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李正名(1931-2021)

 

中國共産黨優秀黨員,著名教育家、化學家、農藥學家,中國工程院院士、南開大學教授。

主要從事元素有機化學、天然生物調控物質、有機雜環化學與有機立體化學、農藥化學基礎理論、新農藥創制與開發研究。發明了兩個具有自主知識産權的超高效除草劑——單嘧磺隆和單嘧磺酯,得到廣泛應用。

李正名出生于上海,在上海、蘇州完成小學和中學。1948年高中畢業後考取了美國私立大學聯合獎學金。1949年赴美求學,就讀于位于南卡州的Erskine大學化學專業。1953年大學畢業後,李正名放棄美國優越學習與生活條件,回到祖國投身新中國的建設,隨第一批中國留學生集體坐船,輾轉香港才回到了祖國的懷抱。1953年8月,李正名經教育部分配到南開大學工作,擔任楊石先教授科研助手,隨後跟隨楊石先教授攻讀研究生,1956年研究生畢業于南開大學化學系,先後任講師、副教授、教授,其間1980年-1982年在美國聯邦政府國家農業研究中心做訪問學者。曾先後擔任南開大學元素有機化學研究所所長、元素有機化學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農藥國家工程研究中心(天津)主任等職務。1983年11月,李正名加入中國共産黨。1995年當選中國工程院院士。

李正名(右)在楊石先的帶領下開展科研工作

李正名作爲國內綠色農藥的主要倡導者,在2002年9月第188次北京香山科學會議上,首次提出“綠色農藥創制”的指導思想。他先後主持了國家“六五”到“十三五”各類農藥重點攻關項目、國家重點基礎研究發展計劃(973計劃)項目、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重點項目等。李正名團隊自主研發創制的單嘧磺隆,是我國第一個具有自主知識産權的綠色超高效除草劑,填補了我國長期以來自主創制除草劑的技術空白,打破了發達國家在創制新除草劑領域在我國的長期壟斷,使中國成爲繼美國等發達國家之後,世界上少數幾個具有獨立創制除草劑能力的國家。

李正名爲學生們講課

李正名投身教育事業六十余載,一直致力于紮根祖國,響應國家需求,長期投身于農藥創制基礎研究,爲我國有機化學和農藥化學的科研和教育事業做出了卓越貢獻。爲國家指導培養了180多名研究生,在國內外重要學術期刊發表論文600余篇,出版著作8本。先後榮獲全國科學大會獎(1978)、國家自然科學二等獎(1987)、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1993)、國家技術發明二等獎(2007)、化工部科技進步一等獎(1991),教育部科技進步二等獎(1993,1998)、天津市技術發明一等獎(2005)、天津市科技重大成就獎(2014)、天津市優秀共産黨員(2016年)、中國化工學會農藥專業委員會終身成就獎(2016年)等70多項獎勵和榮譽稱號。

“我要回到自己的祖國”

李正名1931年1月出生于上海的一個知識分子家庭。祖父李維格曾任我國近代時務學堂西文總教習,南洋公學提調,後任漢冶萍公司總經理,解決了當時煉鋼工藝的關鍵技術,被譽爲我國近代科技教育事業和冶金科技事業的奠基人和開拓者之一。伯父李複幾獲得德國波恩大學的物理學博士學位,是我國第一位出國學習物理學並最早獲得博士學位的留學生。伯父李中庸獲德國柏林大學的醫學博士學位後回國行醫。李正名的父親李中道在美國密歇根大學獲得法學博士學位,母親則是伊利諾伊大學文學碩士,他們回國後分別在東吳大學和複旦大學任教。幼年李正名耳濡目染先輩們學成歸國、報效國家的事迹,爲多年後自己的人生選擇樹立了榜樣。

李正名在上海和蘇州先後完成了小學和中學學業,于1948年考取了美國私立大學聯合獎學金,就讀于美國埃斯金大學(Erskine College),選擇了自己一直很感興趣的化學專業。由于從小培養起來的獨立生活能力以及良好的英語基礎,李正名很快就適應了國外的學習生活。他在學業上刻苦努力,各科成績都非常優秀。尤其是他在有機化學課程上表現突出,該校化學系主任斯隆(E. A.Sloan)教授對之非常滿意,遂把實驗課的一些管理工作交給了李正名。這對一名學生來說是莫大的榮譽。每逢實驗課,同學們在實驗過程中遇到問題就直接向李正名請教。李正名總是忙個不停,樂在其中。

