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类传销危害不可小觑 系列文章三

催眠 刻薄指责 绝对化思维

南 剑

 

4、精心设计的“场景”与催眠效能

什么是催眠?催眠是意识清醒状态下的专注。上述披露不同课程的资料显示,“课程”均对场景进行了精心的设计,有助于发挥强大的催眠效果。没有谁是对邪教、传销具备天然的抵御能力,因此,了解邪教、传销、有害气功的传播手法,有助于减少上当受骗的可能性。

课程名称:探索

教室是一间有100多平方米的全封闭式房间,没有一个窗户,刚进入时感觉空气很混浊。教室中,100多张凳子排得整整齐齐。我不由自主想到了军校。

第一个心理练习名叫“废墟”。导师让所有学员坐在地上,闭上双眼。伴随着室内灯光的逐渐黯淡,音乐声也缓缓响起。导师则手持话筒在室内走动,口中开始引导大家的想象:“现在,你来到了一座城堡前……”

导师的声音时高时低,饱含激情,而音乐和灯光也伴随着他的话语适时做着调整。当现场的气氛慢慢酝酿出来之后,导师的话变得更煽情。他用了很长的排比句,罗列现实生活中存在的种种伤害与被伤害的状况,这种种假设中总有一种会被学员对号入座,种种被毁灭的美好与希望:“是谁,是谁对你说他会永远爱你?是谁,是谁一次又一次地欺骗了你……”而总有一种能与人自身心底埋藏的伤痛契合,一旦内心的伤疤被戳中,大家的情绪就会爆发、失控。

教室中开始传出抽泣声,音乐声则更悲壮激昂。导师完全沉浸在自己的讲叙中,声泪俱下。部分男女学员已情绪失控,捶胸顿足,嚎啕大哭,呼天抢地,喃喃自语……甚至有人在撕扯自己的衣服和头发。

人的情绪一旦宣泄出来,就会非常放松,完全敞开,精神处于麻痹状态,打破基本的心理防御。导师在“场景”的催眠中完全掌握了你的心理状态,此时,你已经成为导师的精神俘虏。

课程名称:突破

那5天4夜,完全是一种魔鬼式训练。课程安排得极为紧凑,时间与正常作息错乱:每天从早上10时上至晚上12时过,期间只在下午四五点钟安排一次就餐时间。每次课间休息时间很短,且要完成“作业”。夜间下课后还有大量作业。课程的原则是“每晚至多把头放在枕上4个小时”。

这样的“魔鬼式训练”让我们处于极度疲惫之中,脑子常常“转不过弯”,加上长时间身处一个封闭式环境(教室无一个窗户,空气混浊),更容易被动接受外来信息。

除了户外拓展外,所有培训都在一个全封闭、空气混浊的环境里进行。这其实是一个心理学上讲的“催眠环境”。耳边全是导师反复的灌输和强化。这种轰炸似的训练,让学员完全处于极度的紧张、疲惫、焦虑状态,很容易精神崩溃,丧失所有的自我判断。这时候,学员的精神已完全被导师所控制。

因此,到第三阶段,导师让大家去感召“海星”——一个很明显的盈利行为时,很多学员已经丧失了判断力。


5、刻薄指责:伤害自尊

这类“课程”充分利用“场景”对“角色”的限定作用,使用强力手段摧毁原有的理念、规则和自信。

央视新闻《打着培训幌子实施精神控制 精神传销千万别上当》(2019年12月16日)中案件细节公布“教练技术培训”实为精神控制:

