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真实故事!为了解救妈妈和妹妹,她卧底这个组织,发现让人不寒而栗......

正义的向日葵

 

无邪君说这是一篇“全能神”邪教受害者家属的口述实录。受“全能神”蛊惑,2016年,作者“正义的向日葵”的妈妈和妹妹先后离家出走。一年后,妈妈回家,暴瘦30斤,而妹妹自扔下一双儿女至今杳无音讯,那时小儿子刚出生5个月……为了找回妹妹,作者卧底“全能神”近三个月,以亲身经历记录下邪教精神控制的整个过程。

希望每位读者用心看完这篇近6000字的长文,里面有最真实的人间骗术。

“防病于未然,治病于未发”,愿天下无邪!

妈妈信了“全能神”,还把妹妹拉下水

老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信神,最早是跟我外婆信的基督教,记忆中我家的墙上贴过基督教的画报,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老妈被别人拉去信了“全能神”。高中以后,我一直住校读书,毕业后参加工作到了外地,一直没有认真关心老妈信教的事。

真正知道老妈信这个“全能神”邪教是在2014年5月,当时山东招远“全能神”杀人恶性事件发生后,各大媒体、网络都在轮番报道。看到这个新闻以后,我的脑子里突然跳出老妈以前曾经拉我信“全能神”的记忆,但那时候因为我在家的时间少之又少,每次过年回家只有短短十天左右,就没有搭理她。我心情很复杂,不愿相信老妈信的是这个邪教。

我立马打电话回去求证,电话接通后我刚张嘴说这个事情,老妈就把电话挂掉了,再打就不接。因为妹妹在老家生活,我就给妹妹打电话,想侧面了解老妈的情况,电话通了,妹妹也很慌张的样子,没等我说完也把电话挂了,那一刻我意识到妹妹也被老妈拉下水了。

我又打电话给在外面定居的弟弟,问弟弟知不知道这个事情,弟弟说知道老妈信“神”,但是具体信什么“神”不知道。弟弟安慰我说应该没有多大的事,可能是新闻夸大其词。

因为我在外地,也没有办法回去干涉,唯一能做的就是持续关注跟踪“全能神”相关报道。我看到很多受害家庭发的帖子,很震惊这样的邪教对社会、对家庭造成这么大的影响,妻离子散,严重的家破人亡。我很难相信,光明之下竟暗藏如此多的黑暗和罪恶。

妈妈和妹妹双双离家出走,我家就像得了“癌症”

没过多久,妹妹第一次离家出走,家人当时还以为她过几天就会回来。为了面子,我爸过了一个月后才打电话告知我和弟弟。我爸、妹夫、弟弟和我通过各种渠道到处找她,可是她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一点音讯也没有。

大概过了一年多,警察通知我家人,说是找到了妹妹,就在我们县城不远的一个镇上,据说她已经是做了“带领”,其中一个信徒把她供出来的。我们这才知道,这一年多里,妹妹一直藏匿在一个“接待家庭”里,从不出门。

妹妹第一次离家出走时,大女儿已经7岁了。2015年回来以后,我们全家人都苦口婆心地劝她,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要珍惜家庭、好好过日子。不知是出于内疚还是执迷不悟,无论大家说什么,妹妹都默不作声,我们都往好的方向想,把她的不回应当成心有愧疚。

2016年,妹妹生了小儿子,我们以为她回心转意了,于是放松了警惕。儿子刚5个月,妹妹再一次离家出走,不到一个月,老妈也离开了家!爸爸一个坚强的大男人,在电话里掩饰不住的悲伤,我感觉天都塌了:原来之前网上看到的帖子不是危言耸听,这个事情实实在在地发生在我的家庭。我对“全能神”邪教恨之入骨,对拉了妹妹下水的老妈也充满了怨恨。

时间在日复一日的煎熬中慢慢过去,在妈妈和妹妹出走的这些日子里,最难过的是我老爸。老爸一辈子为了家和儿女,吃苦耐劳,任劳任怨,本来我们曾经是他的骄傲,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对他简直是致命的打击,每次打电话回家老爸的情绪都很低落,说不了几句话就哭。