1951年,時值抗美援朝戰爭,美國麥卡錫主義盛行,掀起反華、反新中國浪潮。李正名因爲對之表示不滿而遭到一些右傾學生的排斥,嚴重影響到了正常的學習、生活。在一次談話中,李正名對身邊一些激進反華言談忍無可忍,義正辭嚴地與他們辯論,引起了雙方之間的激烈沖突。他開始考慮是否要中斷學習提前回國。斯隆教授告訴他畢業後將推薦他去攻讀南卡州立大學研究生並享受全額獎學金,一些親友也勸他完成博士學位後再回國。但是,李正名去意已決。

當時美國國會通過了一個議案,內容大致是可以讓中國留學生申請做難民,政府負責生活費。李正名堅決抵觸這一決議,他認爲自己是中國人,要有中國人的志氣。多年後回憶這段往事,他不無感慨地說:“我們這代人多數都懷著科學救國的理想。到美國去學習先進的科學技術,想的就是學成後報效祖國,我父母也一直教育我要拿到學位後回國作貢獻。我身邊有很多老一輩科學家朋友,都生在那個年代,有著同樣的理想,個個都很有才華,最後都選擇回到自己的祖國。如果當時沒有朝鮮戰爭,沒有歧視,沒有排斥,我還有可能在那裏繼續讀到博士,但最終一定會回到我的祖國。”

1951年,美國移民局頒布了禁止中國留學生出境的命令,李正名回國的簽證遇到了棘手問題。爲此,他輾轉周旋,費盡心力。直到埃斯金大學校長R. C. Grier博士給南卡羅來納州的參議員寫了一封信,信中堅決不同意美國移民局對李正名的禁令。這封信對李正名回國起了很大的作用。1952年底,他終獲批准回國。轉年,恰逢修滿學分獲得化學學士學位,並榮獲學校E.L.Reid化學獎。李正名作爲第一批乘船歸國留學生中的一員,回到了新中國的懷抱。

新學科 新任務

1953年8月,李正名到教育部報到。征求工作去向時,他提出的要求是繼續有機化學學習與研究。後來被告知去南開大學。原南開大學校長楊石先先生親切地接見了這位年輕人,並安排爲他的科研助手。不久以後,國內開始試行高校研究生教育制度,李正名成爲當時楊老的唯一一名研究生。李正名想盡辦法克服文獻資料及實驗設備短缺的困難,參與開展植物生長調節劑研究。1956年,獲得南開大學第001號研究生畢業證書。

那個時期,中國科技事業仍處于百廢待興的局面,科研工作者個人的研究方向、專業選擇是與組織安排、國家需要緊緊聯系在一起的。隨著南開大學化學系科研方向根據國家任務的調整,以及元素有機化學研究所建立後的學科發展規劃,李正名研究方向自原先的元素有機化學逐步轉向農藥研究方向。

我國是個農業大國,舊中國的農業生産是不用農藥的,因此農藥研究和生産技術完全是一個空白。新中國成立後,農民逐漸開始使用農藥,但那時農藥主要依靠進口,價格昂貴。楊石先很早就開始了對農藥化學方面的研究和探索。解放後他曾指出:一定要抓住有機磷的研究,這是農藥發展的方向。1956年,楊石先參與制定了新中國第一個發展科學技術的長遠規劃,並遵照周總理的指示開展農藥化學研究。他領導南開大學科研人員開展有機磷農藥研制工作,這其中包括他的科研助手李正名。

李正名基礎紮實,勤學肯幹,很快就嶄露頭角。1958年,楊石先委派李正名負責組織協調幾個年輕研究人員突擊完成新建天津農藥廠上馬有機磷殺蟲劑項目的合成工藝。這是我國第一個有機磷殺蟲劑“對硫磷”,因爲沒有太多相關資料,研究過程非常艱難。李正名他們幾個人爲了趕任務吃住在實驗室,一幹就是40多個日夜,愣是把關鍵技術難點攻了下來,提供生産單位采用。

1962年,高等學校第一個化學研究的專業機構——南開大學元素有機化學研究所建立。建所時設有七個研究室,李正名在第二研究室——有機磷研究室,開展有機磷殺蟲劑研制和有機磷化學反應研究。這是中國有機磷農藥研究的初創階段。試驗手段落後,他們就在實驗室裏挂起鳥籠作爲警示和監測,一旦小鳥發生異常就可以馬上采取措施。因爲對有機磷化學品的毒性認識不足,疏于防禦措施而發生了一些中毒症狀。經過實踐的磨煉,他們逐步掌握了合成有機磷化學的基本規律,能夠熟練地開展研究工作。李正名參與楊石先領導的研究課題中蘇科技合作項目“磷32、磷47新殺蟲劑”研制,並榮獲1978年全國科學大會獎。