在警方公布的这起案件中传销培训现场的画面,培训课堂上,导师辱骂学员,学员之间互相辱骂、推搡,情绪激动。

培训导师 荆某:你除了索取、自私你满脑子都只有自己。

受害人 李先生 :第一阶段是几天,当时过去学习之后,跟自己的想象中有出入,问的时候他们会有一些其它反驳方式,认为所有都是我自己有问题。

如果说第一阶段的课程,为李先生带来了引导式的“自我怀疑”,而后进入被称为“蜕变”的第二阶段课程,就被引入了另一种状态。

受害人 李先生: (导师)他是有备而来,导师就会针对这个人,开始把这个人说得一无是处,不去做不去骂不去攻击,就会变成一个异类。

从“觉醒”到“蜕变”,这门教练技术的课程让学员从自我怀疑到自我否定。可怕的是,除了少数学员敢于提出异议外,更多的学员深陷其中,深信课程塑造了一个全新的自我。

李亚玲在《揭秘精英课程生命源泉:强迫洗脑的过程》(《新生代调查》)中披露:

“课程”中迟到的学员会受到小组长严厉的训斥“那只是你的借口!你既然承诺了不迟到,无论什么样的原因你都该自己处理到。想想平时在现这生活中,你是不是也是这样轻易地破坏你的承诺?”最后小组长得到重新承诺再也不迟到后,开门让学员进去了。

“突破”课中的一些游戏会采用故意侮辱人格的方式,这很考验人的承受能力。第一天晚上,一个练习让我印象至深:学员们组成马蹄形,每个学员轮流站在马蹄形缺口处的“压力点”反思自己,其余学员们则一个接一个地反复批评,直到X导师叫停为止。如批评得不够大声,会被认为是对死党们不真诚,甚至遭到X导师痛骂:“我X你!你到这个时候都还在出卖你的朋友、出卖你自己!”

当李亚玲去接受批判时,把这当成了考验自己心理承受能力的挑战。没有哭,也没有垂头丧气,而是挺胸抬头和每一个批判我的人目光对视。他们不停地批判其“高傲”、“自以为是”、“冷漠”、“麻木”……说实在的,李亚玲当时确实已经有点“麻木”了,对他们的批判只当是耳边风,没有了多少感觉。

“后来X导师走了过来,不是像同学们那样胡乱批判,而是根据她对我的了解,说着我平时生活中的种种状况,她说得很动情,声泪俱下,句句都打在我心上,我终于忍不住流下了眼泪,但我仍然明确表示拒绝接受这种“非理性批判”。X很失望,有些恨铁不成钢”说:“你完全不是在体验,你还在固执于你的看法!””

当已经被深入催眠了的学员,陷入在“你虚伪”、“你懦弱”、“你自以为是”……众口一词的批判浪潮中时,站在“压力点”的人不管男女老少,也不管职业如何,哪怕一些现实生活中身份显赫的“成功人士”都会感到惶恐,身子不由自主发抖,甚至泪流满面。

在“救生艇”活动中,游戏把人置于从未遇到无可逃避的,直面自己内心的“生死抉择”时刻。这种预设可能有助于应对我们在现实生活中的突发事件,在这种时刻的任何选择,都不能以简单的对错来评价。在日常心理咨询、心理辅导中,咨询师应该引导来访者,面对、接纳已做出的选择,并在此基础上做出进一步选择。

但是,在“救生艇”活动中,小组长则在旁冷酷地说:“你真虚伪!别再说好听的了!你明明有4张票,却没有选择给他一张。你要真的看重他,说什么也会给他留一张票。既然你已经做出了选择,就为自己的选择负责。活动中4个得票最多的人,谁都没有自己给自己投一票。导师在最后的时刻掀翻了象征着“救生艇”的4张椅子:“那么多人爱你们,信任你们,把生的希望留给你们,你们却辜负了他们,你们自己都不想活下去,再多的人要你活下去也没有用啊……”最后,我们也都被“抛进了海里”。使得你的任何选择都是错误的。这种课程“摧毁”了学员原有的心理结构,却未设计“协助重建心理结构”程序。除非学员本身已具有坚定的信念、成熟的思辨能力,否则可能遭受心理伤害。