从那时开始,我家就像得了“癌症”,过去那种其乐融融的氛围一去不复返,逢年过节别人家里团圆幸福,我们家里悲伤思念的情绪蔓延,吞噬着每个人的心。大家每天都在期盼老妈和妹妹哪天突然回来。

妈妈暴瘦回家,拉我入教

转眼到了2017年“五一”劳动节,离家一年的老妈自己回来了,之前从老家出走,回来直接来到我家。我问老妈去了哪里,她痛哭流涕但啥也没说,我当时既心疼又难过,不敢继续追问。现在回想这就是邪教的伎俩,利用亲情对她们的包容,让家人轻而易举就原谅了她们不负责任的离家。迄今为止,我也不知道那段日子老妈去了哪里,做些什么,我唯一知道的是,回来的她暴瘦了30多斤。

老妈说要住下来给我带孩子,我生孩子时她都为了信“神”对我不管不顾,现在主动提出要帮我带孩子,着实让我感动了一把,其实后来我才知道,老妈别有用心。我发现老妈经常站在阳台或厨房的窗边,有时又把门关得很严,感觉神神秘秘的,应该是在跟她接头的人对接。这个邪教真的是太厉害了,老妈从来不使用电话,她是怎么和那些人接上头的,跨省无线又是怎么联络上的?我怎么也没想明白。

2018年,我的身体出了一点状况,投资也出现重大失误,造成了很大的损失,那段时间我的心情很是低落,老妈就趁机就想拉我入教。

我正好相对空闲,就想着看看这个邪教到底有什么威力,让我的老妈和妹妹如此痴迷。我试探着问她怎么信“神”,是你和我们一起信吗?她说不是的,她说“神”会安排,会有弟兄姊妹一起聚会,来给我们讲道,让我们学习领会“神”的美意,等等。

我做出认真听的样子,老妈感觉我对“神”产生了兴趣,高兴得不得了,从房间里拿出来几张劣质的印刷宣传资料,让我好好看看。为了不打扰我看“神话”,那几天,家里的什么事情老妈都不让我干,还主动带女儿出去玩。

将计就计,“卧底”生涯开始

三天后,家里来了两个女的,客套几句就开始问我的情况。当时我很好奇,就问她们是做什么工作的,住在哪里。她们光笑,也不正面回答我,老妈在旁边提醒说,教会的规定是不能打听这些,不能留联系方式的。因为这是第一次接触,她们也没有多说什么,就问了一下我的情况,拿了几本资料给我看,让我凡事依靠“神”,说什么“神”会给我们想要的东西,跟我约定一周过来聚会一次。

她们的聚会安排确实“人性化”,基本上根据“猎物”的时间走。比方说你是上班族,那么她们会将聚会安排在晚上七点,如果你时间相对自由,则一般都会选择下午两点,因为那时候小区人少,进出相对安全和自由。

后来她们开始慢慢给我提高强度和频率,要求我一周聚会两次,平时工作日晚上一次,周末再一次,每次大概一个半小时。每次聚会时,门窗都关得严严实实,窗帘也拉上,先是问你这几天的“学习”情况,有什么想法,然后再和她们一起“吃喝神话”,就是每个人读一段书上内容,把这一段的感想说出来。

在你讲述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她们就在一旁察言观色。你如果说遇到了好的事情、幸运的事情,她们就说是“神”赐予你的,如果遇到了倒霉和不开心的事情,就说“神”正在考验你。

聚会一个月以后,她们就开始问家里的情况,比如老公会不会反对你信“神”,会不会阻拦你,借机慢慢给你洗脑。如果家人阻拦你,就说“神”的作工就是这么奇妙,为什么大部分普通人都没有信,就你信“神”了,因为你是“神”预备的人,是“神”千挑万选的那个人。通过这样的语言对你进行洗脑,让你感觉自己信了“全能神”非常了不起,你比其他人优秀才被“神”选进来的,你是“神”的选民,应该感到万分荣耀。

