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陳念念(1941-2021)

 

陳念念,1941年10月出生于上海市,原籍浙江省吳興縣。1964年畢業于清華大學工程物理系同位素分離專業。曆任核工業理化工程研究院科技處副處長、科技處處長、副院長、院長、科技委主任,中核集團專家委員會副主任等職。2005年當選爲中國工程院院士。

科研成就

陳念念大學本科畢業後一直從事核燃料循環專用設備的研制和相關工藝的研究。20世紀80年代初,陳念念主持設計建成了可模擬有關核工廠專用設備全面參數的實驗裝置,爲國家節約了大量核心元件的鑒定費用;20世紀80年代至90年代,他參加和主持了多次先進相關工藝的研究;20世紀90年代至21世紀初,他主持研制成功了中國第一代具有自主知識産權的先進專用設備。他還主編了《國外先進專用設備和相關工藝技術的發展》(內部書刊)。

1994年至2002年,陳念念在擔任核工業理化工程研究院院長期間,根據國家的急需,組織編寫了新型號專用設備的研制可行性報告,並很快獲得批准,被列爲國家重點科研攻關項目,他被任命爲總負責人,經過理化院和協作單位科研人員十年的共同努力,突破了多項關鍵技術,使各項技術指標完全達到設計要求,實現了技術上的重大突破,填補了多項中國國內空白。它的研制成功使中國核工業專用設備的研制實現了新的跨越,達到了國際先進水平,也標志著中國擁有了第一代具有自主知識産權的專用設備,不僅增強核工業的綜合實力,也增強國防力量和綜合國力[3]。

截至2005年,陳念念先後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3項(其中相關工藝研究2項,先進專用設備研制1項)和國防科學技術(或部級科技進步)一等獎3項[2]

陳念念:我做科研,很少有睡不著的時候

“做科研工作,我很少有睡不著覺的時候。是我心態好?或者是我不夠用功?”這是中國工程院院士陳念念,核工業功勳上榜者接受采訪時的開場白。

陳念念院士主持研制成功了我國第一代具有自主知識産權的先進專用設備。提起自己的科研成長之路,陳念念說得雲淡風輕,這份從容裏更多是一份舉重若輕:“做科研工作,首先要堅定信心。如果相信方向對,就堅持做下去,這是前提。做成與否,無非就是時間問題。”

5歲,因病得“福”

陳念念出生于一個革命家庭,父母都是地下工作者。母親爲他取名“念念”,是爲了紀念兩位爲創建新中國而犧牲的烈士親人。

“童年最快樂的事當然是玩耍。”陳念念出生在上海弄堂裏,小時候是十足的“孩子王”,身邊常常圍著一群聽他談天說地的孩子。他之所以有大量的談資,得益于他豐富的閱讀儲備。

5歲那年,陳念念得了一場大病,臥床休養了兩年。沒想到因禍得福,因爲哪兒也去不了,這兩年裏他讀了很多書,凡是能找到的,無論是名著改編的連環畫,還是少兒雜志、科普讀物,他都來者不拒,在科學、文學、藝術等領域都打開了眼界。

病好之後,陳念念去小學報到,本應按部就班地上一年級,但當時他的父母覺得一、二年級的知識對他來講已經太淺了,于是替他報考了插班生,結果插班考試一次通過,直接上了三年級。那時候陳念念還不到7歲。後來,他不到11歲就讀了初中。

“鑽鍋”混畢業,順利進清華

陳念念說,讀小學時的自己年紀小,又有些貪玩,父母忙于工作也沒有多加關注,所以小學、初中成績平平。但臨近初中畢業,他突然就“頓悟”了,于是自發地努力學習,花了幾個星期,“京劇術語裏叫‘鑽鍋’,也就是臨時抱佛腳吧。”陳念念畢業考成績一下子躍居班級前幾名,順利考上了上海的重點中學——位育中學。

上了高中的陳念念更加“開了挂”,三年六個學期,幾乎年年第一,高考時毫無懸念地考入了清華大學。

愛好廣博對科研大有裨益

“我的愛好很多,父母都挺支持,不擔心我影響學習。因爲確實也沒有耽誤學習呀!總之很自由。”陳念念的講述裏總有幾分調侃與幽默。

“這可能也是我的性格特點吧,愛玩、好奇心強、願意嘗試,對什麽都感興趣。”陳念念的興趣愛好非常廣泛,上學期間寫過小說、當過京劇票友。說是愛好,他其實差點走上專業道路。

尤其是京劇,得益于大舅的熏陶。陳念念的大舅是中國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大師梅蘭芳先生的傳人楊畹農,家裏常有來自各個行當的高水平票友聚會。陳念念從小耳濡目染,聽他們吹拉彈唱,對京劇産生了濃厚興趣。

按大舅的說法,陳念念在扮相、身材、嗓音上頗有天賦,建議他去學戲。陳念念的父母本有些動心,但考慮再三,還是希望他學理工科,上綜合性大學。

在陳念念看來,廣博的興趣愛好對他後續的科研工作也大有裨益,“知識面廣一點、思維發散一點,科研智慧和靈感有時就會更多一點。”

一直沒有放棄京劇愛好

在清華讀書的時候,陳念念參加了學校學生文工團的京劇隊。清華有傳統,除了學習上按院系劃分的自然班集體以外,文工團、體育代表隊等隊員們會在一段時間內集中住宿,形成第二集體。

陳念念說,自己很懷念“兩個集體”的生活。在文工團參加排練、演出等活動讓他提前感受到了對事業的責任感、對國家的榮譽感和集體主義精神。

工作後,陳念念不僅沒有放棄京劇愛好,還積極發揮自己的京劇特長,通過組織愛好者排戲、演出,交了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