广东警官学院犯罪学教研室副教授 彭琨:其实他是通过人的自卑、通过一种先破后立的方法,打破你的认知层面,重新给你确立一种认知的模式。通过辱骂攻击你个人,让你对自己产生一种深深的无力感。然后利用这种无助感去传播有问题的价值观念,从而让你深深地相信他们营造出来的价值观念。

在课程第一阶段,要学员“放下分析、评估和判断”即放弃理性,让自己成为“空杯子”;第二阶段,课程摧毁学员原有的心理结构,给自己的“空杯”中注满新的“水”,本质是让学员形成“课程是挽救我们生命的惟一途径”、“课程至上”的观念;至此,为第三阶段,利用学员去发展新学员奠定了基础。

这样的心理机制、心理过程已经导致了多起悲剧。《女高管课上被“骂”死?亲历者揭PUA课内幕:学员崩溃大哭撕扯衣物》(2021/08/18)所披露的“2021年8月14日,魏萌在里程LEGACY飞跃力工作坊(公司全称:北京诚泉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学习课程,在一个被其他学员“围骂”的课程环节中,昏倒,随后因抢救无效于8月16日在医院离世。”

人的自尊、自信在这个过程中被击垮,原有的人格面临挑战,而课程的设计和继续,则起到了重塑人格的作用。这种被重新塑造的人格,可能会使人感到阶段性的“满足感”“力量感”等等,但是却一定会更加限制了人与家庭、与社会的融合。


6、否定批判性反思能力,形成绝对化思维

救生艇、红黑等游戏,以及守则中宣扬的“没有任何理由”的概念,和课程的整体设置,即极大地限制了人的“意识阈”和思维。

在这个培训里,一切都是不能有解释、不能说理由的;任何事情都没有中间的理性分析阶段,只剩下非黑即白、非好即坏的极端和绝对的判断,导致行为退化。

人生、社会本来就是多元的,许多问题至少在一个时间段里是没有截然、鲜明的答案的,灰色调永远是主色调。但是,有人总希望在生活中找到明确的对错、是非,要把纠结的矛盾截然分开,这就增加了内心的纠结。

而这种所谓的“课程”,首先要让你放空自己——当然包括放下纠结;然后在特定的情境中,在严苛的规则下,经过魔鬼式训练,使人只能接受唯一的答案。用人为的手段去强化一种绝对的好坏,打破了人们原有的认知结构。

形成了、强化了,我称其为“高度理智化”的心理防御机制,这种思维的二分法,让人们丧失了理性的、多层次的思考和判断,使其出现了一种“行为退化”,把成人的认识能力降低到相当于学龄前儿童的水平。其最大的危害就是把原本复杂、多元的生活简单化、绝对化了。这与邪教、传销的精神控制机制就趋同了。

从心理的社会化发展过程来看,克莱因客体心理学-有一个从婴幼儿的自闭状态、到偏执分裂位、到抑郁位的过程,这是一个人类幼小的生命,逐步成长向前发展的过程。幼儿经过黑白好坏对立的心理过程,内心的矛盾在与环境的接触中,不断整合适应,发展自己的自我同一性,心智化水平不断提升,而最终较好地融入社会。而心理发展相对滞后,心智化-自我同一性存在问题的人,往往会顽强的占据在偏执分裂位,遇事就不断地纠结对错是非,表现出强烈的理智化倾向,增加了适应的困难。

类似这些人中,有一些处在长期纠结、不适的状态,社会生活的不适应,导致强烈寻求解决内心困惑的需求。这些内心本就脆弱的人,一旦进入这些课程之中,强烈的洗脑过程,可能暂时消除了其内心困惑(清杯效应),规则和魔鬼训练给出了“简单明确”的答案,并激发了不切实际的“全能感”——我想怎么样就能够怎么样,给人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但是,现实社会和人际关系永远不是这样。所以,“课程”带来的“积极变化”可能只是让你反向走,也就是退行。

 

发布时间:2021/12/7 17:09:00,来源:天津市反邪教协会

我有话说

book 邪教剖析
首页    56    55    54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