每次聚会,她们都会说社会上发生的事情,全部都是负能量的。比方说瘟疫,比方说战争,比方说饥荒,比方说哪里发生了什么灾难,发生这些灾难都是因为人抵挡“神”,“神”在惩罚人类。她们会给你一个MP4,里面存着一些海啸、地震、灵异类视频,视频的内容均以不信“全能神”受到报应,信“全能神”得到庇护为主题。

每次聚会,她们都会给你灌输社会的阴暗和人性的丑陋,目的就是把你的思维引向这种负能量的东西,让你觉得这个世间都不值得,只有“神”的国度才是人们应该向往的。

活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不容易,都会遇到困难,她们就是抓住了这一点。而且每次就会重复和放大现实社会生活中的矛盾,说什么现在的离婚率这么高啊,现在的孩子这么难管呀,父母子女之间、夫妻之间存在种种矛盾啊,等等。

然后告诉你,“全能神”就是来打破家庭这个枷锁的。从心理学上面来讲,这个影射和暗示的力量是非常厉害的,谎话反复说,连自己都信了。

外出聚会,遇到为了信“神”流产的年轻女子

从第二个月开始,她们安排我这样的新人学着祷告。聚会的流程为:交流心得——“吃喝神话”——跪地祷告,时长一个半小时左右。每次祷告,大家跪在地上,嘴里叽里咕噜说了一通,先把“神”赞美得高高在上,再把自己贬低得猪狗不如,最后让“神”惩罚自己、审判自己、考验自己。

一次聚会中,有个小“带领”说我素质高、有文化、会电脑,可以为“神家”多做事,说“神家”就喜欢我这种高素质的人,问我能不能帮她们编辑一些文字,又让我写一下自己的感想和认知,我以工作忙为借口拒绝了。

此后,她们又想让我跟着到其他地方聚会。因为老妈妈年龄大了,不会开车,乘公交车也晕车,基本上就是只在我们自己家参加聚会,不怎么出去,要知道以前在老家小地方的时候,老妈活动得很猖狂,经常骑电瓶车出去就是一天。

在这里外出聚会的安排是,一个女的先到我家附近把我接上,然后我开车跟在她的电瓶车后,七绕八绕来到了一个类似城中村的地方,这里到处是七零八落的出租房。我们到的时候已经有4个人,都是女的,其中有一个人从河南离家来到这里,年龄大概在二十二、三岁左右,说自己为了信这个“全能神”,把老公抛弃了,曾经怀孕有了孩子也毅然流产了,说什么为了“神家”,她愿意付出所有!

这个年轻女子应该是一个小头目,现场给大家讲道。我一共出去聚会了两次,两次的地点都不一样,每次都是四五个女的,年龄在二十几岁到五十岁之间。聚会其他的流程和在我家时一模一样,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到第二家聚会时,我发现她们的床底下有很多建筑材料用的那种大塑料桶,里面塞了很多很多资料。她们从里面把资料拿出来给每个人看,那个桶很重很重,是从床底下使劲拽出来的。

我不知道她们是不是故意安排好的,一步一步设好的圈套。比方说刚开始,她们会让你关注这个社会的丑恶、人性的丑陋,给你满脑子灌输进负能量的东西,先是让你怀疑这个社会,让人质疑亲情,再给你讲这个“神家”有多么多么美好,给你讲伊甸园的生活多么多么让人向往,没有忧愁没有烦恼、丰衣足食,简直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与现实生活形成鲜明对比。同时,这些人自称是你的“姊妹”,对你嘘寒问暖、关怀备至,目的是把你的心拉拢过来,慢慢渗透,慢慢洗脑。

不愿为“神家”舍弃,卧底身份暴露

第三个月,她们希望我每周能够聚会三次。她们问我,你愿意为“神家”效力,愿意为“神家”舍弃吗?我问效力是不是奉献,舍弃是什么,是不是要离家出走?我说的这个话引起了她们的警觉,她们让我写起誓书,我直接拒绝了。我问,如果我是“神”拣选的人,还用写起誓书吗,这不是质疑“神”的眼光吗?她们没有强迫我,这次聚会不欢而散。

