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类传销危害不可小觑 系列文章四

“课程”导向 病态心理 虚假的人际关系

南 剑

 

7、“课程”导致“积极的改变”还是病态心理

有精神病学家对“生命泉源”培训进行研究后发现,学员常常体验到幸福感提升,其实是一种病态;培训会系统地降低自我功能,鼓励学员退化到原始状态,导致现实判断能力显著受损。另一个研究则发现,少部分“生命泉源”的学员出现了应激反应,例如暂时的神经症发作,临床证据显示这与培训有直接关系。

郑建生的著作还引用了心理学家J.Haaken及社会学家R.Adams参加完“生命源泉”的课程之后于1983年在《精神科医学期刊》(Psychiatry)发表的论文:

“很多学员对课程赋予极高评价,如‘它改变了我的生命’‘它极有价值’等,令主办者振振有辞--课程是极具成效的。不过,这种评价通常没有具体内容,不能清楚地指出好处所在……这个课程受人欢迎,是由于它挑起人在暗里的‘自我主宰’的心理结构,学员会慢慢地接受一套自我中心的世界观,大量采用‘非黑即白’的分类,绝对化的逻辑,鼓吹神奇的想法”……

还有人撰文:很多学员参加觉醒培训之后觉得收获很大,觉得人生有了“积极的改变”。其实这很可能只是“打鸡血”,是培训过程中煽动情绪、宣泄心情、灌注希望等心理技术的结果。有越来越多的人长年沉迷于参加这类培训,花了几十万元后觉得“很值”的大有人在。

本人的一位学生,在参加了两天的类似“公益课程”之后,兴奋地表示“解决了长期解决不了的问题,能量迅速提升,充满了希望和力量”,并表示今后准备长期跟下去。我当即表示,人的成长和心理问题的解决,只能是逐步的,甚至是痛苦的,没有捷径。并告诫其一定要提高警惕,

在《打着培训幌子实施精神控制 精神传销千万别上当》(2019年12月16日)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案件细节公布 “教练技术培训”实为精神控制》披露:从“觉醒”到“蜕变”,这门教练技术的课程让学员从自我怀疑到自我否定。可怕的是,除了少数学员敢于提出异议外,更多的学员深陷其中,深信课程塑造了一个全新的自我。

其中受害人家属 柴先生:(改变的速度)非正常,太非正常了,我相信任何一个人不可能昨天还懒得要死,今天突然就勤快的完全变一个人。

在李亚玲文中,提到的教练爱德华说:人都是多面的,课程可能让另一面被表达出来。这一面会和平时表现出的不同,身边的人对这些改变可能会紧张,担心这种不同的表现是否有问题,这都是可以理解的。

这很像当年,一位FLG痴迷者所说,FLG经历使我发生了巨大变化。我本来内向自卑,自从担任“站长”以来,感到我掌握了别人不懂的奥秘,与身边过去看不起我的那些人已经不在一个层次了,这是我人生的顶点。

马斯洛说每个人都有对“控制感”的最简单需求。而控制感是基于安全感的。在特定的“课程环境”中,在特定的人际关系中,原本复杂、无解的问题,突然简单化了,在简单的问题面前,自己一下子变得强大了。一方面,“控制感”让个体觉得自己可以掌控命运,人生发展是可以改变、完善的;另一方面,控制感会让人感受到这个世界是可控而安全的。

这就像一个小婴儿初生时对父母的状态,是控制和服从的关系。为什么有的人特别想要重新进入这样一种关系?就是想让你为我的一切负责,为我的生命负责,像抓住稻草的溺水之人。(期望把自己交出去)有多少人是以种状态进入这个关系的?在这种关系中,上师、导师、教练是绝对的控制者,你只有服从的份。

这类课程对于一些心理年龄滞后,或者存在特定问题的人影响和危害尤其明显。在边缘性人格障碍者身上可以看得很明显,比如,在对一个关系的认同中,会非黑即白地把人分为好人和坏人。而好人和坏人是集中在一个人身上的,他是根据自己意志来判定对方,对待坏人用坏人的方式,对待好人用好人的方式。对待坏人就是攻击,或者斩断关系;对待好人马上就进入一种依赖的状态,像婴儿和照顾者之间的关系。偏执分裂的人,对一个关系的理解和感受可能几秒钟之间就会到了两个极端。(邪教机制)分裂,就是分成一个好的自己,和一个坏的自己;一个好的妈妈,和一个坏的妈妈。偏执,就是我认为这就是真相,就是缺乏现实检验能力。

这就导致了,一旦课程环境被阻断,人们回到现实生活中,在课堂上的认识和现实生活会形成一个强烈的冲突,有人可能承受能力强,调整过来了,还能走一个正常的状态。有的人调整不过来,就混淆了,对自己的认同发生了改变,到底我是对还是不对,很有可能诱发精神方面的疾病,这对人的心灵是一种难以修复的创伤。

李亚玲文中提到,上完课的第二天,我身上的激情突然如潮水般退去。我一下子病倒了,连说话都困难,不得不住进了空军医院。这时我很奇怪地发现,我在课程上“拿到的能量”已经消失无踪了。我感觉自己像做了一场梦,梦里说了许多不该说的话,做了许多不该做的事。我的心情很复杂,充满迷惘。大家互相发着短信,内容都是“我感觉能量正在慢慢消失……我又变得和以前一样了……” 有一个同学则发短信说:“我好像已经不能适应这个社会了,我的情绪很低落……”

