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2021年,李“主佛”的新“經文”究竟有多少“槽點”

霜 刃

 

人本網藝術鑒賞

所謂“主佛”者,邪教“法輪功”頭目、“宇宙主佛”李洪志也。既然僭稱“佛”,就得念經。2021年,李洪志共念得5篇“新經”:《大紀元新唐人媒體法會講法》(5月15日)、《致德國法會》(7月18日)、《關于自媒體◎師父批注》(8月20日)、《猛喝》(8月31日)、《醒醒》(11月18日)。這5篇“新經”共約6100字。比起他以前的“裹腳布經文”來說,篇幅不算長,卻暴露了“法輪功”內外交困的處境和“李氏法理”自相矛盾的窘態。可謂,打臉頻頻,槽點多多。

披露“法輪功”媒體普遭厭棄,不受世人待見

美國《福克斯新聞》2021年5月5日報道,“法輪功”邪教組織喉舌《大紀元時報》遭逐出美國國會記者團,記者采訪證被吊銷。

隨後,李洪志迅速告訴弟子:“我們看到的許多事情,在這個社會上表現出來的亂象,是因爲這個社會在隨著這個宇宙敗壞了的趨勢造成的。修煉人嘛,你們尤其做媒體的,得明白現在怎麽了、咋回事。所以你們有的時候表現出好的東西也會有人要攻擊,甚至于手段也都很不好。”“那麽在這個過程中表現上會怎麽樣呢?敗壞的下滑潮流、不道德的個人與社會行爲就是這樣的了……所以哪,就會有人罵你們。”

真是既無恥又可笑!明明是“法輪功”媒體撒謊播謠,引起世人的反感和厭棄,所以遭到“攻擊”和唾罵,李洪志卻胡說是這是“社會敗壞”造成的。在西方社會,有識之士早就看穿了“法輪功”媒體的邪惡本質和醜陋行徑,紛紛譴責它是虛假媒體,是制謠機器,呼籲對它進行抵制和懲罰,此次遭逐出美國國會記者團,記者采訪證被吊銷,就是例證。

面對普遭厭棄和譴責,李洪志的對策是什麽呢?是無可奈何,是怯戰逃避。請聽其原話:“作爲修煉人,作爲大法弟子辦的媒體怎麽做?我們沒有義務去扭轉這個社會的潮流,因爲這個宇宙就是敗壞了,隨它去了。”還真是的,“法輪功”媒體受攻遭罵,已然常態化。因爲邪不壓正,因爲做賊心虛,李洪志只能假裝“大度”,其實是自知自身邪惡,自知站不住辯不過罵不贏。李洪志對此采取了避讓躲閃的應對“良策”,一反“忍無可忍”的強硬,采取了“隨它去”的“慫人策略”,煞是可笑可悲。

承認形勢“不好把握”,擊碎“李氏牛皮”

李“主佛”念出了這樣的“苦惱經”:“我一直在講啊,我們在夾縫中救人,我們的路很窄”,“從現在的情況看這個社會現象,有些事情很難理解,有些事情也不好把握……”“師父也是,當初做這件事情開始也是想把全世界的人都救了。可是哪,畢竟這個世界就敗壞到這種成度了,救不了那麽多了,因爲人變異了,好壞、善惡不分了,人他自己不要了,大家也盡到了責任、做了該做的,就足矣了。”

聽聽這本“辛酸經”,又是“夾縫中”,又是“路很窄”,又是“很難理解”,又是“不好把握”,又是“救不了那麽多了”,少有的低調啊!堂堂“宇宙主佛”,帶領著一幫“大法弟子”修煉“圓滿”,咋一點自信沒有呢?說什麽“不好把握”!曾幾何時,“主佛”可是在弟子面前吹過牛皮的:“師父看著你、幫助你,把握著這一切。不止這些,最根本上我把握著一切,包括從無到有……從微觀到洪觀的一切,都在控制之中……宇宙的形式、世間的形勢,從高到低所有的一切,想出現什麽狀態就什麽狀態、想做什麽就做什麽。”(《大法弟子必須學法》,2011年7月16日)按此說法,當今“世間的形勢”全在李洪志的掌控之中,想讓它出現什麽狀態,就會出現什麽狀態。可爲什麽10年之後,李“主佛”卻覺得“有些事情不好把握”,控制不了呢?莫非李“大師”的神功退化了,莫非李“主佛”暗示自己以前的“狠話”“大話”全是騙人的?說好的“信師信法”呢?師父如此大踏步後退,“法”如此前後矛盾,讓弟子如何信得?

早在20年前,李洪志在其《法正人間預》(2001年12月9日)中給弟子注射興奮劑,就曾高調宣布“大法全盛”時代的到來。現如今,不但“全盛”之景未見,反倒成了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這讓吹牛成瘾的李“主佛”情何以堪?