“蔣校長,我做到了”

報考清華時,陳念念選擇了工程物理系,專業是同位素分離。“當時只是覺得這個專業很神秘,原子能、尖端科學,激起了我探索的欲望,沒想到就此與核工業結下了一生的緣分,連專業都沒有變過。”“我讀書時,時任清華校長蔣南翔正大力提倡要樹立‘爲祖國健康工作五十年’的目標,現在我可以自豪地說,蔣校長,我做到了。”

回憶起清華的學習時光,陳念念想起了工物系館外的紅磚牆,懷念著大禮堂前的綠茵場。但最讓他印象深刻的,是一門門上起來特別緊張的專業課。那時,工物系剛建系3年,同位素分離專業有一門非常重要的基礎課由教研室主任劉廣均親自講授。劉廣均是我國鈾同位素分離專業的創始人之一,1991年當選爲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也是核工業功勳榜上榜者。

劉廣均老師課上的追問

“上劉老師的課大概是我少數非常緊張的時候了。劉廣均教授講課特別注重物理概念,凡是概念沒弄清楚的同學,就算作業做出來了,在劉老師那裏也不算過關。”

陳念念接著說:“劉老師很擅長用提問的方式來互動。如果放在現在,同學們上劉老師的課估計不敢刷手機,因爲你不知道他什麽時候會問你:前面講過的那段,你理解了沒有?是怎樣理解的?就感覺這些問題追著你,讓你一點不敢走神。我被提問過幾次,個人感覺還算滿意,但有時只能答上來一部分,就是還沒能完全理解。”

如今回想起來,陳念念很感謝當時劉老師課上的追問。後來幾十年的科研工作都與這些專業課所講述的理論、技術有關,“概念掌握牢了,實踐才能更加熟練,思路才更加開闊。”

王承書老師說,“搞科研,要多做些個試驗”

陳念念從清華大學畢業後,來到核工業理化工程研究院工作。“我一個小年輕,剛來理化院工作就有幸得到了王承書先生等核工業前輩的指導。”

王承書是我國鈾同位素分離理論的奠基人,也是核工業功勳榜上榜者。她爲了祖國核事業發展需要,三次放棄自己熟悉並已頗有建樹的研究領域,開拓新的研究方向。

最讓陳念念念念不忘的,是具有精深理論研究能力的王承書常常對他念叨:“搞科研,要多做些個試驗。”幾十年過去了,陳念念依然忍不住模仿起王承書的京腔,仿佛一下子回到了那段和團隊齊心協力集智攻關的日子。

“試驗越多,工程才能越紮實”

陳念念想起王承書留給自己的財富:“我這一生做科研基本都是按照先生這路子走的:先弄明白理論,這樣工作才能避免盲目性,但不要追求把理論做完美了再試驗,要抓緊試驗。試驗不僅檢驗你的理論,更是爲工程做准備。我們的工作終究要爲工程應用服務,理論不可能一下子就變成一個大工程,試驗就是其中的橋梁。試驗越多,工程才能越紮實。”

核理化院的後輩們說,在陳念念的影響下,注重試驗的傳統如今已成爲了他們的一種科研文化。“剛來單位的時候,我經常去車間看實驗員做試驗,給工人師傅們遞扳手。”中核集團黨群工作部原主任羅長森是陳念念的老下屬和老同事。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正是陳念念帶領的團隊攻關第一代機器、實現重大關鍵技術從無到有的攻堅階段。理論模型一出來,課題的重心就會轉移到試驗上,參數如何設置更合理?材料該怎樣選擇?這都是通過一次次試驗才得到解答。從1998年開始,陳念念提出對第一代專用設備進行長期運行考核,這是具有前瞻性和大局觀的。

找到愛鑽研的人,多點撥一下

“我越琢磨越覺得,做科研和演京劇有相似的地方。”陳念念細細解釋道,“京劇是一門整體的藝術,排戲不怕遇到新手,重要的是找到真正感興趣、愛鑽研的人,多練練、點撥一下,往往能成。科研不也是這麽個事兒嗎?項目裏必須有科研骨幹,但同時離不開很多人配合協作。推著趕著是做不好的,必須激發出個人的主動性。”

陳念念對年輕後輩的培養也是如此,敢壓擔子、敢于放手,重在激發年輕人的主動性。“其實我這也是跟老一輩科學家、老領導學的。”陳念念笑著說。當年,錢臯韻院士就是這樣鍛煉他的,給年輕骨幹主持科研工作的機會,讓他放手去做,默默地關注,在必要時給予指導。

“我跟那些前輩,是萬萬並列不了的”

“念念院士了解大家工作進展的方式很特別,他常常抽空去大家夥的辦公室‘串門’,在聊天中問大家有沒有遇到什麽問題。而且他都能記下來,有哪些是我們經過摔打磨練就能鍛煉出來的,哪些是需要他來協調指導的。”熟悉陳念念的年輕後輩,喜歡叫他“念念院士”。核理化院的年會上,他也曾上台亮上一嗓子。那份淡定、從容與親和,是陳念念留給很多核理化院年輕人的印象。

“我看之前的核工業功勳人物系列報道,報道的都是鄧稼先這樣的前輩。現在說要采訪我,這我可是萬萬並列不了的。”采訪接近尾聲,陳念念跟記者提起當初答應接受采訪時的小糾結,笑著連連擺手,親切如鄰家長者。

 

發布時間:2022/3/16 16:43:00,來源:北京日报 百度百科

我有話說

book 大家风采
首页    18    17    16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