在孔子面前大喊:鳳凰啊鳳凰,你看見了嗎?道德已何等衰敗!孔子哀歎:鳳凰再也不會飛來了,鳳凰來儀的時代一去不複返了。

真的是這樣嗎?二十一世紀的中國,不是又要騰飛了嗎?可有誰知道,那即將在地球的東方騰飛起來的,是一條凶煞的巨龍呢,還是一只吉祥的鳳凰?

今天,神州大地上雖然沒有春秋風雲、魏晉硝煙,然而先祖道統早已無影無蹤,敬虔信仰早已蕩然無存。在人心依舊無道、天下依舊寡信的光景下,有誰能保證兩千五百年翻來複去、你死我活的周期性大痙攣,這一個世紀不會依舊臨到神州呢?

噢神州,你要想不再七零八落地顛蕩,不再撕心裂膽地嚎哭,就必須歸回你那深遂渾厚的生命本根。你生命的本根並不在春秋戰國,至少還要再向前追溯兩千五百年。那裏有諸子的夢想,有祖先的微笑,有你永遠無法逃避的血脈源頭。那裏也有鳳凰悅耳的鳴叫,從天上飄下來,一直飄到今天,只是你一直聽不見!

(主題歌聲起)

母親啊

不要再哭泣

母親啊

不要再哭泣

你已經太憔瘁

太憔瘁

多少逆子吞殺

多少浪子沈醉

多少赤子頭落地

多少遊子不思歸

爲什麽

爲什麽久久沒有父親的消息

噢神州我的母親

神州我的母親

你聽你聽

這是父親的呼喚

你聽你聽

這是父親的呼喚

那寰古的深情

 

發布時間:2011/5/12 7:47:00

我有話說
相關評論:

2.[遊客]支持遠志明牧師!(提交时间:2015/10/7 4:47:40)

1.[遊客]http://club.vodone.com/html/90/91067790-133665.html(提交时间:2011/5/12 7:49:10)


book 基督教
首页    4    3    2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