回到家以后,我跟老妈说起这个事情,想试探她。老妈说如果是“神家”需要,那么“神家”安排你做什么,你就要服从安排,这是“神家”的美意,是“神家”对你的认可。

我问,如果我离家出走,我的女儿怎么办?老妈说“神”都会给你安排好的,不用担心。我反问老妈,妹妹出走了这么久,她的女儿和儿子那么可怜,这也是“神家”给安排的?我问妈妈,妈,您应该知道妹妹在哪里吧?让妹妹看看自己的孩子天天哭着找妈妈,还要忍受其他孩子异样的眼光,“神家”就是这样安排的?老妈嘴硬地说,妹妹是出去作工去了,是“神家”给她安排的。我跟妈妈说,如果为了信“神”,连自己的骨肉都抛弃,那就是猪狗不如,虎毒还不食子!妹妹这样一声不吭地离家,没有任何音讯,简直就是钝刀子剌肉,伤害了自己最亲的人。

至此,我的卧底身份再也演不下去了,反倒彻底激起了我对“全能神”的新仇旧恨!我在老妈面前把“全能神”邪教诅咒了一番,接着一连串地反问老妈,把老妈问得哑口无言,气得浑身发抖,说我作天作地走着瞧!

我要离开,她们反复劝诱恐吓

我打算做这个卧底时,老公正好出差在外,我打电话告诉的他。他当时也没有意识到这个邪教危害这么大,电话里还说我吃饱了撑的,让我不要耽误了孩子。第三个月,老公回来了,我当面把经过告诉他。

和她们撕裂后,两个女子到家里来找我。第一次,我对她们没有好脸色,说想让我继续信可以,但是你们要把妹妹在哪里、现在什么样告诉我。她们俩人一看就是做了分工,一个人唱红脸一个人唱白脸。一个人温柔地答复劝诱我,说这都是“神家”的安排,说什么她们与妹妹不是一个“牧区”的,她们也不知道妹妹的情况;另一个人用“神话”恐吓我,说背叛“神”就是要遭报应。

大概又过了一个月,又来了两个女的,其中一个见过。那时老妈有事回老家去了,她们看到我老公在家,就说找我有点事情,让我到小房间把门关上,我还以为是要告诉我妹妹的消息。关上门,她们直接问我到底是什么想法,一上来就有点那种原形毕露、咄咄逼人的感觉,我当时就不耐烦了。我出去告诉老公,说她们两个是过来威胁我,让我回去信“神”的。

老公当时就很生气,一米八的他冲过去把门一下推开,恶狠狠地说,你们两个闯到我们家来干什么,都不要动,我要报警啦!那两个女的吓得不得了,说她们没有恶意,只是想来问一下情况,说如果我不信了,以后不会再来打扰我,然后急急忙忙夺门而出。

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全能神”信徒过来骚扰我。我曾经三次遇到过同一个信徒,有一次在超市,有两次接女儿,她从来不敢跟我打招呼,也没有再来往,更不敢来我家骚扰。

以上就是我潜入邪教内部的整个过程。时间不长,凭记忆整理出来的,如果有家人刚刚被洗脑,可以用这些反洗脑。

从我自身的经历,我觉得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邪教把信徒囚禁起来。它们囚禁的是信徒的思想,完全把信徒的思想给洗脑了,如果信徒自己思想不能转变,外在就需要投入数倍、十数倍甚至数十倍的力量才能改变,这是我自己的一个认知。

从老妈这么多年的所作所为,我感觉这个“全能神”邪教就是精神PUA,就是完全把人的思想给控制了。只要控制住你的思想,不需要控制你的人身,你也失去了自由。这就是为什么邪教传了很多人,那么多人没有走火入魔,认清现实后回头是岸,但有些人越陷越深,甚至付出整个人生。

一般情况下,针对不同类型的痴迷人员,解救的侧重点也有所不同,要全方位剖析问题,认清“全能神”的邪教本质。相信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会有越来越多的“全能神”邪教受害者摆脱邪教的精神控制,重新过上正常生活!

希望天下无邪!

希望我们的受害家人能及时醒悟,回归家庭!

希望国家政府继续重视邪教带给社会的危害!

 

发布时间:2022/4/1 10:08:00,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话说

book 邪教温床
首页    35    34    33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