做老百姓用得起的農藥

十年“文革”結束,中國迎來了科學和教育的春天。時任南開大學校長的楊石先先生抓緊時機,想方設法派遣南開大學多名教師出國進修深造。根據楊老的建議,1980年李正名到美國聯邦政府所屬農業研究中心進修,成爲新中國獲准派往美國政府科研單位做訪問學者的第一人。

兩年期間,李正名潛心學習先進的農藥技術,主要是開展昆蟲信息素研究。當時,該中心美國昆蟲學家S. W. T. Batra赴澳大利亞專程采集世界上僅存的25頭原始小蜂Hylaeus albonitens 。李正名接到任務後克服了重重困難,從小蜂細小上腭腺體中分離後,首次鑒定了其中有關11種超微量信息素的結構。此外,他還將亞洲玉米螟性外信息素的合成方法,從原始文獻中的五步反應用硼氫化反應縮短到兩步,出色完成了任務。

回國後,李正名集中精力開展了國內昆蟲信息素的研究工作。這既是開拓無公害控制害蟲新型研究方向,也是瞄准世界農藥研究前沿的實踐探索。他先後承擔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昆蟲信息素和擬信息素的人工合成及其結構和生理活性關系研究”,國家“七五”科技攻關項目“槐尺蠖、茶尺蠖性信息素的分離、鑒定及化學合成”。此外,還利用有機銅、有機锂、有機硼、有機砷等新型有機金屬試劑進行立體有機合成了擬棉蚜警戒素、印度谷螟性信息素等。在夜丁香花中鑒定出超微量物質27種,首次確定其中4種化合物具有明顯的驅避蚊蟲活性,並申請了中國發明專利。另外,爲了進一步拓展天然生物活性調控物質的研究,還從矮糠中鑒定出了芳樟醇、草蒿腦等32種化合物的超微組成,爲這一領域的超微量生物活性分子的探索研究貢獻了一份力量。

昆蟲信息素兼有生物和化學防治的優點,活性高、專一性強、無公害等,但是,價格昂貴、操作複雜。李正名深谙當時國內農民落後的植保方式和困難的生活狀態,面對研究前景與實際應用存在的不匹配,孰輕孰重,他選擇要結合國情開展研究方向。他堅持認爲,規劃科研方向時要強調研究結果對國民經濟潛在的應用價值,注意結合現實需求狀況,注意結合現實的中國實際情況,做老百姓用得起的高質低價的綠色農藥。

當時,化學除草具有效果好、成本低、能大幅度減輕勞動強度等優點,在發達國家早已大規模地使用。至1980年,世界除草劑已占農藥總銷售額的41%。我國除草劑還停留在使用率低、基本依靠進口的階段。李正名觀察到這一點後,把目光投向了這個有關民生的新領域——綠色超高效除草劑的創制研究,並爲之奮鬥了近30年。

從仿制到創制

多年來國際公認“農藥創制”風險高、投資大,周期長。國際上新農藥創制一直由美、日、德和瑞士等少數發達國家壟斷。長期以來我國農藥創制工作的基礎十分薄弱,缺少自己主打的創制産品。上世紀80年代初我國從國外進口了一種解決小麥白粉病的最新殺菌劑,由于西方技術壟斷,依靠高價進口不能保證國內農業生産的急需。1983年原國家化工部組織全國聯合攻關,李正名是此項目全國聯合攻關組負責人之一,經過四年多的努力,粉鏽甯新工藝的研制終于取得了成功。國內有一批企業利用此新工藝進行了生産,滿足了國內農業植保的急需。

在一次國際純粹與應用化學會(IUPAC)結束後,李正名受邀前往某個外國跨國公司訪問。席間,該公司總裁針對中國仿制他們的最新産品表示不滿,批評中國某些部門不能自己創制農藥,專門拷貝別人勞動成果。這刺耳的一席話令李正名終生難忘,下決心總有一天也要創制出自己的新農藥産品。