8、“课程”形成积极的还是虚假的人际关系

有学者说过,人际关系是重要的,人际关系是最重要的,人际关系是唯一的。使人感受到的心理压力往往与人际关系密切相关。参加“课程”的学员中,许多在曾经的生活中,感受到人际关系的不和睦。有的就是因为希望解决人际关系的困境,才来参加“课程”。而课程并非在正规的心理辅导中,提升人的自主意识与反思能力,学习人际交往的方法。

无论最初参加“课程”的动机、途径和渠道、无论什么样的社会身份、接受过什么样的教育,“课程”在把人引诱过来之后,首先要剥夺你独立的感觉和思维能力。一群过去认识或不认识,聚集在一起的人,说着相同的语言,重复着同样的动作。

“课程”中盛大的场面、充满感染力的老师、踊跃分享的学员、真诚投入的天使、触及内心的课程、活泼有趣又发人深省的活动、井然有序的安排、温馨体贴的细节……创造出一种全新的人际关系体验,无不令人感动和回味。

类邪教、类传销精神控制从你开始接触的那一刻,就试图发挥作用。“课程”把不同的人融入共同的精神和情感之中,把每个人的智力水平降低到亚群体的最低状态,模糊个体差异,取消个体意识。亚群体氛围形成的互动、暗示,使得每个人都设法跟随着周围的人,紧跟在“导师、教练”的身后,形成了亚群体的社会标准化模式。

李亚玲文中提到,在第5天下午,课程安排的最后一项是一个很庄严的仪式“LP行”:所有的新学员手拉着手贴近墙壁站成一个圈,激动人心的音乐声中,此前各个班的老LP们手拉着手一个个走进教室,从我们每一个新学员面前缓慢走过,与我们每个人目光对视,再手拉着手一个个走出教室。期间导师会一直手持话筒引导我们去“体验”。教室里再次传出了哭声。我也不受控制地鼻子泛酸。当导师让我们打开双眼时,我意外地发现我的朋友Z先生和那位在茶楼里与我争论过的老LP都手捧鲜花站在我的面前。惊喜之余,我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

不仅是我,每个新学员一睁开眼睛,看到的都是一束美丽的鲜花和鲜花后面感召人那熟悉的笑容。于是,尖叫,拥抱,哭泣……整个人群都在瞬间陷入了激情的海洋,认识的、不认识的都在相互拥抱。

我终于明白这个课程为什么会让那么多人着迷了,它采用的心理技巧力度很强,你根本无法抗拒。

做3c课程中,“感召者”被称为“小女孩”,被感召者被称为“海星”。这来自一则寓言:烈日下,大批被风暴抛上沙滩的海星即将悲惨地死去。一个来海边游览的小女孩不停地捡起海星抛回大海。母亲劝她说,这么多海星,你永远也捡不完。但小女孩说:“能救一个是一个!”

导师名叫温迪,来自香港地区。她也是这家公司的老板。她告诉我们,你就是那个“小女孩”,你的亲朋好友就是“海星”。他们正在现实生活中“搁浅”,亟需你的“挽救”。惟一的挽救方式就是——“感召”他们也来读这个课程!

温迪说:“做3C其实是件利人利已、功德无量的事,甚至可以说关乎我们整个国家民族的兴亡。”她要求我们每个学员每周都必须宣言自己下周要做到多少个3C,否则就只能“下车”。

随着课程地深入,班上部分学员对做3C的认同度越来越高,甚至从中体验到了“崇高”和“满足”。再到后来,部分同学已经完全是“课程至上”。

到“毕业”时,我所在班共做成了20多个“3C”——“海星”们均是学员们的配偶、亲人、同事、同学和下属。有些“小女孩”为了完成任务,甚至不惜自己掏钱来发展“海星”。

感召:寻求价值认同

培训的最后阶段,导师给学员们灌输一种“救世主情节”,让他们把周围的没有参加培训的亲朋好友都当“海星”去拯救,而拯救的唯一方式就是让他们来参加培训。导师其实是暗示学员,你们的个人价值、能力是在最后的感召阶段才能得到体现。

还有很多老学员在培训结束后还争相回去义务帮忙,这是因为他们原有的认知系统在培训中被打破了,回到现实生活中找不到社会支持。培训中所灌输的价值观和行为方法在现实生活中行不通,他们得不到周围人的理解和认同,这样会让人产生焦虑和困惑,他只有回到培训中那个虚拟的环境里面,从而解除焦虑。

对教主的崇拜和信仰一经形成,外界的不同观点和压力,就必然引来邪教强烈的对抗反应。邪教信仰的基本特征就是偏执性和不妥协性,因此,对任何事物是非对错的判断标准已经不再是个人的标准,只能是群体的、多数人的意见。

在观察研究邪教痴迷者时,可以看到因为处于痴迷状态而自我陶醉的个体。这种情况与催眠状态下的人不同于正常清醒状态下的情况是非常接近的。教主的绝对权威、精神控制所形成的高度社会标准化,群体内部强大的暗示、模仿作用就如同催眠术的影响一样。“个体失去了意识及其意志。

而这一点,前述所涉及的类邪教、类传销、类有害气功与邪教的精神控制机制是完全一样的。

 

发布时间:2021/12/17 8:47:00,来源:天津市反邪教协会

我有话说

book 邪教剖析
首页    56    55    54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