自曝邪教家醜內亂,“資深弟子”失控

“法輪功”這個邪教組織,向來就是藏汙納垢之地,但其中不乏狡黠鑽營之輩。對于後者,“法輪功”上層屢屢討伐,可卻越討越多。2021年的所謂“新經”,就有自曝邪教“家醜內亂”的篇章。先是8月20日和21日推出了《關于自媒體》並配套了《師父批注》,8月31日和11月18日又先後抛出了李洪志新經文《猛喝》和《醒醒》。這兩篇“新經”主旨在于整治內亂,討伐叛逆者,可謂是重拳出擊,言辭激烈。

總的看來,此次討伐令,劍指部分早期忠實的“法輪功”信徒,稱他們對“大法”“搞破壞”,稱“有一些人把大法修煉中出現的矛盾在社會網站公開講,嚴重違背了大法弟子的曆史使命,亵渎了大法弟子用生命與神簽下誓約的嚴肅性與神聖,破壞著世人得救的希望”。破壞“大法”,這得是多大的罪名啊!

《猛喝》中有比較具體的“罪行列舉”,稱部分人“在國內沒能做好”,“來到國外還在起不好的作用。”“在大陸就沒做好,出來後還是一樣,從不在法上兌現自己,卻辦起了自媒體……”事實是,部分“資深弟子”對李洪志及其“法輪功”上層知根知底,多有不滿,于是通過自媒體把“法輪功”內部見不得光的矛盾和肮髒龌龊的內幕公之于衆,一方面動了某些人的“奶酪”,另一方面搖撼了“師尊”的權威。放不下名利的李“主佛”企圖用殘余的淫威堵住“知道太多”的弟子的嘴,以掩蓋醜惡與罪行,但按住葫蘆浮起了瓢,手忙腳亂,急火攻心。事實上,李洪志對知其根底的舊弟子早就失控,所謂的“猛喝”不過是“稻草人唬麻雀”,作用不大。

在《猛喝》發表後約兩個半月,李洪志又在《醒醒》中指責有人“不做好大法弟子的事,不做救人的事”,有人“心重、長期幹擾學員修煉環境”,還有“僞裝成學員的、給學員造成嚴重幹擾的……越陷越深,誰說也聽不進”。他還不點名地提到一個“從新加坡流竄到日本的那個女人”,“表現的很精進、僞裝的很柔弱,很能迷惑人”,她公開挑逗男學員,俘獲了不少擁趸,即使李洪志批評了她,還是有很多人把“師父”的話當耳旁風,跟著她走。由此可見,李洪志在“法輪功”弟子中的威信可見一斑。

此外,李“主佛”在炮制“病業說”“另外空間說”等歪理邪說方面“出類拔萃”,可在他那兒,“新理戳舊理”“新謊破舊謊”早就常態化了。比如,他先是承諾弟子每個人都可以單獨“圓滿”,“圓滿一個,(由他)接送一個”,後來改口了,說必須參與“救人”後,才能“集體圓滿”。他先是強調,“大法弟子”的“圓滿”必須是白日飛升,讓全世界都能看到的壯舉,以此來反駁不相信神的人,後來又說可以毫無動靜地“圓滿”。他先是說,修煉“法輪功”不能參與政治,否則就是“叛法”,後來又說“搞政治就是救人”。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這不,在2021年的“新經”中,李“主佛”又抛出了“整個社會都是修煉”的荒唐新論:“其實何止是大法弟子修煉哪。我跟大家再透露一個天機:其實整個社會都是修煉。這個我以前沒對你們講過。爲什麽神韻一場演出就會有很多生命從人身體裏出來圓滿?其實人在社會中就是在修煉,當時創世之初就是這麽安排的。”

這樣離奇的謊言,虧他編得出,說什麽“整個社會都是修煉”是他透露給弟子的“天機”。按說“天機不可泄露”,李“主佛”泄露天機又該當何罪?!按照這一最新歪理,社會中的每個常人都是在修煉,那就請問,李洪志在《轉法輪》中反複強調的“輪常之別”還存在嗎?李洪志經常用“只給修煉人做,不給常人做”來欺騙弟子。比如,“清理身體”,只給修煉人做,不給常人做;“開天目”,只給修煉人做,不給常人做;“地獄除名”,只給修煉人做,不給常人做;“法身保護”,只給修煉人做,不給常人做,等等。可現如今,“整個社會都是修煉”,誰都是修煉人,哪還有什麽“輪常之別”,“大法弟子”哪還有什麽“特惠”可以享受?當然喽,李“主佛”的“特惠”,全是騙人的誘餌、無恥的謊言。

茲借這篇小文,奉勸李“主佛”今後學會閉嘴,別再“講經說法”丟人現眼了,否則,只能是充實一下“人類笑話庫”,爲它增添幾則笑料而已。

 

發布時間:2021/12/30 8:54:00,來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話說

book 邪教温床
首页    34    33    32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