李正名把目光瞄向了磺酰脲類除草劑。杜邦公司在這方面成就突出,發明人Levitt博士因此獲得1991年美國化學學會授予的創造發明獎和1993年美國總統頒發的美國國家技術創新獎。李正名系統地研究了磺酰脲的相關文獻以後,認識到創制工作必須跳出國外大量專利所覆蓋的保護範圍。從1990年開始,他采用了與Levitt博士不同的設計策略,並根據大量的實驗數據和量化計算的結果,敏銳地發現Levitt博士在研究方法上存在一些曾被疏忽的漏洞,總結了新的磺酰脲構效關系三規則,這一規則完善和發展了國際上公認的磺酰脲關系理論。他和研究生們先後設計、合成了近1000個新型磺酰脲分子,從中篩選出並發明了兩個具有自主知識産權的創制除草劑單嘧磺隆和單嘧磺酯,組織了技術轉化後進行了産業化。正如國家“十五”科技攻關項目驗收評價:“具有自主知識産權的單嘧磺隆産業化的成功,標志著我國磺酰脲類除草劑已經進入理論指導下的創制。”

榮耀的背後是不懈的艱辛付出。大量的田間藥效試驗、毒性試驗和環境評價試驗,整個創制過程周期長、風險大。一家合作企業知道了創新産品要經過漫長的審查程序,時間跨度大,有一定的風險,單方面撤約,致使研究工作瀕臨絕境。一些課題參與者,看到前途未蔔,相繼離開,一度就剩李正名和另一位技術員兩個人。還有一位臨時工,離職後仿造單嘧磺隆藥品包裝,以假冒真,壓低價格,搶占市場。直到僞造藥品使用出現問題,一些用戶找來交涉,李正名才知道發明被假冒了。在開發中所遇到的種種困難,並沒有將他們的創制步伐停止下來。

經過8年的努力,上交了28項新藥對毒理環境生態的各種實驗資料,2007年單嘧磺隆通過了國家農業部新農藥正式登記的審批。這是我國第一個獲得新農藥正式登記的創制除草劑品種,填補了我國這方面長期的技術空白。2013年,單嘧磺酯經過了11年國家嚴格審查,通過了國家農業部新農藥正式登記的審批。回憶自己農藥創制的曆程,李正名說道:“這個創制過程拉得太長了,我想,也是依靠自己堅定的信念才能堅持到最後吧。”

每降重任必擔當

現代科學體制化的進程中,科學活動高度組織化,科學家不僅是科學活動的參與者,也是領導者與組織者。李正名曾經只想一心撲在科學工作或教育工作上,認爲行政工作會花費過多精力。但是,1982年結束美國農業研究中心訪問研究應召回國後,考驗擺在了他的面前。

面對是否接任組織上安排的元素有機化學研究所所長之職,楊石先曾嚴厲批評了李正名的顧慮。當年楊老年過八旬,在“文革”後被中央政府重新任命爲南開大學校長,仍全神貫注于學校發展的各項工作。李正名深深地爲楊老的身體力行所感動,也時刻告誡自己以楊老爲榜樣。他深感責任重大,于是欣然擔任。做行政工作是很辛苦的,當時還要管人事、分房、晉升之類等問題,其中因爲很多具體問題涉及當事人的利益,處理起來非常棘手,甚至要忍受很多委屈。別人的休息時間,像晚上、周末和節假日,對李正名來說是寶貴的科研工作機會。

1984年,在楊老的支持下,李正名與其他同志一道申報建設元素有機化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建設項目獲得批准後,李正名被任命爲第一任主任兼學術委員會主任。最初,經費有限,李正名想盡辦法積極開展各項工作。他多方申請協調,在學校北村獲批了幾個房間,外校來實驗室學習工作的科研人員獲得了較爲穩定的住所,並爲每人配備了一輛自行車,極大地方便了他們的學習與生活。在規範制度保障和良好協作氛圍下,國家重點實驗室促進了高層次的學術交流,聚集和培養了一批高層次科技人才。“國家重點實驗室”第一次全國總結表彰大會上,南開大學元素有機化學國家重點實驗室被評爲全國八個優秀國家重點實驗室之一,李正名被評爲先進個人獲金牛獎。

1995年,李正名當選中國工程院院士,成爲南開大學的首位工程院院士。此時,他正忙于籌建南開大學國家農藥工程研究中心,這是中國從事農藥基礎研究和研制開發具有自己知識産權新農藥品種的重要基地之一。2004年農藥國家工程中心順利通過了國家驗收。驗收評價中指出:“出色地完成了項目建設任務,形成了較強技術創新能力,取得了較好成果轉化經驗,在高校中建立國家級工程中心提供了一個機制上和體制上的範例。”

