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遠離“法輪功” 讓我劫後重生

渝钤正氣

 

人本網藝術鑒賞

我叫趙安(化名),年近五旬,出生于江西省新余市的工人家庭,是家中獨子。我原本在一家大型企業上班,一家人生活其樂融融。

自1998年我迷戀上“法輪功”邪教,原本幸福平靜的生活全被打亂。

剛開始,我同許多練功者一樣,抱著強身健體的樸素願望,每天早上天蒙蒙亮就起床練功,晚上熬夜看書“學法”。隨著時間推移,就漸漸迷戀進去了,以至于經常曠工,跟女朋友約會也三心二意。父母多說我幾句,我就不耐煩,後來幹脆搬到外面去和功友住在一起,按照師父的要求,一心要修得“上層次”和“功成圓滿”,達到“真善忍”最高境界。

我越來越堅信“法輪大法”好,癡迷到每天醉心于練功。單位領導反複做我的思想工作,問我要工作還是要練功,我也不理睬,不再去單位上班,最終丟失了這份大家眼中的好工作。

看到我練習“法輪功”練得每天像中了邪一樣,行動詭秘、胡言亂語,不聽勸阻,甚至連工作都沒了,父母雙雙被我氣病。想到“師父”教導的“修煉人要放下名、利、情”,我就認爲“親情必須割舍掉,情去不掉,修煉層次就上不去”,因此我對父母的勸說不管不顧。女朋友見我不可理喻,便提出分手,我無動于衷。就這樣,我自認爲修到了“法輪大法”的至高境界,不要親、不要情、不要工作、不要家庭,做到了“真善忍”,還堅信自己只要再“精進”修煉就會得到福報。

1999年7月,國家依法取締“法輪功”邪教組織,我反而覺得這是在考驗我的意志,仍然一意孤行。爲了向“師父”證明我的誠心,我還積極參與“法輪功”邪教組織的各種非法活動,最終因觸犯國家法律被判刑入獄。

直到進了監獄,我才開始反思自己是不是真的錯了。在民警的耐心幫助教育下,慢慢地我的思想有所轉變。回想起自從練習“法輪功”以後的自己種種變化和種種經曆,回想起父母的絕望、女友的淚水、領導的無奈,家庭散了、愛情沒了、事業沒了,我悔不當初。作爲一個男人,非但沒有承擔起自己應有的責任,卻給家人帶來無限的痛苦,這是“法輪功”帶給我的“福報”嗎?

于是,我慢慢地看清了“法輪功”的猙獰面目,它絕不是教人“真善忍”,更不能幫人“求圓滿”“上層次”,而是把人引向反政府、反科學、反人類、反社會的罪惡深淵!

清醒過來的我,意識到了自己的過錯,在監獄積極主動參加文化科學知識學習,清除頭腦裏殘留的邪教“遺毒”,徹底與“法輪功”邪教決裂。幫教民警也如親人一般幫助我,鼓勵我好好改造,還幫我重拾了大學課本知識。父母得知我表現良好,都非常高興,到監獄看望安慰我,要我好好接受教育。女朋友也願意與我和好,並說會等我,希望見到一個和原來一樣思想健康、有理想、有抱負的我。我真慶幸自己能有醒悟的這一天,慶幸美好的生活漸漸回來,讓我重拾了自信!

通過積極努力的表現,我獲得減刑一年提前刑滿釋放。回歸社會的我不等不靠,利用自己所學知識,在廣東找到一份自己滿意的工作,還通過自己的勤奮努力,得到了老板的認可,提拔我當上了部門經理,還派我到國外學習深造。女朋友也和我結了婚,我們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孩子。

劫後重生,我倍加珍惜。

雖然20年過去了,回想過往那段荒唐的經曆,我仍心有余悸。如果不是黨和政府關心關懷,不是廣大熱心的志願者悉心教導,我現在可能仍被“法輪功”邪教所蠱惑,人生永無出頭之日。我要感謝黨和政府,感謝關心幫助我回歸社會的所有人!在此,我還要誠心奉勸那些仍在癡迷邪教的人,“法輪功”邪教絕非棲身之所,希望你們跟我一樣迷途知返、改邪歸正,勿自陷其身。

 

發布時間:2021/12/24 10:04:00,來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話說

book 回归社会
首页    62    61    60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