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类传销危害不可小觑 系列文章一

类传销课程的源头与危害后果

南 剑

 

中国之声中央政法委长安剑刊文 :2021年8月14日深夜,年仅32岁的DCM投资总经理魏萌,正在参加北京诚泉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组织的“飞跃力工作坊课程”。在一个互动环节中,魏萌因情绪激动突然晕倒,被送到医院后进入ICU,连续抢救两日后,不治身亡。

有些媒体直指诚泉文化的里程课程,涉及到精神控制、洗脑、“精神传销”,对此进行了口诛笔伐。

笔者在网上做了一些检索工作,发现近年有一些相似的课程,有的打着“心理学”的旗号,或者从宣传上会误导人以为是“心理学培训”,有的把“心灵成长”、“提升能量”、“心灵学”等词汇与一些心理学词汇掺杂在一起,不管如何,其授课形式与内容所造成的不良后果均值得警惕。

为了帮助更多的人对这类有害培训保持警惕,笔者从心理学的角度,从不同的侧面就这种类传销、类有害气功现象,谈一些科普性的认识。鉴于,大家都很忙,长篇大论往往会生厌。我从具体问题的角度,以组块的形式逐步推出几篇小文,请大家批评指正。

1、课程的源头与危害后果

广州曾被查处“神秘课程”的原名叫“生命源泉”(lifespring),起源于美国。香港大学亚洲研究中心学者郑建生:“生命源泉削减理性,可能造成伤害”。

在郑建生的著作中介绍,在上世纪60年代,一个叫Alexander Everet的教授创立了心灵动力(Mind Dynamics)课程,而有学者认为该课程实际取材于灵学大师Edgar Cayce等的思想。

而另有其他研究者在网上对课程的渊源做了进一步研究,“生命动力是所谓‘人类潜能研讨会’(Human Potential Seminars)的一种。始祖是美国‘现代心理健康科学’ 的罗恩戴尼提(L.Ron Hubbard),后来Werner Erhard将‘现代心理健康科学’、‘心灵动力’(Mind Dynamics)、Silva Mind Control 、佛教禅宗思想结合,成为一套研讨课程,称为 Erhard Seminar Training ,简称est 。est曾在美国流行,反对的人也不少,因为有人参加过之后,精神崩溃甚至自杀。引起很多诉讼。est后来改名为Forum,最后停办。生命动力、生命源泉等是接之而起的第三代课程,经过修改,把est 较猛烈激进的思想和方法修改了。但万变不离其宗,都离不开est的蓝本。”

国内记者调查,目前在国内流传的“全封闭体验式”课程基本属于“生命源泉”或“生命动力”的范畴,而不同的公司在这两项“姊妹”课程上再做了“改进”。有的引进了最新流行的“教练技术”,有的则结合了中国的一些传统思想元素,例如记者暗访的公司添加了有关“七德”(诚、信、恒、虚、慈、俭、敛)的内容。但其主要内容和授课方式都基本一致。

中国香港地区英文报章这样介绍est:“因被指洗脑及制造集体歇斯底里而被广泛地谴责。”美国精神科医学期刊(Psychiatry)在1977年3月号,记载了数个est学员发疯的案例,1983年9月6日,美国媒体报道了一个est学员在课堂上因承受不了心理压力而猝死。

至于“生命源泉”引发的不良后果,郑著中罗列了众多资料:美国ABC电视在1980年10月13日制作的《二十.二十》新闻节目中指出,“生命泉源”引用的心理技巧,堪比“极端教派(cult)”。而有许多学员在课后需接受心理治疗;“不单如此,‘生命源泉’更被指导致6人死亡。”其中一个个案是一个在俄勒尔不懂游泳的30岁学员Artie Barnett,企图游过阔四百至五百码的河流而被淹死。“他这样做是由于他接受了导师的鼓励,不要相信一些‘自我限制的观念’……”。

美国心理学家丹尼斯·库恩在其编写的著名教科书《心理学导论》中根据大量研究指出,许多觉醒培训声称的“好处”实际上是一种治疗的安慰剂效应。学员在长时间的培训安排中逐渐变得疲劳,听到“爱的子宫”、“生命之舟”等奇奇怪怪的信息,很容易就被别有用心的导师洗脑。

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心理学教授、世界邪教问题研究权威玛格丽特·辛格博士认为,觉醒培训通常持续4~5天,其间存在强迫说服的成分,一些改变想法的技术跟邪教类似。

国内“大型团体觉醒培训”(LGAT)乱象丛生,2012年曝出广东罗浮山“灵修”学员集体淫乱的丑闻,负责培训的导师秦铭远自称“心理咨商·博士”,他实际上是臭名昭著的国际邪教“奥修”的成员。

国内外的一些学者、有识之士早就关注、指出这类“培训”的危害和可疑之处,甚至直接指出其活动形式和危害后果堪比“极端教派(cult)”。

这种极具危害的“培训”,在国内又呈现了新的变化。据央视新闻的一篇文章《打着培训幌子实施精神控制 精神传销千万别上当》(2019年12月16日 21:01)披露警方所破获案件细节公布 “教练技术培训”实为精神控制。

这种充满神秘色彩的“教练技术培训”仅仅几天就能将一个学员的状态大幅度改变,如此“洗脑”的课程从何而来呢?

据犯罪嫌疑人屈某、查某交代,他们没有相关学术背景,是通过“在百度上搜索一个教练技术教材,淘宝都能买到。”“在市场上得到的这个教材的模版自己学的。”“因为这个课比较特别一点,现场随口就出。”

这类骗子没有道德底线,利用“课程”形成的精神控制,根本目的就是骗取钱财。

但利用管理漏洞,近年国内经营这类课程的公司至少有数十家。在成都等地搞了400人参加的年会,北京还曾召开了上千人参加的大聚会,在天津等多城市均有不同规模的活动。

未完待续。

 

发布时间:2021/11/5 14:31:00,来源:天津市反邪教协会

我有话说

book 邪教剖析
首页    56    55    54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