農藥自主創新是一個複雜的系統工程。李正名把基礎研究與國家需求、科學研究與技術創新、開發研究與産業化緊密結合,始終堅持不懈地創制開發我國自主知識産權的農藥産品。在國家自然科學獎、技術發明獎和科技進步獎三大獎項的曆史上,都留下過李正名的名字,這在科技界並不多見。2014年3月,天津市科學技術獎勵大會隆重召開,李正名被授予2013年度天津市科技重大成就獎。他把獲得的全部獎金50萬元人民幣捐贈給南開大學“楊石先獎學金”,鼓勵更多化學專業學子脫穎而出,實現恩師楊石先先生終身奮鬥的目標。

李正名的科學人生表達著對中國知識分子科技強國之夢的傳承,同時也記載著中國科學家增強自主創新能力,堅持不懈的創新實踐。科學無止境,李正名的科學生涯還在繼續。(作者李豔紅系軍事交通學院副教授)

延伸閱讀

李正名院士自述

人到老年階段回顧一下自己的一生,總結一些經驗,對余生或有所裨益:

1)我在青年留學生涯中由于國際局勢的驟變中斷了深造回國,衆人對此曾有不同的評論:有人認爲沒有讀完學位回來太感情用事了,在待遇方面吃虧了,不合算了,還遭到個別人的諷嘲等。我雖然沒能按原計劃讀完博士學位,但回國後我的專業知識能和祖國科教事業的建設緊密地結合起來,在崗位上作出一定的業績,看到所參加的科教事業的成果和培養人才的成長,感到自己的人生過得很有價值。如當時留在美國讀完學位後找一待遇好的工作是有可能的,那將是另一種人生軌迹了。但人不能僅滿足個人的物質利益,在精神上也應有所追求。爲了建設現代化的祖國,能和同志們一起團結奮鬥,共同分擔挫折的憂慮和分享成功的喜悅,並能得到家人的理解和支持,將青春年華的汗水撒在祖國的大地上是個人最大幸福。由于當時的曆史環境,我對選擇回國的抉擇無怨無悔。

2)楊老(楊石先)對青年的教育潛移默化。他提出的“繁榮經濟、發展學科”的指導思想現今看來也是很有生命力。他多次提出只有“高尚的思想能夠産生巨大的動力”給我很深的影響。我們爲了建設現代化的祖國,一定要在思想上嚴格要求自己,培養崇高的理想才能有堅強的事業心和持續的進取精神。我認爲將科研工作結合國家的需求與科技前沿方向是我們的努力方向。雖然做得還不夠好,但我堅信積極承擔國家任務,堅持開拓創新是我們的曆史使命。

3)家祖父李維格出身貧寒,在清末期間去英國半工半讀,後來在英、美、日等使館供職。回國後和維新派梁啓超一起創辦《時務報》與“時務學堂”(湖南大學前身)。後又按照晚清大臣盛宣懷、張之洞的要求,參與創辦南洋公學(交通大學前身)和漢冶萍鋼鐵公司,在後者工作時克服無數艱辛,解決了關鍵的技術難題,煉出了我國曆史上第一爐優質鋼,被稱爲我國鋼鐵技術的先驅(見朱光亞總編、陸達主編:《中國科學技術專家傳略——工程技術編冶金卷》,1-8頁)。我從小就欽佩家祖父的事迹,他在某種程度代表了當時的知識分子的進步意識,他看到了當時的中國貧窮落後,被列強隨意欺淩,曆經百年屈辱的現實,從小立志中國人一定要有志氣,爲民族的振興富強貢獻力量。他曾寫過“拯中原于塗炭,登億兆于康莊”的豪語壯言。在一生遇到困難時,我常想我們各種條件比100年前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的舊中國要強多了,爲什麽還要被這些困難所壓倒呢?實際上,曆史上很多先進知識分子的遠大理想和良好的願望也只有在新中國才能真正得到實現,怎能不珍惜今天中華民族崛起的大好時機呢?

(節選自2010年李正名院士八十華誕時所寫的“自述”,已收入《李正名院士八十華誕志慶集》)

曾任南開大學科協主席,曾任天津市科協副主席,傾注精力和心血數十載,爲科協事業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

 

發布時間:2022/2/22 14:28:00,來源:科学网 中国科协

我有話說

book 大家风采
首页    18    17    16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